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和众人同时动容。

    “爸!”

    冷小野注视着面前父亲的身影,心疼如割,眼前一黑,她身体发软,人就无力地向着地面倒下去。

    “小野!”皇甫耀阳急冲过来,双膝跪地,接住她倒下来的身体,“快叫医生!”

    冷子锐和女大公同时冲过来,帮她一起把冷小野扶到病房上。

    “小野……”冷子锐扶住她的一只手臂,另一只手就伸过来掐住她的人中,“坚强一点……听话,醒过来!”

    有人冲进走廊,将医生和护士叫进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冷小野身上。

    此时此时,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些所谓的仇恨,都是皱着眉,关注着床上的冷小野。

    不同颜色的眸子里,写着同样的担心与关切。

    “小野!”皇甫耀阳握着她的一只手掌,“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想到的。”

    一想到,这半天来,她受着怎么样的心理煎熬,皇甫耀阳的心都要疼碎了。

    女大公站在一旁,也是眼泪纵横,“小野……对不起……我不应该告诉你的……”

    医生和护士冲进来,帮冷小野吸上氧气,进行急救。

    “请你们先出去好吗?”一名护士提醒道,“这样会影响我们对她的救治。”

    老管家和丽萨、助理几人立刻走上前来,将几个一起拉到室外。

    站在窗边,看着枕上的冷小野,冷子锐这个一向强硬如山的汉子,也是眼角噙泪。

    他最疼爱的女儿,因为他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为了掩饰真相,还在他的面前强颜欢笑,那该是何等的痛苦与煎熬!

    因为只是一时激动的晕迷,冷小野很快就清醒过来。

    护士一开门,皇甫耀阳就第一个冲进去。

    女大公也想要冲进病房,却被冷子锐拉住胳膊。

    “我们换一个地方谈!”

    迎上他的眼睛,女大公停下脚步。

    冷子锐转身,走向天台,女大公也跟着他走过来。

    老管家和丽萨对视一眼,都是有些犹豫。

    皇甫耀阳冲进病房,扶住冷小野的胳膊,“小野……”

    “不用太担心,她只是心情激动引起的大脑缺氧。”医生说道。

    冷小野的目光掠过皇甫耀阳的脸,看看他身后。

    “我爸和你妈妈呢?!”

    皇甫耀阳转过脸,这才发现两个人都已经不在。

    “他们……”老管家深吸口气,“往楼梯的方向走了。”

    冷小野心头一紧,挣扎着就要起身。

    “别动,我抱你过去!”

    皇甫耀阳伸臂抱住她,急步走出病房。

    天台上。

    冷子锐停下脚步,转过身,注视着女大公。

    “我理解你的心情,所以您恨我是应该的。我也知道,不可能得到你的原谅,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的女儿。

    只有原谅,才能让女儿能够继续和皇甫耀阳在一起,享受她本应该享受的幸福人生。

    女大公抬起手中的枪,“我永远也不可能……原谅你!”

    她嘴里这么说,握枪的手却在颤抖。

    她应该杀他的,她发过誓,可是……可是他是那个人的父亲。

    …

第871章 真相(4)    那样一个可爱的、精灵的女孩子,女大公不忍心……她不忍心夺走这样一个孩子的父亲。

    她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几乎要握不住手中的枪。

    终于,象牙手枪落地。

    冷子锐扫了一把地上的枪。

    “我不能死,否则,小野此生都不会心安。但是,我可以还你一条腿或者一只胳膊,或者你想让我后半生都在轮椅上度过……随便你要什么,提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你能原谅我,让两个孩子在一起。”

    冷子锐抬起右手,在他的右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短刃。

    “你选吧!”

    女大公咬着牙,说不出话来。

    冷子锐将刀递到左手,“既然你不说,我自己随便选一个,我杀人的时候习惯用右手,现在,我把右手给你!”

    抬起右手,他握紧左手的短刃,猛地挥下。

    “住手!”

    男人几乎要变腔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伴着脚步声,一个身影已经如风一样地冲过来,在半空中握住冷子锐刺下来的刀,刀尖在距离冷子锐的肌肤不足半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有血滑下来,顺着他的刀尖滴落在他的肌肤上。

    冷子锐抬起脸,看着眼前的皇甫傲。

    “哥?!”

    “该死的是我!”皇甫傲用力夺下他手中的刀,缓缓转过身,看向正一脸错愕看向他的女大公,“coco……对不起!”

    天台的门被踢开,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冲上天台。

    看到这情景,错愕地停下脚步。

    不远处,看到皇甫傲的脸,女大公如被雷击,人在原地愣了足有十几秒才反应过来。

    “你……你是皇……甫?!”

    皇甫傲握着手中的刀,任刀刃割进肌肤,也没有松开半点。

    “是我。”

    “你……”女大公向他迈了一步,突然又停下来,弯下身,她一把抓起地上的枪,指上他的脸,“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以为他死了,他为他哭了二十几年,为了想要帮他复仇,这把枪在身上带了二十几年。

    因为他的死,她误会冷子锐,也因为这些事情,她差点毁了冷小野和皇甫耀阳的幸福……

    这个混蛋,他竟然还活着!

    抓着枪,瞄准眼前的皇甫傲。

    女大公全身都在颤抖,勾着扳机的手指却用不上半点力气。

    “我……我……我恨你……”

    说出这三个字,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从她脸上划下来的眼泪,淌落在地的时候,她的人亦已经脱力向地面倒下。

    恨与怒,喜与悲……太多的情绪冲击之下,她的精神亦已经到了支撑的极限。

    “coco!”

    皇甫傲丢下手中的刀,冲过来接过她的身子。

    皇甫耀阳与抱着冷小野冲过来,将她放到地上,他一手扶住女大公的胳膊,一手就用力将皇甫傲推开。

    “滚开,你没有资格碰她!”

    冷子锐上前一步,接住皇甫傲倒过来的身子。

    “耀阳,快带你妈妈去病房。”

    将coco从地上抱起来,皇甫耀阳目光愤恨地看一眼皇甫傲,转身急步奔下天台。

    “爸爸,皇甫伯伯?!”冷小野的视线扫过皇甫傲满是鲜血的手掌,“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