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许夏忙着站起身,“我带您过去。”

    将女大公带到洗手间门外,许夏伸手推开门,帮她打开灯。

    “谢谢。”

    女大公向她道了声谢,走进去关上门,立刻就俯到马桶上,将刚才吃下去的肉和酒吐了个干净。

    手扶着马桶沿,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久久无力起身。

    许夏并没有离开,听着门内有些不对劲的动静,她轻轻地敲敲门。

    “公爵先生,您还好吧?”

    “我……”女大公用力直起身子,“我……我很好。您先回去吧。”

    “那好,我到餐厅等您。”许夏走回餐厅。

    洗手间内。

    女大公强撑着走到洗手台边,她抬手摘下眼镜,镜子里映出她的脸,已经是满脸的泪痕。

    迅速捧起冷水,洗了一把脸,女大公小心地用纸巾帮脸擦干净,将眼镜戴回脸上。

    餐桌边,冷小野看她没有回来,转脸看看站在卫生间门外的许夏,疑惑地直起身子,“coco她……没事吧?”

    “我去看看。”皇甫耀阳站起身走到卫生间门外,抬手敲了敲门,“coco?”

    一声轻响,女大公拉开门走出来。

    双方目光一对,皇甫耀阳已经看出她不对劲。

    “怎么了?”

    女大公哑着嗓子,“我……我不太舒服,你送我回酒店。”

    “好。”皇甫耀阳伸手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扶下台阶。

    冷小野和冷子锐、许夏夫妇看这个样子,也都是关切地起身走过来。

    冷小野走上前来,扶住她的胳膊。“coco,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我去收拾一间客房,小野耀阳你们扶公爵先生上楼。”许夏转身走向楼梯的方向,“子锐,你马上找个医生过来。”

    “阿姨,不用麻烦。”皇甫耀阳忙着唤住许夏。

    “是啊,不……不用了。”女大公深吸口气,“我就是有点累,回酒店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这样……”许夏停下脚步,“那……那好吧,明天我们再去酒店看您。”

    皇甫耀阳扶着女大公走到门边,冷子锐就体贴地将二人的外套摘下来,许夏和冷小野忙着接过女大公的大衣,披到她的身上,冷子锐就将大衣递给皇甫耀阳。

    几人走出门来,将女大公送到车上。

    皇甫耀阳站在门外,歉意地看看许夏和冷子锐,“非常报歉。”

    “说什么呢,这孩子!”许夏向他挥挥手,“先带你妈妈回去吧,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和你叔叔打电话,我们马上过去。”

    “是啊,耀阳,你先带coco回去吧。”冷小野担心地走到车边,“coco,要是不行的话,你们就一趟医院。”

    女大公坐在车内,轻轻点点头。

    冷小野就拍拍皇甫耀阳的胳膊示意他上车。

    “那今天晚上你自己小心点,有事给我电话。”

    皇甫耀阳拥住她,吻吻她的额,这才转身坐进车子。

    车子驶动,渐渐驶远。

    许夏就扶住冷小野的胳膊,“我的小祖宗,外套也不穿,你就往外跑,快进去!”

    …

第851章 父母相见(2)    “小野她……”女大公的蓝眸隔着镜片注视着冷小野,“是我见过最出色最可爱的女孩子。”

    冷小野捧着果汁杯,“您这样夸我,我可会不好意思的。”

    坐在她身侧的皇甫耀阳只是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

    冷子锐朗笑出声,“以后都是一家人,咱们就不用这样互相吹捧了……大家,干杯!”

    众人齐齐地喝了口酒,冷子锐就放下酒杯,将准备好的肉放到烤架上,开始烤肉。

    “coco,这回您就能到最正宗的冷家烤肉了。”冷小野笑着向女大公眨眨眼睛,“我爸爸的烤肉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而且,这些都是爸爸今天打来的野味……非常新鲜的。”

    女大公品着酒点点头,“据我所知,冷先生是军人是吗?”

    冷子锐翻动着架上的烤肉,“对,我和耀阳是同行。”

    “那么……冷先生也是空军?”

    “不是的,我是陆军特种兵。”

    此时,架上的烤肉已经泛出焦黄,看着火候差不多,他拿过刷子刷了一层薄薄的蜂蜜,然后就取出芝麻洒好。

    翻了翻,将其中一只兔腿夹到女大公的盘子里。

    “您尝尝,如果不合口味的话,我还准备了牛排。”

    “谢谢!”女大公拿起桌上的叉子和餐刀,切着盘子里的兔腿肉,“据我所知,贵国的特种军队非常出色。我想,冷先生一定执行过不少任务吧?”

    冷子锐耸耸肩膀,“没办法,职责所在。”

    说着,就另一只兔腿送到冷小野的盘子里。

    “这个是你的。”

    “谢谢爸爸!”冷小野没有用餐具,直接用手抓住兔腿,“我爸爸还去过a国呢,对不对,爸爸?!”

    呲啦!

    女大公手一抖,餐刀一下子切在盘子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

    “哦……对不起。”她歉意地说道,“我……我不小心切到一块软骨。”

    “没事的。”冷小野笑着晃晃手中的兔腿,“其实您直接拿着吃最好了,这样吃起来才有野味的感觉。”

    “是啊。”许夏接过话头,“其实里面的软骨很好吃的,您可以试试。”

    女大公轻吸口气,保持着脸色的平静,用手拿起盘子里的烤肉,咬了一小口。

    皇甫耀阳和冷子锐同时抬起脸,向她的方向看过来,眼底都是有几分异色。

    “还和您的口味吗?”对方第一次到家里做客,冷子锐当然也是十分在意,见她咬了一口,立刻就向女大公询问,“如果您觉得不喜欢这种口味,我再去帮你煎一声牛排?”

    女大公嚼着烤肉,轻轻摇头。

    过了一会儿,才用力咽下嘴里的肉。

    “挺好吃的,您的手艺非常棒。不知道……您是什么时候去过我们国家,我好像不记得,我们与贵国合作过。”

    “哦……”冷子锐夹过盆子里没烤的肉放到架子上,将烤好的肉分别送给许夏和皇甫耀阳,“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您大概还在上大学吧!”

    女大公吃肉的动作一僵,人就从椅子上站起身。

    “报歉……请问洗手间在哪儿?”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