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轻手轻脚地走过来,他没有去打扰皇甫耀阳和冷小野,只是侧脸看向老管家,“公爵先生她……还好吗?”

    “医生还在里面。”老管家轻声答道。

    正说着,急诊室的门已经被医生推开。

    几个人同时移过目光,医生抬手摘下口罩。

    “她已经清醒过来了,不过……一天两次晕迷,这样的情况非常不好,我必须提醒你们……绝对不能再让她情绪激动,否则……”医生皱着眉,责备地看看众人,“我不保证,她的身体和心脏能承受得了。”

    “那我们能进去看看她吗?”冷小野问。

    医生轻轻点头,“人不要太多,不要让她再激动了。”

    “我们知道。”冷小野拉住皇甫耀阳,走进病房。

    病房内,女大公面色苍白地躺在枕上。

    看到结伴走进来的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她眼中闪过一抹亮色,视线就落在冷子锐的身上。

    “……”

    “都是一家人,别说了。”冷子锐知道她想要报歉,截住了她的话头,走到她的床侧,“我知道你很喜欢小野,她从此以后,多一个母亲,我非常高兴。”

    女大公轻轻点头,手就向他伸过来,抬手,冷子锐轻轻托住她的手掌。

    “你……你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小野应该……以你……以你为荣!”

    “您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冷子锐抬眸,看看病床那侧的皇甫耀阳和冷小野,“耀阳也会以您为荣。”

    床侧,年轻男女互相抱着彼此的手掌,冷小野泪流满面,皇甫耀阳虽然努力控制,略显粗重的呼吸亦已经出卖他的情绪。

    将女大公的手臂放到床上,冷子锐转身,走到二人身侧。

    他抬手向冷小野伸过手掌,上前一步,冷小野伸臂拥住他。

    “爸!”

    拥着女儿,冷子锐的心中也同样满是感动。

    为了自己,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足见她对自己有多在意。

    有这样的女儿,他就是真得为她死了,也甘心。

    安慰地拍拍她的背,一直到冷小野情绪平静下来,他才抬手将女儿的身子扶正,拉住她的手掌,看向皇甫耀阳。

    “耀阳,从今天起……我正式把女儿交给你!”

    哪怕是在误会他是杀父仇人的时候,皇甫耀阳依旧将冷小野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这个男人对自己女儿的爱,已经不需要任何质疑。

    冷子锐相信,这个男人会像自己一样,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宠爱她、保护她。

    说着,他就将冷小野的手掌,送到皇甫耀阳面前。

    伸手,接住冷小野的手掌,皇甫耀阳用自己的两手将那两只小手拢在掌心,轻轻的,却又是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了。”冷子锐耸耸肩膀,脸上又恢复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你们二个好好照顾妈妈,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着,他就转脸看向女大公。

    “晚一点,我和许夏一起过来看您,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

    女大公轻轻点头。

    冷子税拍拍冷小野和皇甫耀阳的肩膀,转身走出病房。

    一路走出出口,他就取出手机拨通皇甫傲的电话。

    “她现在已经清醒了,不用担心。”

    …

第872章 父亲与母亲(1)    皇甫傲握紧受伤的手指,一脸歉意地转过脸。

    “小野……我……非常报歉,对不起。”

    皱着眉,迎上他的目光,注视着他那对比普通人要浅上许多,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光泽的眸子。

    冷小野愣了一下。

    “皇甫伯伯,你……”

    “小野。”冷子锐弯身从地上捡起那把带血的刀,“下楼去看看女大公。”

    冷小野轻轻点头,“好。”

    皱眉看看皇甫傲,她转身下楼。

    将刀收回身上的刀鞘,冷子锐从身上取出一块帕子,走过来,扶住皇甫傲的手掌。

    “子锐……”皇甫傲缩回手掌,“对不起!”

    将他的手抓回来,用帕子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冷子锐反手抓住他的衣领,右手扬起就是一拳。

    皇甫傲退了两步,站着没有动。

    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衣领,冷子锐抬手再次扬起拳头,挥到他脸前,又收住。

    深吸口气,他皱眉缩回两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傲抬手,将那张破损的照片送过来。

    冷子锐接过照片,看着照片中的自己,皱起眉。

    “这是……飓风行动?!”

    “没错。”

    皇甫傲轻轻点头。

    “该死!”冷子锐捏紧那张照片,“那孩子……是你的孩子?!”

    皇甫傲深吸口气,“我不知道,子锐。我……我从来不知道他的存在。”

    冷子锐没有出声。

    “对不起,子锐。”皇甫傲皱着眉,一脸歉意地看向冷子锐,“我没想到是因为我,我很报歉,伤害了你和小野。”

    “你伤害得不是我和小野,是耀阳和他的妈妈。”冷子锐皱着眉,心疼地看着他,“耀阳他……恐怕不会原谅你的。”

    皇甫傲抬脸,注视着远处的天空。

    “我……并不奢望他的原谅,我……我不配!”

    “哥……”

    一脸心疼地看着他,冷子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去吧,去帮我看看她。”皇甫傲轻声说道。

    “那你呢?”冷子锐皱着眉问。

    “她现在一定不想见到我。”皇甫傲松开冷子锐,迈步走到围墙边,“你去吧。”

    “好。”冷子锐转过身来拍拍他的肩膀,“我先下去看看,有什么情况会及时通知你。”

    从地上捡起那把象牙小手枪,装进口袋,冷子锐叹了口气,迈步下楼。

    ……

    ……

    楼下,病房外。

    冷小野走过来,抬起手掌扶住坐在椅子上的皇甫耀阳的肩膀。

    “她怎么样?”

    抬起脸,皇甫耀阳从椅子上站起身,心疼地扶住她的小脸。

    “小野,我很报歉,我应该早一点想到的。”

    “皇甫耀阳!”

    眼珠发热,冷小野伸臂过来拥住他,然后就在他怀里大哭起来。

    从早上到现在,这一天的时间,她几乎要崩溃了。

    一直忍到现在的委屈,终于在他怀里暴发出来。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一拥着她,一遍遍地吻着她的头发。

    心中,满是心疼。

    这样的选择,这样的折磨……本来应该是属于他的,却让她替他承受。

    冷子锐从楼上走下来,看着楼道里相拥的男女,一块大石终于落地。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