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没有!”

    皇甫耀阳一把将她转过脸,“那好,你看着我的眼睛,再把你刚才的话说一遍!”

    “我……”

    迎上他的异色双瞳,冷小野只是说不出话来。

    对着他的眼睛,她跟本不能撒谎,极力控制,眼睛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从她的眼睛里,皇甫耀阳看到了委屈,还有更多复杂的情绪。

    抬起手掌,轻轻地抚过她的脸,他捧着她的小脸,询问。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妈妈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冷小野咬着唇,不说话。

    是她的父亲杀了他的爸爸,害他这么多年一直过着没有父亲的生活,害他从小被人骂杂种,害他这么多年来都要让一只眼睛暗无天日……

    如果他的父亲活着,他会和她一样,有美好的童年,有快乐的回忆……

    可是现在,他的回忆完全是一片灰暗、冰冷、孤单。

    这一切,都是拜冷子锐所赐。

    可是他,却爱上了仇人的女儿?!

    这要她怎么说?!

    如果她是女大公,她也会恨,可能会比她更恨。

    如果她是皇甫耀阳呢?!

    冷小野不敢去想……

    抬起手掌,她再一次推开皇甫耀阳的双手。

    “放手吧,皇甫耀阳,回你的国家去,不要再来找我了……”

    “小野,别任性……”皇甫耀阳皱眉迈前一步,伸手想要拉她的手掌,

    “我就是任性,我愿意任性!”冷小野哭着喊推开他,“你走啊,走啊……快走啊!”

    用力将皇甫耀阳推开,她转身就跑,脚下一绊,她差点摔倒。

    皇甫耀阳飞扑过来,扶住她差点摔倒的身子。

    “放开!”

    冷小野狠心推开他。

    “小野,你小心孩子!”皇甫傲也跑过来,看一眼情绪激动的冷小野,他皱眉拦住皇甫耀阳,“耀阳,这样吧,先把她交给我,你先回去……”

    “不行!”皇甫耀阳固执地推开他,还要去追冷小野。

    “你这样逼她只会适得其反的!”皇甫傲一把拉住他,“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给你打电话。”

    看着越走越远的冷小野,皇甫耀阳咬牙停下脚步。

    “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拍拍他的肩膀,皇甫傲大步向冷小野追过去。

    看着二人的身影渐渐远去,皇甫耀阳只是气得转身,一拳砸在人行道的一棵树上。

    转身,冲到车侧,他拉开车门,启动车子,疯子一样地将开驶出小巷,向着酒店的方向开过去。

    “小野!”巷子另一侧,皇甫傲小跑两步,拦住冷小野,“我知道,你肯定是有原因的,伯伯送你回家,我们和你爸妈一起,好好商量一下,好不好?”

    “我不想回去。”冷小野绕过他想走。

    “小野!”皇甫傲抓住她的手腕,“要不……你先跟伯伯回家?”

    “皇甫伯伯,我求你了,你就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

    “不好。”皇甫傲语气深沉,“你应该清楚,你现在这个状态,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乖乖听话,先跟伯伯回去,洗把脸,好好地冷静冷静。”

    …

第860章 这是……我爸爸?!(2)    “站住!”女大公厉喝着站起身,“好,你想知道为什么是吗……好,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冷小野转过脸,注视着她,“为什么?”

    女大公摇摇晃晃地走进书房,从抽屉里取出那张照片,转身走回来,送到她面前。

    “看看这个人!”

    冷小野接过她手中的照片,将被刀割坏的照片,小心地拼接在一处。

    看着照片中的男子,她瞬间石化在原地。

    “这是……我爸爸?!”

    她见过父亲年轻时的照片,而且,那时候的冷子锐与现在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的父亲。

    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冷小野错愕地抬起脸。

    “您……您怎么会有我爸爸的照片?”

    女大公无力地摇头,“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这张照片……我宁愿我没有和king合好,我宁愿没有来北京,什么都不知道……那样,也许你和king可以永远在一起……”

    “我爸爸他……”冷小野咬咬嘴唇,“他……他做过什么?”

    “他……”女大公的声音颤抖着,“他……他杀了那个人。”

    冷小野的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谁?”

    “king的父亲!”女大公哭着说道,“我亲眼看到的,小野,这张照片就是当时的照片……你知道吗,我们原本准备结婚的,那天我刚刚知道自己怀孕,就像你现在一样……可是,他杀了他,我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失去了父亲!”

    冷小野的心猛地收缩,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手中的照片无力地脱手落地,她已经不能思考,忘了伤心也忘了难过,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

    看着面前那女孩子的样子,女大公也是一阵心疼。

    这事实太残酷,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一步,她绝对不会说出来。

    换做任何的事情,她都可以原谅,唯独这件……不行!

    “小野,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可是我……我没有办法接受你的父亲,对不起!”

    “我……”冷小野终于回过神来,“我……我知道了,对……对不起……”

    转身,她硬撑着走到门边,拉开门,走出来。

    “小姐?!”老管家从走廊里迎过来,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担心地扶住她的胳膊,“您……您还好吧?”

    冷小野没有回答,只是伸过手去,推开老管家的手掌,如行尸走肉一样地向前走去。

    “小姐!”

    老管家唤了她一声,再看看房间里的女大公,他放开步子,追向冷小野。

    追到电梯边的时候,冷小野已经将电梯门闭紧。

    “小姐!”

    老管家看看下行的电梯,转身往回跑,急急地敲响皇甫耀阳的房门。

    门内,皇甫耀阳刚刚洗完澡,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

    听到敲门声,他脸上一喜。

    “臭丫头,比我还着急吗?!”

    迈步走过来拉开房门,他并没有看到自己认为的冷小野,看到的却是老管家急切地脸。

    “威尔?”

    “快……快点,小……小姐走了……”

    “小野?!”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