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退伍?”冷小野一脸地惊讶。

    这么多年,皇甫傲都是以军营为家,比她爸爸有过之无不及,她从来没有想到,他会退伍。

    “他是为了coco。”冷子锐耸耸肩膀,“可惜,阴差阳错,因为申请退伍还有办许多手续,耽搁了时间……等他想方设法赶到a国找她的时候,女大公已经与一位伯爵订了婚。”

    “coco她是没办法,她也是迫于压力,因为她已经怀孕了……”说到这里,冷小野猛地停了下来,一对黑亮的大眼睛,紧张地盯住冷子锐,“这么说……耀阳他……他是皇甫伯伯的儿子?怪不得,她给他起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是皇甫耀阳。”

    她听老管家说过关于皇甫耀阳的身世的事情,从这些事件去推断,不难想到,皇甫傲与皇甫耀阳的关系。

    “我查过耀阳的生日,推算过,应该刚才是我们执行任务的那段时间,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是父子。”冷子锐抬脸,看向花瓶里的蔷薇花,“你皇甫伯伯应该来过,不过看样子……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

    从这花还有女大公的反应,他已经猜到皇甫傲来过。

    既然皇甫傲来过,却并没有在这里,这就说明,误会并没有解除。

    冷小野的语气中也有无奈,“这么多年,coco和耀阳受了很多委屈……她们恐怕不会轻易原谅皇甫伯伯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皇甫伯伯结婚了,这件事情如果说出来,只怕……”

    后来的话,她没有说,冷子锐却也明白。

    因为皇甫傲,女大公一个人带着孩子,这么多年……都撑了过来。

    可是他呢……他却结了婚。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让人寒心。

    “是啊!”冷子锐长叹一声,“这件事情,真得很难办。”

    冷小野皱着眉头,“要是皇甫伯伯再多坚持这几年……就好了,如果他一直单身,我们还可以向coco和耀阳求求情,可是现在这样……我们跟本就帮不上忙!”

    “小野!”冷子锐温和地伸过手掌,“你要知道,世间事,不可能尽善尽美,我们也不能太强求。coco是个坚持又伟大的女儿,以后,你一定要像对待亲妈妈一样对待她,让她过得好一点。”

    冷小野点点头。

    “可是……耀阳也好可怜,我真是想不通,皇甫伯伯干吗要和瑾姨结婚啊?”

    直身走到她面前,冷子锐轻轻拥住女儿。

    “你要知道,coco至少还有耀阳,可是你皇甫伯伯……什么都没有。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误会耀阳是coco与那位伯爵的儿子,也一直认为coco是在为伯爵而守贞。可是他……却一直一个人,他也不好过。”

    “我也知道,我就是心疼他们,当年要是没有那个误会……该多好啊!”

    “这就是你妈妈,为什么一直不希望你嫁给军人的原因。”冷子锐心疼地拍拍女儿的背,“军装一穿,身不由己。”

    如果当时皇甫傲不是执行任务,如果他不需要申请退伍再诸多手续……也许这些就不会发生。

    可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有些事,或者就是命运。

    ?

    …

第884章 如王冠一样重要的一员(1)    注视着那束蔷薇花,女大公不自觉地失神。

    想起,与他初识的那一天。

    想起,他说过的话。

    虽然二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数日,可是现在,她依旧能想起,他说的每一句话,做得每一件事。

    那一切,便如同烙印在她心上一样,无比鲜明,永不磨灭。

    冷子锐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来,“你们两个,竟然比我们来得早?”

    听到他的声音,屋子里的众人都是转过脸来,女大公也是收回心神,转脸看向走进来的冷子锐和许夏。

    “爸、妈,你们来啦!”冷小野立刻就迎上前来。

    “臭丫头!”许夏白她一眼,“coco出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一声!”

    冷小野讨好地向她笑笑,“这不是怕您担心吗?”

    看着这一家三口的样子,coco心中满是羡慕。

    如果当年,皇甫傲没有抛弃她们母子,她的儿子也应该有一个父亲。

    女大公笑着走过来,“我没有什么大事的,不用担心,真是报歉,还要你们跑一趟。”

    “我们可是一家人,家人生病,当然要过来看看了。”许夏笑着扶住她的胳膊,“我看你的脸色还是有点不太好,是不是这几天太劳累了,我听子锐说,你不仅要参与国会,还要管公司……多辛苦啊,适当的时候,也给自己放个假吗?”

    女大公注视着许夏满是关切地面容,心中也是生出歉意,“我……习惯了。”

    “快坐下吧。”许夏将她扶到病房上。

    注意到桌上的那一束蔷薇,冷子锐立刻走过来,仔细地看了看,“这个……好像不是玫瑰花吧?”

    “是蔷薇。”冷小野道。

    冷子锐点点头,“我就说吗……看上去和你皇甫伯伯暖室的花一模一样。”

    暖室?!

    女大公听了他的话,睫毛轻轻地抖了抖。

    “丽萨,把花……丢掉!”

    丽萨轻应一声,走上前来,从花瓶里拿出那束蔷薇,刚刚拿住就轻叫一声,将手缩了回去。

    花上有刺,刺伤了她的手指。

    这时,那名护士再次走了进来。

    “特蕾莎女士,麻烦您跟我去一趟检查室,医生为您安排了几项检查,如果各项指标正常的话,您就可以出院休养了。”

    “好的。”女大公重新站直起来。

    “我陪你!”许夏陪住她的左臂。

    “耀阳,你陪coco去吧!”冷小野笑着碰碰皇甫耀阳的胳膊,“我有点累了,坐一会儿。”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走过去,扶住女大公的右臂,丽萨和老管家、保镖也是忙着跟过去。

    几人走远,冷小野就走过去将病房的门轻轻闭紧,重新回到冷子锐面前。

    “爸爸,到底怎么回事啊?”

    冷子锐将她按到沙发上,人就坐到她对面。

    “你皇甫伯伯与女大公曾经有过一段恋情,当时,我们一起执行任务,分别潜入不同的阵营。他在执行任务中救了女大公一次,两个人就认识了。当时,他并不知道她的身份是公主殿下……”冷子锐轻吸口气,“后来,他身份暴|露,为了保护他,我只好假装杀了他。任务完成之后,我回到北京,他已经退伍。”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