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傲打开瓶子,倒了一杯酒,“她见了我只会更痛苦。”

    “女人吗,都是那个样子,你也知道我们家许夏,那发起脾气来,抓着菜刀追着我满大院的跑……”冷子锐向他扬扬杯子,“女人呢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你站在那里让她砍,她其实舍不得的。人家一个女人为了你受了这么多年委屈,你就在她床前跪三天都是应该的。”

    皇甫傲沉默了一会儿,猛地抓起面前的酒杯,一口饮尽,站起身来,走向门外。

    看着他身影消失在已经是华灯高起的门外,冷子锐抬腕看了看表,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向不远处的侍者做个手势,示意他收一下酒,他就走出门来,拦了一辆出租车,取出手机给冷小野发了一条短信。

    然后,打电话给许夏。

    “老婆,活动完了没有啊?”

    “快了,大概……再有半个小时就可以走了。”

    “一会儿见。”

    电话那头,许夏一愣。

    “你……你要过来接我?”

    “不行吗?”

    “当然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老公接老婆回家,有什么奇怪的?”冷子锐抬起右臂看看自己的右手,“小夏……我爱你。”

    “再见。”

    许夏直接把电话挂了。

    片刻,冷子锐手机轻响,已经收到一条短信。

    “我也爱你!ps:刚才助理在我旁边,说话不方便,还有……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信息来源——许夏。

    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冷子锐只是轻笑出声。

    “师傅,麻烦前面花店停一下,我买一束花。”

    劫后余生,自家媳妇儿还不知情,实话不能说,只能这样赔礼道歉了。

    ……

    ……

    医院,急诊室内。

    冷小野取出手机,打开冷子锐花过来的短信。

    “尽快想办法把皇甫耀阳从医院带走,另外……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你妈妈,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知道。”

    回了一条短信给爸爸,冷小野收起手机,抬脸看向从医生办公室回来的皇甫耀阳。

    “怎么样?”

    皇甫耀阳安慰地向她一笑,“医生说,一切都好,现在让她多休息。”

    冷小野放下心,“我……我有点饿。”

    “公爵先生。”老管家轻声开口,“您带小姐回去吧,这里有我和丽萨。”

    “是啊,公爵先生,小姐的身体也需要好好休息,您先带她回去吧。”丽萨也附和着劝道。

    走到床头,看看一直沉睡着没有醒来的女大公。

    “如果有事情,随时给我电话。”

    “好的。”

    老管家和丽萨齐应一声,皇甫耀阳就走过来,半拥住冷小野的身子,将她带出病房。

    二人坐上车子离开后不久,一辆出租车就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

    后车门推开,皇甫傲伸腿下了车。

    走进急诊室,他远远地看了看女大公的病房,转身走向了医生办公室,轻轻敲门。

    “请进!”

    门内,传出医生的声音。

    皇甫傲推门走进来,“您好……我是1108号病房患者的家人,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医生并没有怀疑眼前这个气宇轩昂的男人,轻轻地摇摇头,“身体状况还好,不过……精神状态不太好,这需要家人的好好照顾,尤其是您,一定要多关爱自己的妻子。”

    …

第874章 父亲与母亲(3)    “谢谢。”电话那头,皇甫傲轻声道谢。

    走出出口,看看站在台阶下不远处的皇甫傲,冷子锐挂断电话,收起手机。

    “差点断了我的右手,你是不是该请我好好喝顿酒?”

    皇甫傲皱着眉,“子锐,我……”

    “行了,别说对不起啊,现在我听到这三个字,我都头大。”冷子锐迈步走向停车的方向,“今天我这心情就像在做过山车一样,也就是我承压能力强,要是换了别人,都要被你玩疯了!”

    皇甫傲跟过来,轻声询问,“她的情绪怎么样?”

    “还好。”冷子锐皱着眉坐到车内,“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和我是一样的人……都比较能控制情绪,心里一定也很痛苦。”

    皇甫傲没有出声。

    冷子锐启动车子,一路将车驶出医院。

    ……

    ……

    病房内。

    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冷小野扶到床侧的椅子上,女大公就伸过手握住她的。

    “小野……你如果生气,就骂我两句。”

    冷小野扬扬唇角,“在我们中国,儿媳妇要是骂婆婆,那是大不敬的。您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别多想了。”

    今天这一天,不管是对于她和皇甫耀阳,还是对于女大公和她的父亲冷子锐,都是无比难熬的一天。

    谁的心情也不会好过。

    这个时候,说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

    庆幸的是,一切及时化解。

    坐在床边,冷小野也是心有余悸,此时的她赫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女大公实在是太过疲惫,很快就沉沉睡去。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从身后伸过手掌,半俯着身子,拥住坐在椅子上的冷小野,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从现在起,下次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再说分手这两个字。”轻轻吻吻她的发顶,他温柔又霸道地开口,“绝对……不许!”

    转过身,拥住他的腰身,冷小野在他怀里轻轻点头。

    ……

    ……

    酒吧。

    冷子锐轻轻转着酒杯,“这么说……你那次申请退伍,就是因为她?那为什么没去找她?”

    皇甫傲仰头喝干杯子里的酒,“我去了,找到她的时候,她在订婚宴上。”

    “不用猜也知道,人家以为你死了,要给孩子一个合理身份的吗?”冷子锐白他一眼,“你干吗不去抢?”

    “怎么抢?”皇甫傲苦笑,“如果你看到许夏一脸幸福地站在别的男人身边,要和他结婚了,对方是比你更适合她的人,你会去抢吗?”

    冷子锐抬手抹额,“然后,你就去了边境?”

    那个时候,本来是决定由他和皇甫傲一起组建鹰隼大队,这个视军装如命的男人,却突然打了报告,无论如何也要退伍。

    过了没多久,竟然又去当了新兵,一头扎到边镜一个最边远的哨卡上一呆就是一年。

    “我真是没想到。”冷子锐轻轻摇头,“你这样的家伙,也会为情所困。”

    从椅子上站起身,冷子锐伸手从架上抽下一瓶烈酒,放到皇甫傲面前。

    “这个不收你钱,喝完了,去向她道歉。”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