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报歉?

    女大公的眼前闪过多年前的那一幕,只是心疼如刀割,手掌在被下紧紧地握成拳头,却一个字也说出来。

    好一会儿,她才控制住情绪。

    “king……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去睡吧。”

    皇甫耀阳皱着眉看看她的脸色,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掌。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冷家之前,她还是好好的,到了冷家之后,她就数次反常,皇甫耀阳难免生疑,“是不是……和小野的父亲有关?”

    女大公一惊,没想到,儿子已经将她看穿,她垂着脸咬了咬牙。

    “king,我求求你……放弃小野,好吗?她……的家庭真是不适合你。”

    “我不明白。”皇甫耀阳皱着眉,“您之前也知道她父亲的身份,为什么现在突然反对?”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她父亲是……”女大公说到一边,忙着改口,“是特种兵上将,我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军人……king,你不要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如果到时候事情处理不好,对你对小野……可能都是伤害。”

    她曾经发过誓,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为那个人报复。

    她不会原谅冷子锐,永远也不可能。

    哪怕他有一个冷小野这样出色的女儿,哪怕她的儿子爱上了冷小野。

    “我想不通!”皇甫耀阳的语气里染上怒意,“国中贵族也有与他国政客联姻的先例,为什么我就不行?”

    女大公所说的不过就是牵强的借口,当然说不出真正的理由,“总之,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不可理喻!”皇甫耀阳猛地站直身来,“我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放弃小野和我们的孩子,除非……我死了!”

    转过身,皇甫耀阳大步走到门边,推开门走了出去,走进隔壁的房间,重重摔上房门。

    门外,老管家看着他的表情,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轻手轻脚地走进女大公的房间。

    “公爵先生……我不明白。”

    二个人的争吵,老管家虽然没听懂是因为什么,却亦已经隐约听到一些。

    他也是想不通,明明这对母子已经合好,为什么又会吵起来。

    女大公又怒又难过,只是气得怒吼出声。

    “你不需要明白,出去!”

    “公爵先生。”老管家站在原地没有动,“我想不通,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女大公皱着眉,尖厉地怒吼着,“你们所有人都问我为什么……谁来告诉我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冷子锐要杀了那个人,他做错了什么?

    他明明答应过她,只要完成这一次的工作,就会和她结婚。

    如果那个人没有死,king也不会受这么多年的委屈,这些都是拜冷子锐所赐。

    想想那个人,想想这些年自己和king的生活,女大公心中满是恨意。

    她不能原谅,绝对不能!

    “出去!”

    女大公怒吼出声。

    老管家叹了口气,退出房间。

    …

第854章 事情哪里不对劲(2)    照片里,是一个男人的侧脸,时值黄昏,暮光映在他的脸上,那样的眉眼,以及唇角微扬的笑意……都与冷子锐十分神似。

    只不过,照片中的男子明显还很年轻,气质略显张扬,而此时的冷子锐,气质更加内敛成熟。

    男子抬起右臂,手中握着一把银色的沙鹰手枪。

    看着照片中男子的右臂,女大公的眼前闪过冷子锐的右手。

    之前烧烤的时候,她曾经注意到,他的手臂上有一道很明显的伤疤,看得出来,疤痕已经很久远。

    抓着那张照片,女大公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书桌边。

    左右翻了一通,终于找到一个放大镜,颤抖着将放大镜对准照片中的像片,她的嘴唇也在颤抖。

    “不是你……一定不是你!你们只是长得一样……只是碰巧……”

    放大镜移到照片上,将男子握枪的右手放大。

    虽然不太清楚,还是能看得出来,男子右小臂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

    长度大概有七八厘米的伤痕,斜斜地卧在男子的小臂上,既然是在这样的照片上,也依旧可以明显看出。

    女大公手中的放大镜无力地脱手,滑过她的裙摆,跌落在地毯上,她的人也是无力地跌坐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捏紧手中的照片,女大公尖吼出声。

    她长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是冷小野的父亲!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这张照片,是她二十几年前偶然拍下来的,这些年来,她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寻找照片上的这个人。

    之前在冷家看到冷子锐的时候,她就认出是他。

    虽然时代久远,可是她记得那张脸。

    无数次,在梦中哭醒过来,就是因为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夺走了她最在意的人。

    这么多年,她从来不曾忘记这张脸。

    是这个人害她失去爱人,害她的孩子失去父亲……

    “冷子锐,我要杀了你!”

    从地上爬起来,她胡乱地拉开抽屉,寻找着……最后,从桌上抓起一把手工刀,紧紧地握在手中。

    急步冲过来,一把拉开房门。

    门外,老管家听着门开的声音,吃惊地转过脸,看到衣发凌乱,握着一把刀冲出来的女大公。

    “公爵先生,您……您要去哪儿?”

    “滚开!”

    女大公一把推开他,人就冲到走廊。

    旁边房间里,皇甫耀阳和丽萨听到声音,也是急急地冲出门来。

    看到这局面,也是大吃一惊。

    “coco?!”皇甫耀阳急步冲过来,上下打量她一眼,“你这是做什么?”

    “我……”看到儿子,女大公愣了一下,慌乱地将手中的照片藏到身后,“我……我……我没事!”

    脸色慌乱,手中还握着一把美工刀,满脸怒意和泪痕,她还说没事?

    皇甫耀阳哪里会信,伸手过来就要扶她。

    “别碰我!”

    女大公尖叫着后退两步,转身退回房间,脚下慌乱,她差点摔倒。

    “公爵先生!”

    老管家冲上前来,想要扶她,却被她撞倒在地。

    “coco?!”

    皇甫耀阳担心地冲过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