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谢谢。”电话那头,皇甫傲轻声道谢。

    走出出口,看看站在台阶下不远处的皇甫傲,冷子锐挂断电话,收起手机。

    “差点断了我的右手,你是不是该请我好好喝顿酒?”

    皇甫傲皱着眉,“子锐,我……”

    “行了,别说对不起啊,现在我听到这三个字,我都头大。”冷子锐迈步走向停车的方向,“今天我这心情就像在做过山车一样,也就是我承压能力强,要是换了别人,都要被你玩疯了!”

    皇甫傲跟过来,轻声询问,“她的情绪怎么样?”

    “还好。”冷子锐皱着眉坐到车内,“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和我是一样的人……都比较能控制情绪,心里一定也很痛苦。”

    皇甫傲没有出声。

    冷子锐启动车子,一路将车驶出医院。

    ……

    ……

    病房内。

    皇甫耀阳小心地将冷小野扶到床侧的椅子上,女大公就伸过手握住她的。

    “小野……你如果生气,就骂我两句。”

    冷小野扬扬唇角,“在我们中国,儿媳妇要是骂婆婆,那是大不敬的。您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别多想了。”

    今天这一天,不管是对于她和皇甫耀阳,还是对于女大公和她的父亲冷子锐,都是无比难熬的一天。

    谁的心情也不会好过。

    这个时候,说谁对谁错,已经没有意义。

    庆幸的是,一切及时化解。

    坐在床边,冷小野也是心有余悸,此时的她赫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女大公实在是太过疲惫,很快就沉沉睡去。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从身后伸过手掌,半俯着身子,拥住坐在椅子上的冷小野,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从现在起,下次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再说分手这两个字。”轻轻吻吻她的发顶,他温柔又霸道地开口,“绝对……不许!”

    转过身,拥住他的腰身,冷小野在他怀里轻轻点头。

    ……

    ……

    酒吧。

    冷子锐轻轻转着酒杯,“这么说……你那次申请退伍,就是因为她?那为什么没去找她?”

    皇甫傲仰头喝干杯子里的酒,“我去了,找到她的时候,她在订婚宴上。”

    “不用猜也知道,人家以为你死了,要给孩子一个合理身份的吗?”冷子锐白他一眼,“你干吗不去抢?”

    “怎么抢?”皇甫傲苦笑,“如果你看到许夏一脸幸福地站在别的男人身边,要和他结婚了,对方是比你更适合她的人,你会去抢吗?”

    冷子锐抬手抹额,“然后,你就去了边境?”

    那个时候,本来是决定由他和皇甫傲一起组建鹰隼大队,这个视军装如命的男人,却突然打了报告,无论如何也要退伍。

    过了没多久,竟然又去当了新兵,一头扎到边镜一个最边远的哨卡上一呆就是一年。

    “我真是没想到。”冷子锐轻轻摇头,“你这样的家伙,也会为情所困。”

    从椅子上站起身,冷子锐伸手从架上抽下一瓶烈酒,放到皇甫傲面前。

    “这个不收你钱,喝完了,去向她道歉。”

    ……

    么

    …

第873章 父亲与母亲(2)    轻手轻脚地走过来,他没有去打扰皇甫耀阳和冷小野,只是侧脸看向老管家,“公爵先生她……还好吗?”

    “医生还在里面。”老管家轻声答道。

    正说着,急诊室的门已经被医生推开。

    几个人同时移过目光,医生抬手摘下口罩。

    “她已经清醒过来了,不过……一天两次晕迷,这样的情况非常不好,我必须提醒你们……绝对不能再让她情绪激动,否则……”医生皱着眉,责备地看看众人,“我不保证,她的身体和心脏能承受得了。”

    “那我们能进去看看她吗?”冷小野问。

    医生轻轻点头,“人不要太多,不要让她再激动了。”

    “我们知道。”冷小野拉住皇甫耀阳,走进病房。

    病房内,女大公面色苍白地躺在枕上。

    看到结伴走进来的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她眼中闪过一抹亮色,视线就落在冷子锐的身上。

    “……”

    “都是一家人,别说了。”冷子锐知道她想要报歉,截住了她的话头,走到她的床侧,“我知道你很喜欢小野,她从此以后,多一个母亲,我非常高兴。”

    女大公轻轻点头,手就向他伸过来,抬手,冷子锐轻轻托住她的手掌。

    “你……你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小野应该……以你……以你为荣!”

    “您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冷子锐抬眸,看看病床那侧的皇甫耀阳和冷小野,“耀阳也会以您为荣。”

    床侧,年轻男女互相抱着彼此的手掌,冷小野泪流满面,皇甫耀阳虽然努力控制,略显粗重的呼吸亦已经出卖他的情绪。

    将女大公的手臂放到床上,冷子锐转身,走到二人身侧。

    他抬手向冷小野伸过手掌,上前一步,冷小野伸臂拥住他。

    “爸!”

    拥着女儿,冷子锐的心中也同样满是感动。

    为了自己,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足见她对自己有多在意。

    有这样的女儿,他就是真得为她死了,也甘心。

    安慰地拍拍她的背,一直到冷小野情绪平静下来,他才抬手将女儿的身子扶正,拉住她的手掌,看向皇甫耀阳。

    “耀阳,从今天起……我正式把女儿交给你!”

    哪怕是在误会他是杀父仇人的时候,皇甫耀阳依旧将冷小野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这个男人对自己女儿的爱,已经不需要任何质疑。

    冷子锐相信,这个男人会像自己一样,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宠爱她、保护她。

    说着,他就将冷小野的手掌,送到皇甫耀阳面前。

    伸手,接住冷小野的手掌,皇甫耀阳用自己的两手将那两只小手拢在掌心,轻轻的,却又是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冷子锐耸耸肩膀,脸上又恢复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你们二个好好照顾妈妈,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着,他就转脸看向女大公。

    “晚一点,我和许夏一起过来看您,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

    女大公轻轻点头。

    冷子税拍拍冷小野和皇甫耀阳的肩膀,转身走出病房。

    一路走出出口,他就取出手机拨通皇甫傲的电话。

    “她现在已经清醒了,不用担心。”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