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着冷小野轻轻的声音,皇甫耀阳却听得动容。

    “小傻瓜!”

    低语一声,他的手臂越发收紧,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冷小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过手臂来,拥住他的颈,将脸贴到他的胸口。

    像小动物一样在他身上蹭了蹭,她语气一转,已经化成调侃。

    “啊……还是我老公的人肉睡袋舒服……皇甫耀阳,你好可怜,又要被我欺负了……”

    皇甫耀阳轻轻扬唇。

    如果这也算是欺负的话,他宁肯是永远。

    ……

    ……

    医院内。

    一直到凌晨的时候,女大公才清醒过来。

    “公爵大人,您醒了?”已经与丽萨换班的老管家,立刻就站起身走过来,“要喝点水,或者吃点东西吗?”

    女大公轻轻摇头,目光触到桌上花瓶里插着的那一朵红色蔷薇,她的视线不自觉地定格。

    “是谁送来的?”老管家转过脸,看看花瓶里的蔷薇,轻轻摇头,“我来的时候已经在那里了。”

    “给我。”

    女大公伸过手掌。

    老管家小心地将花拿过来,送到她手上。

    女大公轻轻地转了转手中的花枝,空气中,隐有暗香浮动。

    ……

    “我会为你在花园里种满蔷薇,这样就每天都可以剪一只送给你。”

    ……

    想起那曾经的誓言,女大公撇了撇嘴,扬手将花丢进了垃圾桶。

    看着落在垃圾桶里的蔷薇花,老管家微微皱眉。

    “公爵先生?”

    女大公皱着眉,“通知保镖,永远不要让那个男人再进入我的病房。”

    “是。”

    老管家轻应着。

    斜对面的天台上,皇甫傲的心情随着那一只蔷薇花被丢进垃圾桶,也是沉到最底。

    口袋里,手机响起。

    皇甫傲取出手机,电话里是兰子急切的声音。

    “将军,不好了,瑾姨她……晕倒了!”

    “马上打120。”

    “好的,我现在就打。”

    “不要动她,我马上回来。”

    站起身,皇甫傲急步跑下天台。

    斜对面的急诊楼。

    病房内的女大公轻声开口。

    “威尔,帮我买一份粥回来。”

    “好的,我马上去。”老管家应着走出病房的门。

    看着他关上门离开,女大公侧脸看向垃圾桶。

    垃圾桶晚上的时候新换过袋子,干净得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一支蔷薇,孤零零地靠在桶内。

    抿了抿唇,她伸过手指,小心地将那只花又从垃圾桶内拿了出来。

    轻轻地吹了吹花瓣上并不存在的土尘,女大公抬起花,送到鼻端嗅了嗅。

    暗香,袭人。

    抽开抽屉,从里面寻找一把剪子,她小心地剪掉下面的花茎,将那朵蔷薇花,小心地放到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内。

    伸出手指,女大公轻轻地拨了拨娇嫩的花瓣。

    片刻之后,老管家重新回来,注意到垃圾桶里的那一截花茎,他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当着什么也没有发现一样,将粥送到女大公面前。

    “您吃点东西吧!”

    “好。”接过粥碗,女大公一口一口地吃着碗里的粥,“你是什么来的?”

    “十二点半钟。”老管家答道。

    “丽萨在哪儿?”

    “我让她回酒店休息了,她明天一早就会过来。”

    女大公轻轻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

第877章 鸡皮疙瘩落了一地(3)    坐在她对面,皇甫耀阳拿过餐具,却并没有吃饭。

    只是隔着桌子,看着她吃饭的样子。

    看着她伸叉子叉起菜,看着她用餐刀切割,看着她闭着唇轻轻地咀嚼,看着她拿过杯子喝水伸出舌尖舔掉唇角的酱汁……

    注意到她睫毛上挂着的水珠,皇甫耀阳吓了一跳。

    忙着放下餐具,伸手扶住她的手掌。

    “小野,你怎么了?”

    冷小野嘴里嚼着一块鱼肉抬起脸,一对眼睛里满是水色。

    “皇甫耀阳,我……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看上去,她好像若无其事。

    可是在几个小时这前,她还以为,永远不会再有机会。

    不可能再触摸他,不可能再亲近他,不可能再和他一起吃饭、下棋……做所有事……

    现在,二个人终于可以这样,相对着一起吃饭。

    她的感概可想而知。

    她一句话,他的心都疼得缩成一团。

    起身走过来,皇甫耀阳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轻轻吻掉她眼角的泪水。

    “小傻瓜,你以为……我会放弃你吗?”

    自始至终,他从来没有想到放弃她,哪怕是知道冷子锐是他的“杀父仇人”的时候,也没有。

    “我……”冷小野嚼着东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我当时好害怕,我也不想放弃你的……可是我……我害怕你知道……我……我害怕你难过……”

    “我知道,我明白!”

    拿过纸巾帮她轻轻地拭掉眼泪,皇甫耀阳伸臂将她拢在怀里。

    好一会儿,冷小野才平静下来。

    抓住他的西装,不客气地在他的衬衫上蹭掉眼泪,她抬起脸,霸道地开口。

    “皇甫耀阳,我要你……喂我吃饭!”

    她话刚落,他已经将叉着肉的叉子送到她嘴边。

    “好好吃饭,一会儿吃完饭,我们下会棋,然后我帮你洗澡,抱你睡觉……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赖床,我会在床|上喂你早餐,给你穿衣服……”

    张口吃下他叉子上的肉,她扬着唇角,边嚼边点头。

    她的心思,他懂。

    不是非要她照顾他,而是想要享受一下他的亲近与温柔。

    而他,也有同样的想法。

    他喂一口,她就吃一口,直到小肚皮都吃得撑撑的,再也咽不下一口汁水,冷小野才起身端过他的盘子,喂他。

    吃完饭,两个人在一起下棋。

    从围棋到国际象棋,再到中国象棋……一样一样地换着玩,一直到她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这才作罢。

    收起沙发上的棋,皇甫耀阳抱着她走进浴室。

    二个人一起洗澡,不时看着对方笑,然后就自然地靠近,亲吻起来。

    没有太多杂念,那个吻,悠长而缠绵,吻吻停停地持续了好久,满满地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二人擦干身体回到床上,皇甫耀阳立刻就伸臂拥住她。

    “小野……你当时……真得想要打掉孩子吗?”

    “没有。”冷小野轻轻摇头,手就伸过去,覆住他的手掌,“我想得很清楚,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要生下他们,一个起名思阳,一个起名念阳。只要他们一懂事,我就会告诉他们,他们有一个如何伟大的爸爸。等他们长大成人,我会让他们去找你,那个时候,我们都老了,我想……你应该不会再记恨我和爸爸……”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