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站住!”女大公厉喝着站起身,“好,你想知道为什么是吗……好,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冷小野转过脸,注视着她,“为什么?”

    女大公摇摇晃晃地走进书房,从抽屉里取出那张照片,转身走回来,送到她面前。

    “看看这个人!”

    冷小野接过她手中的照片,将被刀割坏的照片,小心地拼接在一处。

    看着照片中的男子,她瞬间石化在原地。

    “这是……我爸爸?!”

    她见过父亲年轻时的照片,而且,那时候的冷子锐与现在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的父亲。

    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冷小野错愕地抬起脸。

    “您……您怎么会有我爸爸的照片?”

    女大公无力地摇头,“如果可以,我宁愿没有这张照片……我宁愿我没有和king合好,我宁愿没有来北京,什么都不知道……那样,也许你和king可以永远在一起……”

    “我爸爸他……”冷小野咬咬嘴唇,“他……他做过什么?”

    “他……”女大公的声音颤抖着,“他……他杀了那个人。”

    冷小野的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谁?”

    “king的父亲!”女大公哭着说道,“我亲眼看到的,小野,这张照片就是当时的照片……你知道吗,我们原本准备结婚的,那天我刚刚知道自己怀孕,就像你现在一样……可是,他杀了他,我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失去了父亲!”

    冷小野的心猛地收缩,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手中的照片无力地脱手落地,她已经不能思考,忘了伤心也忘了难过,脑海中只是一片空白。

    看着面前那女孩子的样子,女大公也是一阵心疼。

    这事实太残酷,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一步,她绝对不会说出来。

    换做任何的事情,她都可以原谅,唯独这件……不行!

    “小野,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可是我……我没有办法接受你的父亲,对不起!”

    “我……”冷小野终于回过神来,“我……我知道了,对……对不起……”

    转身,她硬撑着走到门边,拉开门,走出来。

    “小姐?!”老管家从走廊里迎过来,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担心地扶住她的胳膊,“您……您还好吧?”

    冷小野没有回答,只是伸过手去,推开老管家的手掌,如行尸走肉一样地向前走去。

    “小姐!”

    老管家唤了她一声,再看看房间里的女大公,他放开步子,追向冷小野。

    追到电梯边的时候,冷小野已经将电梯门闭紧。

    “小姐!”

    老管家看看下行的电梯,转身往回跑,急急地敲响皇甫耀阳的房门。

    门内,皇甫耀阳刚刚洗完澡,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

    听到敲门声,他脸上一喜。

    “臭丫头,比我还着急吗?!”

    迈步走过来拉开房门,他并没有看到自己认为的冷小野,看到的却是老管家急切地脸。

    “威尔?”

    “快……快点,小……小姐走了……”

    “小野?!”

    …

第861章 这是……我爸爸?!(3)    “对,小……小姐刚才去了公爵先生的房子,然后……就……就哭着走了……”

    皇甫耀阳的心瞬间一沉,当即迈步冲出门来。

    女大公站在不远处的走廊里,厉声下令,“拦住他!”

    保镖们犹豫着走过来,皇甫耀阳在走廊里转过脸,看着身后的母亲,“你这样做,我会恨你的!”

    女大公咬着牙,握着双拳,“我宁愿你恨我!”

    她宁愿他恨她,也不愿意他和她一样纠结、痛苦,在爱与恨之间挣扎。

    今天他离开冷小野,或者会痛苦一时,可是如果他们结合,将会痛苦一世。

    咬着牙转身,皇甫耀阳一拳击开眼前的保镖。

    “全部给我滚开!”

    放开步子,他大步冲到电梯前,看了看距离楼层很远的电梯,皇甫耀阳转身冲向楼梯的方向。

    女大公站在走廊里,看着儿子消失的身影。

    “king!”

    唤了他一声,她终于坚持不住,无力地跌倒在地。

    “公爵先生!”

    众人齐拥过来,扶住她的身子。

    ……

    ……

    大堂。

    电梯门分开,冷小野一脸木然地从电梯门走出来,脚步沉重地穿过大堂。

    她的眼上,泪痕已干。

    心疼得太厉害,已至于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她原本以为,只要他们相爱,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他们在一起。

    到了现在,才意识到,她错了。

    口袋里,手机响起。

    冷小野摸出手机看看上面皇甫耀阳的号码,手指移到接听键上,终于还是狠心挂断,加快脚步走出酒店。

    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到空车。

    她正在急燥的时候,一辆车已经驶过来,停在她的身侧。

    “小野?!”

    冷小野抬起脸,看向车内。

    滑下的车窗内,露出皇甫傲的脸。

    “小野!”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不用回头,冷小野也知道是皇甫耀阳追过来。

    她没有回头,只是咬着牙拉开车门坐进皇甫傲车子的副驾驶。

    “皇甫伯伯,快开车!”

    皇甫傲看着从大堂里追出来的皇甫耀阳,“那……不是耀阳吗?”

    “我求你!”冷小野急声说道,“快开车!”

    皇甫傲看看追过来的皇甫耀阳,踩上油门,车子立刻就驶入车流。

    后视镜里映出皇甫耀阳的身影,一边奔过来,他还在唤她的名字。

    冷小野依旧没有回头,她只是抬起手掌,捂住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

    不听,不看。

    出租车急驶入车流,皇甫耀阳飞身跳下台阶,看着没入车流内的出租车,猛地冲上公路,后面的车子尖叫着停下来。

    “你不想活了!”

    司机探出脸来怒骂道。

    冲过去,一把将司机从车内拉下来,皇甫耀阳扭身坐进车内。

    “你的车我买了!”

    “喂!”司机从地上爬起来,骂骂咧咧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疯子,大白天就敢抢劫……我现在就报警!”

    老管家和助理急急地追过来,老管家忙着拦住那个司机,“对不起啊,非常报歉,您的车子多少钱,我付您双倍。”

    司机错愕地看看老管家,抬手揉了揉眼睛。

    他……不是做梦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