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坐在她对面,皇甫耀阳拿过餐具,却并没有吃饭。

    只是隔着桌子,看着她吃饭的样子。

    看着她伸叉子叉起菜,看着她用餐刀切割,看着她闭着唇轻轻地咀嚼,看着她拿过杯子喝水伸出舌尖舔掉唇角的酱汁……

    注意到她睫毛上挂着的水珠,皇甫耀阳吓了一跳。

    忙着放下餐具,伸手扶住她的手掌。

    “小野,你怎么了?”

    冷小野嘴里嚼着一块鱼肉抬起脸,一对眼睛里满是水色。

    “皇甫耀阳,我……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一起吃饭了!”

    看上去,她好像若无其事。

    可是在几个小时这前,她还以为,永远不会再有机会。

    不可能再触摸他,不可能再亲近他,不可能再和他一起吃饭、下棋……做所有事……

    现在,二个人终于可以这样,相对着一起吃饭。

    她的感概可想而知。

    她一句话,他的心都疼得缩成一团。

    起身走过来,皇甫耀阳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轻轻吻掉她眼角的泪水。

    “小傻瓜,你以为……我会放弃你吗?”

    自始至终,他从来没有想到放弃她,哪怕是知道冷子锐是他的“杀父仇人”的时候,也没有。

    “我……”冷小野嚼着东西,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我……我当时好害怕,我也不想放弃你的……可是我……我害怕你知道……我……我害怕你难过……”

    “我知道,我明白!”

    拿过纸巾帮她轻轻地拭掉眼泪,皇甫耀阳伸臂将她拢在怀里。

    好一会儿,冷小野才平静下来。

    抓住他的西装,不客气地在他的衬衫上蹭掉眼泪,她抬起脸,霸道地开口。

    “皇甫耀阳,我要你……喂我吃饭!”

    她话刚落,他已经将叉着肉的叉子送到她嘴边。

    “好好吃饭,一会儿吃完饭,我们下会棋,然后我帮你洗澡,抱你睡觉……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赖床,我会在床|上喂你早餐,给你穿衣服……”

    张口吃下他叉子上的肉,她扬着唇角,边嚼边点头。

    她的心思,他懂。

    不是非要她照顾他,而是想要享受一下他的亲近与温柔。

    而他,也有同样的想法。

    他喂一口,她就吃一口,直到小肚皮都吃得撑撑的,再也咽不下一口汁水,冷小野才起身端过他的盘子,喂他。

    吃完饭,两个人在一起下棋。

    从围棋到国际象棋,再到中国象棋……一样一样地换着玩,一直到她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这才作罢。

    收起沙发上的棋,皇甫耀阳抱着她走进浴室。

    二个人一起洗澡,不时看着对方笑,然后就自然地靠近,亲吻起来。

    没有太多杂念,那个吻,悠长而缠绵,吻吻停停地持续了好久,满满地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二人擦干身体回到床上,皇甫耀阳立刻就伸臂拥住她。

    “小野……你当时……真得想要打掉孩子吗?”

    “没有。”冷小野轻轻摇头,手就伸过去,覆住他的手掌,“我想得很清楚,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要生下他们,一个起名思阳,一个起名念阳。只要他们一懂事,我就会告诉他们,他们有一个如何伟大的爸爸。等他们长大成人,我会让他们去找你,那个时候,我们都老了,我想……你应该不会再记恨我和爸爸……”

    ……

    么

    …

第876章 鸡皮疙瘩落了一地(2)    因为年纪再加上气质方面的因素,女医生理所当然地把皇甫傲当成了女大公的丈夫。

    “工作固然重要,但是有些事情是比工作还重要的……好好陪陪她吧!”

    皇甫傲轻轻点头,道了谢从办公室走出来。

    走到病房附近,看着女大公所在的病房,皇甫傲犹豫着不敢敲门。

    他实在不敢想象,女大公看到他会是什么表情,很怕会再刺激到她,影响她的身体状况。

    远处,丽萨走过来。

    皇甫傲迅速转身,走向对面的通道。

    丽萨看看已经走远的他的背影,并没有太在意,推门走进病房,将买来的新毛巾放进抽屉。

    走到老管家身侧,丽萨心疼地拍拍老人家的肩膀,“时间不早了,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公爵先生和小姐也需要您。”

    老管家坐在床侧,目光温和地注视着女大公苍白的脸,站起身来,“我回去休息一下,凌晨的时候过来替你。”

    “好。”丽萨点点头,然后就向房间里的保镖轻轻抬手,“送管家先生回去。”

    一名保镖立刻就跟着老管家走出来,离开急诊室。

    丽萨坐在床侧,用热毛巾帮女大公小心地擦净手脸。

    门,被轻轻敲响。

    丽萨站起身,将门拉开。

    看到站在门外的皇甫傲,她眼底闪过惊色,戒备地看着他。

    “您……有事吗?”

    “我想……看她一眼。”

    皇甫傲微皱着眉,迎着她的视线。

    与他目光相对,丽萨微微皱眉,然后就让开了门的位置。

    “我会一直在这里看着你的。”

    “谢谢。”

    皇甫傲向她道了谢,缓步走到床头。

    看着枕头上,面色苍白地沉睡着的女大公,他颤抖着抬起手指,想要触摸她的脸,手还没有碰到她,就又缩了回来。

    从来没有想到,她这么多年,一直在为他守候。

    此刻,想象着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的艰辛,皇甫傲除了心疼,更多的是悔恨。

    他有什么资格……请求她的原谅呢?

    不,他没有,他不可原谅!

    深吸口气,皇甫傲抬手将那朵红色蔷薇花放到桌上。

    又注视着她一会儿,才坚难转身,走向门口。

    路过丽萨身侧,他停下脚步。

    “请……不要告诉她,我来过,我……我不想刺激到她。”

    丽萨抬眸,注视着眼前这个面色灰暗的男人,轻轻点头。

    “谢谢!”

    道了谢,皇甫傲转身走出急诊室。

    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走进斜对面的门诊楼,一直走上天台,才在天台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她的病房。

    虽然不敢奢望她的原谅,但是至少……他想……多看她几眼。

    ……

    ……

    酒店内。

    皇甫耀阳将冷小野带回来的时候,晚餐已经送到他的房间。

    助理看到二人回来,立刻就走上前来,将晚餐上盖着的银盖子揭开。

    “二位,请用餐!”

    “好香!”冷小野吸吸鼻子,人就坐到桌子前,拿过餐具,叉了一块菜送到嘴里,“恩……这五星酒店的大厨就是不一样,好吃。”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