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隔壁的房间内,皇甫耀阳皱眉站在窗边。

    注视着窗外的城市,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拂掉了桌上的东西,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和笔叮叮当当地落了一地。

    他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原本还以为,这一次两家人可以坐在一起,谈谈结婚的事情,哪想到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等到明天天亮,他该如何面对冷小野?

    门,被敲响。

    皇甫耀阳不悦开口,“谁?”

    “公爵先生,是我,麦克。”门外,传来助理麦克的声音。

    “进来!”

    麦克推门走进来,看着地上散落的东西,怔了怔,也没敢多问,只是迈步走过来,将手中的一沓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放到桌上。

    “这是小姐的身份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已经处理好了,您和小姐随时可以注册结婚。可以在a国大使馆,也可以回国办理。”

    皇甫耀阳注视着桌上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沉默片刻,轻轻点头。

    “出去。”

    助理走出门去,他就伸手拿过桌上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

    翻开看了看,然后取出手机,拨通冷小野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很明显,电话那头的冷小野也没有睡。

    “小野。”皇甫耀阳深吸口气,“你准备好要嫁给我了吗?”

    冷小野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寻常,“当然。不过……为什么要这么问?”

    皇甫耀阳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问道,“那……我们明天去结婚吧?”

    她义无反顾地答了一个字。

    “好。”

    “那明天我去接你,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

    冷小野挂断电话,看看时间,起身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楼下。

    没有去卧室,她直接走到书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片刻,门被拉开,冷子锐看到她,立刻就让开进门的位置。

    “进来吧。”

    他正在研究新兵的资料,跟据他们的进步进行下一步的训练安排,当然还没有睡。

    “爸!”冷小野在书房里停下脚步,“我……我想明天先和耀阳把结婚证明办了,可以吗?”

    “小野。”冷子锐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又拿过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到她身上,“你和爸爸说实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冷小野轻轻摇头,“刚才,耀阳突然打电话来,说要和我办结婚证明,他的情绪不太好,我……我就答应了。”

    冷子锐理解地点点头,“小野,爸爸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的决定是你自己向往的,爸爸一定会支持你,做你最坚强的后盾。但是……直觉告诉我,今天晚上的事情,似乎哪里不对劲,所以……我还是建议你,去和耀阳的妈妈好好聊一聊。如果是因为我和你妈……哪里表现得不好,我们可以去向她道歉或者想一些别的补救方法。”

    “爸!”冷小野满心歉意,“您和妈妈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想……她只是太累了。我明天到酒店找她好好谈谈,您不用担心,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虽然,她嘴上这么说,可是冷小野也有一种预感,似乎这件事情很不简单。

    …

第856章 难道说……是因为我(1)    报歉?

    女大公的眼前闪过多年前的那一幕,只是心疼如刀割,手掌在被下紧紧地握成拳头,却一个字也说出来。

    好一会儿,她才控制住情绪。

    “king……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去睡吧。”

    皇甫耀阳皱着眉看看她的脸色,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掌。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冷家之前,她还是好好的,到了冷家之后,她就数次反常,皇甫耀阳难免生疑,“是不是……和小野的父亲有关?”

    女大公一惊,没想到,儿子已经将她看穿,她垂着脸咬了咬牙。

    “king,我求求你……放弃小野,好吗?她……的家庭真是不适合你。”

    “我不明白。”皇甫耀阳皱着眉,“您之前也知道她父亲的身份,为什么现在突然反对?”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她父亲是……”女大公说到一边,忙着改口,“是特种兵上将,我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军人……king,你不要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如果到时候事情处理不好,对你对小野……可能都是伤害。”

    她曾经发过誓,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为那个人报复。

    她不会原谅冷子锐,永远也不可能。

    哪怕他有一个冷小野这样出色的女儿,哪怕她的儿子爱上了冷小野。

    “我想不通!”皇甫耀阳的语气里染上怒意,“国中贵族也有与他国政客联姻的先例,为什么我就不行?”

    女大公所说的不过就是牵强的借口,当然说不出真正的理由,“总之,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不可理喻!”皇甫耀阳猛地站直身来,“我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放弃小野和我们的孩子,除非……我死了!”

    转过身,皇甫耀阳大步走到门边,推开门走了出去,走进隔壁的房间,重重摔上房门。

    门外,老管家看着他的表情,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轻手轻脚地走进女大公的房间。

    “公爵先生……我不明白。”

    二个人的争吵,老管家虽然没听懂是因为什么,却亦已经隐约听到一些。

    他也是想不通,明明这对母子已经合好,为什么又会吵起来。

    女大公又怒又难过,只是气得怒吼出声。

    “你不需要明白,出去!”

    “公爵先生。”老管家站在原地没有动,“我想不通,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女大公皱着眉,尖厉地怒吼着,“你们所有人都问我为什么……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冷子锐要杀了那个人,他做错了什么?

    他明明答应过她,只要完成这一次的工作,就会和她结婚。

    如果那个人没有死,king也不会受这么多年的委屈,这些都是拜冷子锐所赐。

    想想那个人,想想这些年自己和king的生活,女大公心中满是恨意。

    她不能原谅,绝对不能!

    “出去!”

    女大公怒吼出声。

    老管家叹了口气,退出房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