0

    从父亲怀里抬起脸,冷小野有些迟疑地开口。

    “我们要把真相告诉coco和耀阳吗?”

    “暂时不要。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们这样说不定会帮倒忙。你皇甫伯伯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还不知道。”冷子锐摸摸她的脸,“别担心,一会儿看看coco的检查结果如何,我去找他谈谈。”

    听着外面已经传来脚步声,父女二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果然,片刻之后,众人就走进来。

    “怎么样?”冷小野立刻询问。

    “一切都很正常。”护士笑着向她晃晃手中的检查报告,“我去把这个送给医生,相信……很快你们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走出病房,许夏就将女大公扶到病床上坐下,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

    “检查结果我已经看过了,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一会儿你们办一下手续就可以出院了。”他的目光温和地落在女大公身上,“记得,一定要注意多休息,还有就是……注意情绪,您的身体情况还是不错的,但是心脏稍微地差一点,所以还是要多注意一下。”

    “谢谢你。”女大公笑着与他握了握手。

    丽萨去办了出院手续,简单地收拾了女大公的东西,注意到桌上的蔷薇花,她有些犹豫地看向女大公。

    女大公伸手拿过桌上冷小野拿来的马蹄莲,“我们走吧!”

    她这个样子,丽萨哪里还敢再问。

    那一束蔷薇花就这样被丢在了病房。

    护士走进来,收拾病床的时候,皇甫傲再一次出现在门口。

    这个护士恰好还是之前的护士,看到他,她笑着转过脸。

    “你来得真不巧,病人刚刚出院。”

    “没关系,我就是……来看看。”

    皇甫傲看看桌上的蔷薇花,转身,离开。

    ……

    ……

    一行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间,皇甫耀阳就在酒店餐厅订了一个包间,大家一起过去吃饭。

    酒菜上桌之后,女大公特意拿过酒杯,“丽萨,帮我倒一点酒!”

    冷小野立刻提醒,“coco,您刚刚出院,别喝了吧?”

    “我就喝一小杯。”女大公向丽萨一笑,“少倒一点。”

    丽萨无奈,只好把酒液倒进杯子。

    女大公站起身来,一脸郑重地看向冷子锐和许夏。

    见她起身,二个人也忙着站直来。

    冷小野见状,也站起身,皇甫耀阳也随之站起。

    女大公接过丽萨送过来的盒子,打开盒盖,盒盖翻开,立刻就露出里面镶着血红色钻石的蔷薇花王冠。

    “我听说,中国人都有提亲的规矩,这一次来北京,我就是代表特雷莎家族来向二位提亲的。这个王冠是我成年礼的时候,父亲和母亲为我专门打造的生日礼物。我不太了解中国人的规矩,也不知道提亲的时候应该准备什么。今天,我想把这个王冠送给小野。希望二位接受我的提亲,答应小野与king的婚事。我向你们保证……”她转脸,温和又肃穆地注视着冷小野,“她将会成为我特蕾莎家族中,如王冠一样重要的一员。”

    ……

    么

    …

第885章 如王冠一样重要的一员(2)    “退伍?”冷小野一脸地惊讶。

    这么多年,皇甫傲都是以军营为家,比她爸爸有过之无不及,她从来没有想到,他会退伍。

    “他是为了coco。”冷子锐耸耸肩膀,“可惜,阴差阳错,因为申请退伍还有办许多手续,耽搁了时间……等他想方设法赶到a国找她的时候,女大公已经与一位伯爵订了婚。”

    “coco她是没办法,她也是迫于压力,因为她已经怀孕了……”说到这里,冷小野猛地停了下来,一对黑亮的大眼睛,紧张地盯住冷子锐,“这么说……耀阳他……他是皇甫伯伯的儿子?怪不得,她给他起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是皇甫耀阳。”

    她听老管家说过关于皇甫耀阳的身世的事情,从这些事件去推断,不难想到,皇甫傲与皇甫耀阳的关系。

    “我查过耀阳的生日,推算过,应该刚才是我们执行任务的那段时间,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是父子。”冷子锐抬脸,看向花瓶里的蔷薇花,“你皇甫伯伯应该来过,不过看样子……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

    从这花还有女大公的反应,他已经猜到皇甫傲来过。

    既然皇甫傲来过,却并没有在这里,这就说明,误会并没有解除。

    冷小野的语气中也有无奈,“这么多年,coco和耀阳受了很多委屈……她们恐怕不会轻易原谅皇甫伯伯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皇甫伯伯结婚了,这件事情如果说出来,只怕……”

    后来的话,她没有说,冷子锐却也明白。

    因为皇甫傲,女大公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么多年……都撑了过来。

    可是他呢……他却结了婚。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让人寒心。

    “是啊!”冷子锐长叹一声,“这件事情,真得很难办。”

    冷小野皱着眉头,“要是皇甫伯伯再多坚持这几年……就好了,如果他一直单身,我们还可以向coco和耀阳求求情,可是现在这样……我们跟本就帮不上忙!”

    “小野!”冷子锐温和地伸过手掌,“你要知道,世间事,不可能尽善尽美,我们也不能太强求。coco是个坚持又伟大的女儿,以后,你一定要像对待亲妈妈一样对待她,让她过得好一点。”

    冷小野点点头。

    “可是……耀阳也好可怜,我真是想不通,皇甫伯伯干吗要和瑾姨结婚啊?”

    直身走到她面前,冷子锐轻轻拥住女儿。

    “你要知道,coco至少还有耀阳,可是你皇甫伯伯……什么都没有。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误会耀阳是coco与那位伯爵的儿子,也一直认为coco是在为伯爵而守贞。可是他……却一直一个人,他也不好过。”

    “我也知道,我就是心疼他们,当年要是没有那个误会……该多好啊!”

    “这就是你妈妈,为什么一直不希望你嫁给军人的原因。”冷子锐心疼地拍拍女儿的背,“军装一穿,身不由己。”

    如果当时皇甫傲不是执行任务,如果他不需要申请退伍再诸多手续……也许这些就不会发生。

    可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有些事,或者就是命运。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