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楼上,除了皇甫傲的卧室和书房之外,所有的房间都合成一间,做成了这间暖房。

    全玻璃钢屋顶和墙壁,可以从早到晚都晒到阳光。

    最先进的暖室结构和自动浇灌系统,不仅让这里四季如春,一年四季都可以有蔷薇开放,就算是无人照料,这些蔷薇也会一直生长。

    关上门,皇甫傲拿过工具架上的剪子,小心地修养着花枝。

    从最初的笨拙到现在,二十几年的时间,足够让他成为种植蔷薇的专家。

    种了二十几年的蔷薇,这是第一次,这里的蔷薇被送出去,送给他唯一想送的人。

    看到枝上已经凋谢的几朵蔷薇,皇甫傲小心地将它们剪掉。

    将枯萎的花,小心地放到木箱里,他矮身坐到木凳上。

    房间里,到底都是蔷薇花,空气中都是花的香味。

    嗅着那熟悉的香气,他也是不自觉地想到那个人。

    想到初见她时,她双眸明亮地站在一丛野蔷薇前的模样。

    ……

    夜色渐退,新的蔷薇在清晨时分绽放开来,自动喷灌系统自动喷出水雾。

    水珠落在新开的蔷薇花上,显得格外地娇艳。

    冰冷的水雾打在脸上,如一尊雕塑一样的皇甫傲才终于动了动,回过神来。

    阳光投进来,投在花朵上,耀眼的阳光将水珠都映成七彩的光芒。

    抬脸,看着蔷薇上的露水,他的眼前闪动的却是她的脸。

    那天晚上,当他们两个清醒过来之后,她的睫毛上沾着晨露,也曾这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嚯得从木箱上站起身来,皇甫傲拿过剪子。

    小心地从枝上剪下数只蔷薇花,握在手中,大步下楼。

    因为上一次,他的退缩,他们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这一次,他不能再退。

    是死是活,总要试一次。

    皇甫傲一路冲出大门,并没有注意到,餐厅内的阿瑾。

    小保姆兰子听到声音,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只看到没有闭紧的大门。

    “将军?!”

    兰子追出来,并没有看到门外有什么人,只有一辆车子驶远。

    “他走了。”

    阿瑾将手中的早餐放到桌上。

    兰子心中疑惑,只怕阿瑾看错了,迈步上楼,走到皇甫傲的卧室门外敲了敲门。

    “将军,您在里面吗?”

    无人回应。

    她又敲了敲门,然后就将耳朵贴到门上倾听,转过脸,一眼就看到走廊尽头暖室虚掩的门。

    皇甫傲走得太急,忘了关门。

    兰子转身走过来,在暖室的门上轻轻敲了敲。

    “将军?”

    依旧没有人回应,暖室的门却已经缓缓分开。

    看着门内,那一大片盛开如火焰的红色蔷薇,兰子一脸惊讶地愣在原地。

    “好……美!”

    她到这里三年,从来没有进过这个房间。

    从她到这里的第一天,皇甫傲就对她说过,暖室任何人不许进去。

    “兰子?!”

    楼下,传来阿瑾的声音。

    “哎!”兰子应了一声,转身左下楼,“瑾姨,您知道吗?暖室里全都是蔷薇花,开得好漂亮!”

    阿瑾一笑,“我在楼下见过,早餐我都做好了,我们吃饭吧。”

    …

第882章 不是买的,是种的(2)    兰子走进餐厅,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

    “这……这不都应该是我的活吗?”

    “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阿瑾的视线扫过房门,“时间也差不多了,吃完饭,我们就走吧!”

    兰子应着坐下吃饭,阿瑾就推动轮椅走向客厅。

    兰子看看桌上的两份早餐,“瑾姨,您不吃啊?”

    “我不饿。”

    瑾姨背对着她说了声,推动轮椅走进卧室,拿过小小的行李箱。

    看一眼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房间,她深吸口气,转身推着轮椅走出门外。

    来这里三年,也是该走的时候了。

    ……

    ……

    一路风驰电掣,将车子开进医院。

    皇甫傲直接将车停在急诊室门口,人就跳下车去,冲进急诊室病房。

    病房内,不见女大公,只有一位护士正在收拾房间。

    听到门开的声音,女护士转过脸,然后就露出笑意。

    “你是来探望病人的吧,她出去散步了,在后面花园。这个给我吧,我帮您放到花瓶里。”

    “哦……谢谢!”皇甫傲将花送过来,送到一半,又缩了回去,“有刺,我自己放吧!”

    “我去接点水!”

    女护士笑着将花瓶接了些水放在桌上,皇甫傲就将花束小心地放进花瓶。

    “这玫瑰花可真新鲜。”护士笑着感叹道。

    皇甫傲整理了一下花瓶里的花束,“这不是玫瑰,是蔷薇。”

    “是吗?”女护士仔细地看看瓶里的花,“这我还真不懂,还有卖蔷薇花的呢?您是在哪儿买的呀?”

    “这不是买的,是种的。”

    礼貌地解释一句,皇甫傲转身走出病房,大步走出出口,走向后面的花园。

    远远地,就看到花园里,女大公披着一件红色的羊绒大披肩,站在早已经落了叶子的蔷薇花墙前。

    她没有盘头,满头金色长发略显随意地披散在肩上。

    那背影,依如二十多年的样子。

    只需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

    不远处,站着丽萨和保镖。

    近乡情怯。

    看着那个高挑又孤单的身影,皇甫傲的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公爵先生。”丽萨搓了搓冻得有点冷的手掌,“外面冷,还是回房间去吧?”

    “好。”

    女大公轻应一声,转过身来。

    然后,呆住。

    丽萨转过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皇甫傲,也是一怔。

    二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女大公的蓝眸眯了眯,抬手拢紧身上的披肩。

    “我们回去吧!”

    迈开步子,她大步走向出口的方向——皇甫傲所在的方向。

    皇甫傲紧张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酝酿着该如何开口。

    这时节,女大公已经走过来,看也没看他,就从他身边走过。

    “coco!”

    皇甫傲急行两步,追过来。

    两个保镖立刻就上前一步,护在女大公面前。

    脚步连慢也没有慢上半点,女大公就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继续向前走着。

    “coco!”

    女大公停下脚步,皇甫傲立刻就大声开口。

    “我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的,我只是想和你道个歉。”

    女大公转身脸,从两个保镖身后看着他。

    “没有必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