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许夏一把甩开他的手掌,笑骂,“不要脸!”

    他笑了笑,也不解释。

    他家媳妇儿哪里知道,他这只右手,差点就没了。

    ……

    ……

    皇甫家的大宅。

    皇甫傲一路急赶回来,冲进客厅的时候,只见小保姆兰子正接了一杯热水从厨房里走出来。

    “阿瑾呢?”皇甫傲急声询问。

    “在房间。”

    “不是让你打120的吗?”

    兰子垂着脸,“瑾姨她……她……不让我打。”

    皱着眉,皇甫傲大步走到一楼的卧室门前,将门推开。

    门内,阿瑾靠在床头,正注视着夜色发呆。

    听到他的声音,她转过脸,向他一笑,“你不要责怪兰子,是我不让她打的,去医院各种检查、抽血、打针……你也知道,那些跟本没有必要。”

    皇甫傲走到她的床侧,在小椅子上坐下,“怎么能说没有必要呢,你答应过我,不放弃的。”

    “皇甫。”阿瑾微笑着注视着他的脸,“明天我想回一趟老实……我知道你最近挺忙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了,老家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人,接我。”

    “谁?”

    “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

    “我不记得,你还有什么远房亲戚。”

    阿瑾轻笑出声,“并不是我的所有事,你都知道。”

    皇甫傲叹了口气,“过几天,我陪你一起回去,行吗?”

    “皇甫,我……”

    皇甫傲打断她的话,“到时候,我们坐飞机回去,比较快一点。”

    “好吧。”阿瑾微笑着答应,一对目光就温柔地看过来,“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

    皇甫傲轻轻摇头,“没什么。”

    阿瑾抿了抿唇,“皇甫,我走了以后……找个好女人结婚生个孩子吧!你一个人……太孤单了。”

    “不要胡说!”皇甫傲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看着他起身走向门外,阿瑾在他身后小声开口。

    “我让兰子准备了一点柠檬茶在冰箱里,你喝一点……那个解酒。”

    他满身酒气,她早已经闻到。

    “好。”

    皇甫傲应了一声,走出门去。

    听着他上楼的时候,阿瑾这才将手从被子里缩出来,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只针剂。

    揭开被子,拉起睡衣,刺入大|腿。

    在她的腿上,已经有一片针孔。

    “瑾姨!”兰子推门走进来,看到她的样子,忙着跑过来,“又疼了?”

    “没什么大事,不是很疼。”阿瑾将针剂收起来,放进抽屉里的小箱子,“明天,把这些拿出小区去丢掉,千万不要让将军看到。”

    兰子皱着眉,“您……您都这样了,还不告诉将军呀?”

    “告诉不告诉都是一样的结果,他也不是医生。”阿瑾伸手,握住兰子的手掌,“帮我收拾几件衣服,明天送我去火车站。”

    “可是……”

    “听话。”阿瑾握紧她的手掌,“不要告诉将军,他最近已经很烦了,我不想给他添乱。”

    兰子含着眼泪点点头,“好。我帮您收拾行李。”

    楼上。

    皇甫傲大步走到房间尽头,用钥匙将门推开。

    灯光下,暖室内,耀眼的红色蔷薇正在灿烂盛开。

    …

第878章 人肉睡袋(1)    听着冷小野轻轻的声音,皇甫耀阳却听得动容。

    “小傻瓜!”

    低语一声,他的手臂越发收紧,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冷小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过手臂来,拥住他的颈,将脸贴到他的胸口。

    像小动物一样在他身上蹭了蹭,她语气一转,已经化成调侃。

    “啊……还是我老公的人肉睡袋舒服……皇甫耀阳,你好可怜,又要被我欺负了……”

    皇甫耀阳轻轻扬唇。

    如果这也算是欺负的话,他宁肯是永远。

    ……

    ……

    医院内。

    一直到凌晨的时候,女大公才清醒过来。

    “公爵大人,您醒了?”已经与丽萨换班的老管家,立刻就站起身走过来,“要喝点水,或者吃点东西吗?”

    女大公轻轻摇头,目光触到桌上花瓶里插着的那一朵红色蔷薇,她的视线不自觉地定格。

    “是谁送来的?”老管家转过脸,看看花瓶里的蔷薇,轻轻摇头,“我来的时候已经在那里了。”

    “给我。”

    女大公伸过手掌。

    老管家小心地将花拿过来,送到她手上。

    女大公轻轻地转了转手中的花枝,空气中,隐有暗香浮动。

    ……

    “我会为你在花园里种满蔷薇,这样就每天都可以剪一只送给你。”

    ……

    想起那曾经的誓言,女大公撇了撇嘴,扬手将花丢进了垃圾桶。

    看着落在垃圾桶里的蔷薇花,老管家微微皱眉。

    “公爵先生?”

    女大公皱着眉,“通知保镖,永远不要让那个男人再进入我的病房。”

    “是。”

    老管家轻应着。

    斜对面的天台上,皇甫傲的心情随着那一只蔷薇花被丢进垃圾桶,也是沉到最底。

    口袋里,手机响起。

    皇甫傲取出手机,电话里是兰子急切的声音。

    “将军,不好了,瑾姨她……晕倒了!”

    “马上打120。”

    “好的,我现在就打。”

    “不要动她,我马上回来。”

    站起身,皇甫傲急步跑下天台。

    斜对面的急诊楼。

    病房内的女大公轻声开口。

    “威尔,帮我买一份粥回来。”

    “好的,我马上去。”老管家应着走出病房的门。

    看着他关上门离开,女大公侧脸看向垃圾桶。

    垃圾桶晚上的时候新换过袋子,干净得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一支蔷薇,孤零零地靠在桶内。

    抿了抿唇,她伸过手指,小心地将那只花又从垃圾桶内拿了出来。

    轻轻地吹了吹花瓣上并不存在的土尘,女大公抬起花,送到鼻端嗅了嗅。

    暗香,袭人。

    抽开抽屉,从里面寻找一把剪子,她小心地剪掉下面的花茎,将那朵蔷薇花,小心地放到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内。

    伸出手指,女大公轻轻地拨了拨娇嫩的花瓣。

    片刻之后,老管家重新回来,注意到垃圾桶里的那一截花茎,他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当着什么也没有发现一样,将粥送到女大公面前。

    “您吃点东西吧!”

    “好。”接过粥碗,女大公一口一口地吃着碗里的粥,“你是什么来的?”

    “十二点半钟。”老管家答道。

    “丽萨在哪儿?”

    “我让她回酒店休息了,她明天一早就会过来。”

    女大公轻轻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