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放下筷子,“我已经吩咐管家去处理了。”

    这女婿果然是雷厉风行啊!

    许夏微愕,冷小野在一旁咬着饺子,只是偷笑。

    注意到她的表情,许夏立刻一计眼刀飞过去,“笑什么笑,告诉你冷小野,要不是看在耀阳和孩子的面子上,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冷小野讨好地笑,“我错了还不行?”

    回她一个白眼,许夏正色看向皇甫耀阳,“不知道你们那边对结婚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或者仪式什么的……要不然……过几天我跟你们回去,和你妈妈聊一聊结婚的事情?”

    “刚才太匆忙没告诉您,我妈妈她明天就会飞来北京,和您与冷叔叔见个面。”皇甫耀阳道。

    许夏一脸喜色,“那太好了,刚好你冷叔叔明天晚上有时间回来。”

    三个人吃完饭,冷小野主动要帮许夏收拾桌子,立刻就被她拦下了。

    “现在,你好好地给我把小宝宝养好就行了,双胞胎可不像单胞胎,万事都要多加小心……”说到这里,许夏突然想起一件事,看一眼皇甫耀阳,她忙着将冷小野拉到厨房,“我现在,一脸严肃地警告你,你怀得可是双胞胎,绝对不许胡来,听到没有?”

    “我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再跑跑跳跳的,我会注意的。”冷小野立刻乖巧答应。

    “我不是说这个!”许夏只气得瞪眼,“你是不是我女儿啊,怎么这么傻啊,我是说……你和皇甫耀阳!”

    想到这里,她突然又后悔起来。

    “哎,早知道应该把他赶回酒店的。”

    冷小野一下子明悟,顿时小脸一热,“妈,您……您真是的,我知道啦!”

    “知道啦知道啦……回回答应得好听的呢,结果呢,连孩子都给我整出来了!”许夏忿忿地瞪她一眼,抬手想要敲她额头,手落到一半又收回来,“你等着,等孩子生出来,看我不揍扁你!”

    “您随便揍,我肯定不还手。”冷小野凑过来抱住她的腰,“妈……要不今晚上咱们两个睡吧?”

    许夏白眼,“得了吧,万一我再把人家未来的小国王踢坏了,我可负不起那责任。”

    恰好皇甫耀阳端了盘子进来,她忙着走过来接过盘子。

    “耀阳,你带小野上楼休息吧,这些不用你管了,让她多躺一会儿。这双胞胎啊,刚怀的时候不稳定,一定要多加小心。”

    皇甫耀阳一听这话,哪敢怠慢。

    当即走上前来,手一伸,就将冷小野小心地抱起来,走出餐厅。

    冷小野悄悄看一眼许夏,看老妈正在那里收拾菜没有看她,这才暗松口气。

    将她抱上楼,小心地放到枕头上躺着。

    皇甫耀阳顺势坐在她的床侧,手就伸过来,扶住她的手掌。

    “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没有啦!”冷小野坐起身来,“耀阳,你猜会是龙凤胎,还是两个儿子,或者两个女儿呢?”

    他笑,“什么都好。”

    冷小野摸摸自己还平坦无比的小腹,“真得好想知道呀!”

    …

第846章 我可负不起那责任(3)    “躺下说吧。”皇甫耀阳道。

    “哎哟,你别我妈的,我又不是玻璃的,没有那么严重啦。”冷小野盘着腿坐在床上,人就凑过来,靠上他的肩膀,“我要做妈妈了,简直不敢相信,竟然还是双胞胎……”

    抬手撑住她的背,好让她靠得更舒服些,皇甫耀阳柔声询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

    冷小野抬脸向他一笑,“只要是嫁给你,什么样的婚礼都一样。那就是形式,我又不是形式主义者。”

    笑着凑过来,在她的唇上轻轻啄了一计,皇甫耀阳一脸地宠溺。

    “不,小野,我要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她是他的女人,理应得到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好!”冷小野轻笑,“那我就等着了。”

    皇甫耀阳摸摸她的头发下,“躺下吧,乖!”

    冷小野笑笑,听话地躺回枕头上,“你要记得给小宝宝起名字哟,要有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还要有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不知道是男孩女孩,就先两手准备吧!”

    “好。”

    他笑着答应,手就伸过来,抚过她的脸,指尖掠过她的唇,他不由地心动,人就弯身向她凑过来,再次落上她的唇。

    起初,只是轻轻浅吻,不自觉地便有些动情。

    呼吸渐渐急促,他的手掌也是从她的脸上移开,拉开她身上宽松的毛衣。

    毛衣拉下,她的半边肩膀立刻就露出来。

    灯光下,洁白如象牙,滑润诱人。

    侧脸,他贪婪地吻着她的肩和侧颈,轻轻吻咬。

    “耀阳!”

    感觉着他的情绪,冷小野也是心跳加速,本能地拥住他的颈,手指就钻进他的发丝。

    拉开她身上薄被,皇甫耀阳有些急切地推开她身上的毛衣,顺手拉下她的胸衣,吻过来。

    感觉着他的舌尖掠过肌肤,冷小野身子一颤,控制不住地轻吟出声。

    吻着她的胸口,他的手指就掠过肋侧,抚上她的小腹,继续向下……

    “不行!”冷小野突然回过神来,急急地伸手拉住他的手掌,“不行!”

    皇甫耀阳喘息着抬起脸,“你不舒服?”

    “不……不是。”她也同样喘息得厉害,“怀孕初期,对宝宝不好,尤其是双胞胎……”

    深吸口气,皇甫耀阳抬手把她的毛衣拉下来。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去洗把脸。”

    他的声音,干涩得厉害。

    刚才那与亲近她,此时此刻早已经是胀得发疼,这样停下来,实在是痛苦。

    皇甫耀阳刚要起身,一只小手已经伸过来,握住他的手腕。

    “去……去把门锁上。”冷小野小声吩咐。

    “恩?”皇甫耀阳有些不解地看向她。

    她恼羞成怒,“看我干吗,让你去你就去!”

    皇甫耀阳起身,将房门上了锁。

    冷小野伸手打开床侧的小灯,再次下令。

    “关掉大灯!”

    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皇甫耀阳关掉大灯,疑惑地走到她身侧。

    “怎么了?”

    冷小野没有说话,只是啪得关了小灯,从被子里钻出身子,将他推倒在床|上,手就摸索着伸过去,拉开他的腰带。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