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完,女大公转过身继续向前走。

    “coco!”

    皇甫傲在她身后,大声叫着她的名字。

    无论他再怎么叫,女大公也没有停下,没有回头。

    皇甫傲咬了咬牙,再次追上来。

    两个保镖冲过来想要拦住他,都被他推开,冲上前来,他伸出手掌,一把抓住了女大公的手腕。

    “就一句,就一句行吗……coco?!”

    丽萨转过脸,抬手阻止了两个冲过来的保镖。

    女大公深吸口气,“你弄疼我了。”

    “对不起。”皇甫傲忙着缩回手掌。

    “对不起?!”女大公转过脸,蓝眸微眯着看向她,“一句对不起就行了?”

    皇甫傲语塞。

    看着男人满是血丝的眼睛和身上皱巴巴的衬衣西装,女大公被酒味呛得皱起眉毛。

    “你想问什么?”

    “他……他是我的孩子吗?”

    “你的孩子?”女大公突然扬唇笑起来,“不!……他不是,他是我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那孩子……没有父亲!”

    现在,他想起他的孩子了?

    以前的二十多年,他在哪儿?

    她的孩子被威胁被刺杀,小小年纪只能一个人呆在大大的城堡里的时候,他在哪儿?

    如果那孩子有父亲,他不会被人叫杂种,不会因为打架小小年纪就在手掌上染上血腥……

    她绝不原谅。

    ……

    说完,她再次转身,走向急诊楼的方向。

    皇甫傲站在原地,无力言语。

    没错,她说得对,他没有资格做父亲,确实如此。

    他不应该被原谅,原本如此。

    看一眼,停在原地,脸色苍白得几乎要死掉的皇甫傲,丽萨叹了口气,转身跟上女大公。

    四个人,争快走远。

    只剩下皇甫傲一人站在原地,双手之上,血迹斑斑。

    一只是因为昨天割伤,一只是被蔷薇刺伤。

    “coco!”

    女大公和丽萨等人回到急诊楼的时候,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刚好赶过来,看到她,立刻就远远地打招呼,迎过来。

    微笑着迎住二人,女大公语气温和。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冷小野走上前来,将手中的花束送到女大公手上,“因为有人想妈妈想得睡不着吗?”

    皇甫耀阳站在一旁,向女大公露出一个微笑。

    女大公原本有些阴郁地心情,看到他们,也是明朗几分。

    “进去说吧。”

    几人一起走进病房,一进门,冷小野就看到那一大丛蔷薇花。

    “哇……好漂亮!”她立刻就急步走过来,“丽萨,你好厉害,竟然能买到这么新鲜的蔷薇,我们可是在花卉市场转了好久,都没有找到……”

    丽萨看着瓶子里的蔷薇,猜到是皇甫傲,忙着解释,“这不是我的买的。”

    “哦,这是一位先生送来的。”女护士笑着解释道,“他说这不是买的,是种的。”

    种的?!

    一位先生送来的?!

    女大公的视线落在那一大束蔷薇花上,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找遍了整个花卉市场也没有找到蔷薇,皇甫傲却拿来这么大一束。

    难道他……他真得在种蔷薇?!

    ……

    么

    …

第881章 不是买的,是种的(1)    楼上,除了皇甫傲的卧室和书房之外,所有的房间都合成一间,做成了这间暖房。

    全玻璃钢屋顶和墙壁,可以从早到晚都晒到阳光。

    最先进的暖室结构和自动浇灌系统,不仅让这里四季如春,一年四季都可以有蔷薇开放,就算是无人照料,这些蔷薇也会一直生长。

    关上门,皇甫傲拿过工具架上的剪子,小心地修养着花枝。

    从最初的笨拙到现在,二十几年的时间,足够让他成为种植蔷薇的专家。

    种了二十几年的蔷薇,这是第一次,这里的蔷薇被送出去,送给他唯一想送的人。

    看到枝上已经凋谢的几朵蔷薇,皇甫傲小心地将它们剪掉。

    将枯萎的花,小心地放到木箱里,他矮身坐到木凳上。

    房间里,到底都是蔷薇花,空气中都是花的香味。

    嗅着那熟悉的香气,他也是不自觉地想到那个人。

    想到初见她时,她双眸明亮地站在一丛野蔷薇前的模样。

    ……

    夜色渐退,新的蔷薇在清晨时分绽放开来,自动喷灌系统自动喷出水雾。

    水珠落在新开的蔷薇花上,显得格外地娇艳。

    冰冷的水雾打在脸上,如一尊雕塑一样的皇甫傲才终于动了动,回过神来。

    阳光投进来,投在花朵上,耀眼的阳光将水珠都映成七彩的光芒。

    抬脸,看着蔷薇上的露水,他的眼前闪动的却是她的脸。

    那天晚上,当他们两个清醒过来之后,她的睫毛上沾着晨露,也曾这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嚯得从木箱上站起身来,皇甫傲拿过剪子。

    小心地从枝上剪下数只蔷薇花,握在手中,大步下楼。

    因为上一次,他的退缩,他们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这一次,他不能再退。

    是死是活,总要试一次。

    皇甫傲一路冲出大门,并没有注意到,餐厅内的阿瑾。

    小保姆兰子听到声音,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只看到没有闭紧的大门。

    “将军?!”

    兰子追出来,并没有看到门外有什么人,只有一辆车子驶远。

    “他走了。”

    阿瑾将手中的早餐放到桌上。

    兰子心中疑惑,只怕阿瑾看错了,迈步上楼,走到皇甫傲的卧室门外敲了敲门。

    “将军,您在里面吗?”

    无人回应。

    她又敲了敲门,然后就将耳朵贴到门上倾听,转过脸,一眼就看到走廊尽头暖室虚掩的门。

    皇甫傲走得太急,忘了关门。

    兰子转身走过来,在暖室的门上轻轻敲了敲。

    “将军?”

    依旧没有人回应,暖室的门却已经缓缓分开。

    看着门内,那一大片盛开如火焰的红色蔷薇,兰子一脸惊讶地愣在原地。

    “好……美!”

    她到这里三年,从来没有进过这个房间。

    从她到这里的第一天,皇甫傲就对她说过,暖室任何人不许进去。

    “兰子?!”

    楼下,传来阿瑾的声音。

    “哎!”兰子应了一声,转身左下楼,“瑾姨,您知道吗?暖室里全都是蔷薇花,开得好漂亮!”

    阿瑾一笑,“我在楼下见过,早餐我都做好了,我们吃饭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