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样一个可爱的、精灵的女孩子,女大公不忍心……她不忍心夺走这样一个孩子的父亲。

    她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几乎要握不住手中的枪。

    终于,象牙手枪落地。

    冷子锐扫了一把地上的枪。

    “我不能死,否则,小野此生都不会心安。但是,我可以还你一条腿或者一只胳膊,或者你想让我后半生都在轮椅上度过……随便你要什么,提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你能原谅我,让两个孩子在一起。”

    冷子锐抬起右手,在他的右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短刃。

    “你选吧!”

    女大公咬着牙,说不出话来。

    冷子锐将刀递到左手,“既然你不说,我自己随便选一个,我杀人的时候习惯用右手,现在,我把右手给你!”

    抬起右手,他握紧左手的短刃,猛地挥下。

    “住手!”

    男人几乎要变腔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伴着脚步声,一个身影已经如风一样地冲过来,在半空中握住冷子锐刺下来的刀,刀尖在距离冷子锐的肌肤不足半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有血滑下来,顺着他的刀尖滴落在他的肌肤上。

    冷子锐抬起脸,看着眼前的皇甫傲。

    “哥?!”

    “该死的是我!”皇甫傲用力夺下他手中的刀,缓缓转过身,看向正一脸错愕看向他的女大公,“coco……对不起!”

    天台的门被踢开,皇甫耀阳抱着冷小野冲上天台。

    看到这情景,错愕地停下脚步。

    不远处,看到皇甫傲的脸,女大公如被雷击,人在原地愣了足有十几秒才反应过来。

    “你……你是皇……甫?!”

    皇甫傲握着手中的刀,任刀刃割进肌肤,也没有松开半点。

    “是我。”

    “你……”女大公向他迈了一步,突然又停下来,弯下身,她一把抓起地上的枪,指上他的脸,“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以为他死了,他为他哭了二十几年,为了想要帮他复仇,这把枪在身上带了二十几年。

    因为他的死,她误会冷子锐,也因为这些事情,她差点毁了冷小野和皇甫耀阳的幸福……

    这个混蛋,他竟然还活着!

    抓着枪,瞄准眼前的皇甫傲。

    女大公全身都在颤抖,勾着扳机的手指却用不上半点力气。

    “我……我……我恨你……”

    说出这三个字,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从她脸上划下来的眼泪,淌落在地的时候,她的人亦已经脱力向地面倒下。

    恨与怒,喜与悲……太多的情绪冲击之下,她的精神亦已经到了支撑的极限。

    “coco!”

    皇甫傲丢下手中的刀,冲过来接过她的身子。

    皇甫耀阳与抱着冷小野冲过来,将她放到地上,他一手扶住女大公的胳膊,一手就用力将皇甫傲推开。

    “滚开,你没有资格碰她!”

    冷子锐上前一步,接住皇甫傲倒过来的身子。

    “耀阳,快带你妈妈去病房。”

    将coco从地上抱起来,皇甫耀阳目光愤恨地看一眼皇甫傲,转身急步奔下天台。

    “爸爸,皇甫伯伯?!”冷小野的视线扫过皇甫傲满是鲜血的手掌,“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第869章 真相(2)    女大公将枪藏在身后,“没……没什么。”

    “你为什么拿枪指着他?!”皇甫耀阳皱眉盯着女大公的脸,“为什么?!”

    “这……”女大公咬咬嘴唇,声调猛地升高,“这是我们两个的事情,与你无关……出去!”

    她答应过冷小野,不告诉皇甫耀阳。

    事实上,就算是冷小野不打那个电话,她也不打算告诉儿子。

    这件事情,太残酷。

    皇甫耀阳捏起那张夹在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里的破损照片,“那这个又怎么解释?”

    走廊里,老管家和丽萨等人听到病房里的争吵声,都是担心地冲过来。

    此时,冷小野亦已经赶到医院,凭着手表上的定位仪寻找出来。

    心急如焚的她,刚好看到几个人向病房内冲的这一幕,心中只担心皇甫耀阳有事,她立刻就加快脚步,顾不得太多就从门外冲了进来。

    “耀阳!”

    一进门,看到拿着枪的女大公和站在她面前的父亲,冷小野直接傻了。

    三个人也没有想到,她会出现,也都是吃了一惊。

    几秒钟之后,冷小野冲过来,挡在冷子锐面前。

    冷子锐皱着眉,“小野?!”

    冷小野注视着女大公,一脸地恳求,“coco,我求你,不要……不要杀他!我求你,不要杀我爸爸!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执行任务……”

    “只是执行任务?”女大公含着泪怒喝出声,“执行任务就可以杀死别人的爱人,就可以夺走一个孩子的父亲吗……”

    想到这里,心中愤恨难加,她猛地抬起枪指住冷子锐。

    冷小野伸着双臂,护住身后的冷子锐,“如果你非要报仇的话,我的命赔给你……”

    女大公怒吼,“小野,你让开,这些事情与你无关!”

    “可是,他是我爸爸!”冷小野哭着说道。

    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的皇甫耀阳,突然开口。

    “让他们走。”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皇甫耀阳脸上。

    伸过手掌,他抬手压下女大公握着枪的右手,将那只象牙小手枪夺到自己手里。

    “小野……带你爸爸走吧!”

    “耀阳……”

    冷小野哭得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走啊!”

    皇甫耀阳沉声吼道。

    事情到了现在,他亦已经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女大公一直说要杀的人,就是他的杀父仇人,而那个人就是冷子锐。

    “对……对不起!”

    冷小野哭着转过身,拉着冷子锐想要走。

    可是冷子锐站在原地没有动。

    冷子锐抬手扶住冷小野的肩膀,将她轻轻推到一边,走上前来,向女大公深深地鞠了一躬。

    “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很报歉,我也会付应付的责任。但是,请你不要牵怒于小野,她现在怀着特蕾莎家族的除了这个,她和耀阳深爱彼此,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是束缚他们的理由。我想,您也不会甘心毁掉她腹中两个婴儿的性命。”

    他直起身子,疼爱地看看早已经哭成泪人的冷小野。

    “我现在,正式与她断绝父女关系,从现在起,她不是冷家人,也不是你们的仇家。”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