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注视着那束蔷薇花,女大公不自觉地失神。

    想起,与他初识的那一天。

    想起,他说过的话。

    虽然二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数日,可是现在,她依旧能想起,他说的每一句话,做得每一件事。

    那一切,便如同烙印在她心上一样,无比鲜明,永不磨灭。

    冷子锐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来,“你们两个,竟然比我们来得早?”

    听到他的声音,屋子里的众人都是转过脸来,女大公也是收回心神,转脸看向走进来的冷子锐和许夏。

    “爸、妈,你们来啦!”冷小野立刻就迎上前来。

    “臭丫头!”许夏白她一眼,“coco出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一声!”

    冷小野讨好地向她笑笑,“这不是怕您担心吗?”

    看着这一家三口的样子,coco心中满是羡慕。

    如果当年,皇甫傲没有抛弃她们母子,她的儿子也应该有一个父亲。

    女大公笑着走过来,“我没有什么大事的,不用担心,真是报歉,还要你们跑一趟。”

    “我们可是一家人,家人生病,当然要过来看看了。”许夏笑着扶住她的胳膊,“我看你的脸色还是有点不太好,是不是这几天太劳累了,我听子锐说,你不仅要参与国会,还要管公司……多辛苦啊,适当的时候,也给自己放个假吗?”

    女大公注视着许夏满是关切地面容,心中也是生出歉意,“我……习惯了。”

    “快坐下吧。”许夏将她扶到病房上。

    注意到桌上的那一束蔷薇,冷子锐立刻走过来,仔细地看了看,“这个……好像不是玫瑰花吧?”

    “是蔷薇。”冷小野道。

    冷子锐点点头,“我就说吗……看上去和你皇甫伯伯暖室的花一模一样。”

    暖室?!

    女大公听了他的话,睫毛轻轻地抖了抖。

    “丽萨,把花……丢掉!”

    丽萨轻应一声,走上前来,从花瓶里拿出那束蔷薇,刚刚拿住就轻叫一声,将手缩了回去。

    花上有刺,刺伤了她的手指。

    这时,那名护士再次走了进来。

    “特蕾莎女士,麻烦您跟我去一趟检查室,医生为您安排了几项检查,如果各项指标正常的话,您就可以出院休养了。”

    “好的。”女大公重新站直起来。

    “我陪你!”许夏陪住她的左臂。

    “耀阳,你陪coco去吧!”冷小野笑着碰碰皇甫耀阳的胳膊,“我有点累了,坐一会儿。”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走过去,扶住女大公的右臂,丽萨和老管家、保镖也是忙着跟过去。

    几人走远,冷小野就走过去将病房的门轻轻闭紧,重新回到冷子锐面前。

    “爸爸,到底怎么回事啊?”

    冷子锐将她按到沙发上,人就坐到她对面。

    “你皇甫伯伯与女大公曾经有过一段恋情,当时,我们一起执行任务,分别潜入不同的阵营。他在执行任务中救了女大公一次,两个人就认识了。当时,他并不知道她的身份是公主殿下……”冷子锐轻吸口气,“后来,他身份暴|露,为了保护他,我只好假装杀了他。任务完成之后,我回到北京,他已经退伍。”

    …

第883章 不是买的,是种的(3)    说完,女大公转过身继续向前走。

    “coco!”

    皇甫傲在她身后,大声叫着她的名字。

    无论他再怎么叫,女大公也没有停下,没有回头。

    皇甫傲咬了咬牙,再次追上来。

    两个保镖冲过来想要拦住他,都被他推开,冲上前来,他伸出手掌,一把抓住了女大公的手腕。

    “就一句,就一句行吗……coco?!”

    丽萨转过脸,抬手阻止了两个冲过来的保镖。

    女大公深吸口气,“你弄疼我了。”

    “对不起。”皇甫傲忙着缩回手掌。

    “对不起?!”女大公转过脸,蓝眸微眯着看向她,“一句对不起就行了?”

    皇甫傲语塞。

    看着男人满是血丝的眼睛和身上皱巴巴的衬衣西装,女大公被酒味呛得皱起眉毛。

    “你想问什么?”

    “他……他是我的孩子吗?”

    “你的孩子?”女大公突然扬唇笑起来,“不!……他不是,他是我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那孩子……没有父亲!”

    现在,他想起他的孩子了?

    以前的二十多年,他在哪儿?

    她的孩子被威胁被刺杀,小小年纪只能一个人呆在大大的城堡里的时候,他在哪儿?

    如果那孩子有父亲,他不会被人叫杂种,不会因为打架小小年纪就在手掌上染上血腥……

    她绝不原谅。

    ……

    说完,她再次转身,走向急诊楼的方向。

    皇甫傲站在原地,无力言语。

    没错,她说得对,他没有资格做父亲,确实如此。

    他不应该被原谅,原本如此。

    看一眼,停在原地,脸色苍白得几乎要死掉的皇甫傲,丽萨叹了口气,转身跟上女大公。

    四个人,争快走远。

    只剩下皇甫傲一人站在原地,双手之上,血迹斑斑。

    一只是因为昨天割伤,一只是被蔷薇刺伤。

    “coco!”

    女大公和丽萨等人回到急诊楼的时候,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刚好赶过来,看到她,立刻就远远地打招呼,迎过来。

    微笑着迎住二人,女大公语气温和。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冷小野走上前来,将手中的花束送到女大公手上,“因为有人想妈妈想得睡不着吗?”

    皇甫耀阳站在一旁,向女大公露出一个微笑。

    女大公原本有些阴郁地心情,看到他们,也是明朗几分。

    “进去说吧。”

    几人一起走进病房,一进门,冷小野就看到那一大丛蔷薇花。

    “哇……好漂亮!”她立刻就急步走过来,“丽萨,你好厉害,竟然能买到这么新鲜的蔷薇,我们可是在花卉市场转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丽萨看着瓶子里的蔷薇,猜到是皇甫傲,忙着解释,“这不是我的买的。”

    “哦,这是一位先生送来的。”女护士笑着解释道,“他说这不是买的,是种的。”

    种的?!

    一位先生送来的?!

    女大公的视线落在那一大束蔷薇花上,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找遍了整个花卉市场也没有找到蔷薇,皇甫傲却拿来这么大一束。

    难道他……他真得在种蔷薇?!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