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兰子走进餐厅,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

    “这……这不都应该是我的活吗?”

    “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阿瑾的视线扫过房门,“时间也差不多了,吃完饭,我们就走吧!”

    兰子应着坐下吃饭,阿瑾就推动轮椅走向客厅。

    兰子看看桌上的两份早餐,“瑾姨,您不吃啊?”

    “我不饿。”

    瑾姨背对着她说了声,推动轮椅走进卧室,拿过小小的行李箱。

    看一眼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房间,她深吸口气,转身推着轮椅走出门外。

    来这里三年,也是该走的时候了。

    ……

    ……

    一路风驰电掣,将车子开进医院。

    皇甫傲直接将车停在急诊室门口,人就跳下车去,冲进急诊室病房。

    病房内,不见女大公,只有一位护士正在收拾房间。

    听到门开的声音,女护士转过脸,然后就露出笑意。

    “你是来探望病人的吧,她出去散步了,在后面花园。这个给我吧,我帮您放到花瓶里。”

    “哦……谢谢!”皇甫傲将花送过来,送到一半,又缩了回去,“有刺,我自己放吧!”

    “我去接点水!”

    女护士笑着将花瓶接了些水放在桌上,皇甫傲就将花束小心地放进花瓶。

    “这玫瑰花可真新鲜。”护士笑着感叹道。

    皇甫傲整理了一下花瓶里的花束,“这不是玫瑰,是蔷薇。”

    “是吗?”女护士仔细地看看瓶里的花,“这我还真不懂,还有卖蔷薇花的呢?您是在哪儿买的呀?”

    “这不是买的,是种的。”

    礼貌地解释一句,皇甫傲转身走出病房,大步走出出口,走向后面的花园。

    远远地,就看到花园里,女大公披着一件红色的羊绒大披肩,站在早已经落了叶子的蔷薇花墙前。

    她没有盘头,满头金色长发略显随意地披散在肩上。

    那背影,依如二十多年的样子。

    只需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

    不远处,站着丽萨和保镖。

    近乡情怯。

    看着那个高挑又孤单的身影,皇甫傲的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公爵先生。”丽萨搓了搓冻得有点冷的手掌,“外面冷,还是回房间去吧?”

    “好。”

    女大公轻应一声,转过身来。

    然后,呆住。

    丽萨转过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皇甫傲,也是一怔。

    二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女大公的蓝眸眯了眯,抬手拢紧身上的披肩。

    “我们回去吧!”

    迈开步子,她大步走向出口的方向——皇甫傲所在的方向。

    皇甫傲紧张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酝酿着该如何开口。

    这时节,女大公已经走过来,看也没看他,就从他身边走过。

    “coco!”

    皇甫傲急行两步,追过来。

    两个保镖立刻就上前一步,护在女大公面前。

    脚步连慢也没有慢上半点,女大公就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继续向前走着。

    “coco!”

    女大公停下脚步,皇甫傲立刻就大声开口。

    “我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的,我只是想和你道个歉。”

    女大公转身脸,从两个保镖身后看着他。

    “没有必要。”

    …

第880章 人肉睡袋(3)    许夏一把甩开他的手掌,笑骂,“不要脸!”

    他笑了笑,也不解释。

    他家媳妇儿哪里知道,他这只右手,差点就没了。

    ……

    ……

    皇甫家的大宅。

    皇甫傲一路急赶回来,冲进客厅的时候,只见小保姆兰子正接了一杯热水从厨房里走出来。

    “阿瑾呢?”皇甫傲急声询问。

    “在房间。”

    “不是让你打120的吗?”

    兰子垂着脸,“瑾姨她……她……不让我打。”

    皱着眉,皇甫傲大步走到一楼的卧室门前,将门推开。

    门内,阿瑾靠在床头,正注视着夜色发呆。

    听到他的声音,她转过脸,向他一笑,“你不要责怪兰子,是我不让她打的,去医院各种检查、抽血、打针……你也知道,那些跟本没有必要。”

    皇甫傲走到她的床侧,在小椅子上坐下,“怎么能说没有必要呢,你答应过我,不放弃的。”

    “皇甫。”阿瑾微笑着注视着他的脸,“明天我想回一趟老实……我知道你最近挺忙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老家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人,接我。”

    “谁?”

    “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

    “我不记得,你还有什么远房亲戚。”

    阿瑾轻笑出声,“并不是我的所有事,你都知道。”

    皇甫傲叹了口气,“过几天,我陪你一起回去,行吗?”

    “皇甫,我……”

    皇甫傲打断她的话,“到时候,我们坐飞机回去,比较快一点。”

    “好吧。”阿瑾微笑着答应,一对目光就温柔地看过来,“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

    皇甫傲轻轻摇头,“没什么。”

    阿瑾抿了抿唇,“皇甫,我走了以后……找个好女人结婚生个孩子吧!你一个人……太孤单了。”

    “不要胡说!”皇甫傲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看着他起身走向门外,阿瑾在他身后小声开口。

    “我让兰子准备了一点柠檬茶在冰箱里,你喝一点……那个解酒。”

    他满身酒气,她早已经闻到。

    “好。”

    皇甫傲应了一声,走出门去。

    听着他上楼的时候,阿瑾这才将手从被子里缩出来,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只针剂。

    揭开被子,拉起睡衣,刺入大|腿。

    在她的腿上,已经有一片针孔。

    “瑾姨!”兰子推门走进来,看到她的样子,忙着跑过来,“又疼了?”

    “没什么大事,不是很疼。”阿瑾将针剂收起来,放进抽屉里的小箱子,“明天,把这些拿出小区去丢掉,千万不要让将军看到。”

    兰子皱着眉,“您……您都这样了,还不告诉将军呀?”

    “告诉不告诉都是一样的结果,他也不是医生。”阿瑾伸手,握住兰子的手掌,“帮我收拾几件衣服,明天送我去火车站。”

    “可是……”

    “听话。”阿瑾握紧她的手掌,“不要告诉将军,他最近已经很烦了,我不想给他添乱。”

    兰子含着眼泪点点头,“好。我帮您收拾行李。”

    楼上。

    皇甫傲大步走到房间尽头,用钥匙将门推开。

    灯光下,暖室内,耀眼的红色蔷薇正在灿烂盛开。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