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做完所有的检查再回到冷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

    车子在别墅门前停下,老管家打开车门,众保镖护架,皇甫耀阳亲自将她从车上扶下来。

    看着四周的一众人等,冷小野只是一脸无奈。

    这……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是不是不舒服?”注意到她眉尖微皱,皇甫耀阳立刻询问,“还是……饿了?”

    “有一点。”冷小野道。

    “我去煮饺子。”许夏也担心女儿饿到,忙着脱了外套在意进厨房。

    走进厨房,看到包到一半的饺子,她只是皱眉。

    说是煮饺子,因为是包到一半就去了医院,总共包出来的饺子也不过只有十多个而已。

    这些,能够冷小野一个人吃就不错了。

    “不管了,先帮她填饱肚子再说吧!”

    许夏点火烧水的时候,皇甫耀阳亦已经走进来。

    “阿姨,这些饺子让小野吃吧,我已经吩咐过管家,去买晚餐回来。”

    “好,反正我也不太饿。”许夏笑着应着,端过桌上的饺子,“你出去吧,我自己煮就可以了。”

    皇甫耀阳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她身侧。

    “阿姨,对不起。”

    许夏一怔,转过脸来看向皇甫耀阳,“耀阳……说什么呢?”

    “我知道您舍不得小野。”皇甫耀阳一脸正色地开口,“我向你保证,结婚之后,我会在北京买一套房子,经常带她过来住。”

    许夏心中一暖,当即放下手中的饺子盘,“没事……反正我这也没什么正经工作,等你们宝宝出生了,我给你们看孩子去。到时候,你们别嫌我烦就行了。”

    女婿能有这样的心思,那已经是非常难得。

    “好。”皇甫耀阳正色答应,“我会为你和冷叔叔准备好一套房间。”

    “行了,出去吧!”许夏向他一笑,“我这个人就是有什么说什么,其实阿姨挺喜欢你的,对您一点成见也没有。去帮她拿一点水果先吃着,别拿冰箱的,凉……那边架子上有常温的水果,我下午洗的,还没吃呢!”

    皇甫耀阳应了一声,端了水果出去给冷小野。

    许夏跟到门边,看着他体贴地削果皮,也是唇角轻扬。

    她骂归骂,气归气,女儿找了这样一个懂事的爱人,许夏也是心中十分欣慰。

    片刻之后,饺子煮好,许夏端出饺子来,皇甫耀阳就用勺子一个个地分成两半,吹凉送到冷小野嘴边。

    有许夏在,冷小野只是不好意思,忙着接过碗。

    “我自己吃就行了。”

    这时,老管家已经将从外面晚回来的晚餐送过来,几个人就坐到桌边,一起吃饭。

    吃着女婿晚来的晚餐,许夏就笑着抬起脸。

    “耀阳,小野现在怀着孕,可能会半夜不舒服……今天晚上,你就陪她睡楼上吧,也好有个照应。”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再拦着二人也没有什么意义。

    人家做女婿的如此通情理,她这个当丈母娘的当然也不会不懂事。

    皇甫耀阳立刻点头,“好。”

    许夏就再次开口,“对了……我们这边法律规定,小野还不到年龄,回头我让他爸爸想想办法,不行的话……就让她把国籍转到你们国家,要不然,你们领不了结婚证。”

    …

第842章 想不起那个中文词(2)    “算你们走运,今天本将军心情好,所以……”他笑着站起身来,“大家加油,凡是天黑之前回到营地的,都可以吃到本将军亲自烤的肉。”

    说完,他转脸看向开车的徐少川。

    “少川,告诉你,本人马上就要当外公了……而且,小野怀得还是双胞胎。我告诉你,就这丫头,绝对是集合和我和我老婆的所有优点……”

    徐少川侧脸,看看飞得眉飞色舞的冷子锐,轻轻摇头。

    一分钟前还在那里愁眉苦脸,瞬间又神采风扬,自家这位将军老大,今天这脸变得真得比翻书还快。

    ……

    ……

    医院。

    生植科。

    医生客气地将皇甫傲让到椅座上,“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皇甫傲略一沉吟,“我是想咨询一下亲子鉴定的事情,我记得你们医院可以做。”

    “是啊,我们医院开展这项业务已经有几年了,经验还是不少的。”医生笑着点点头,“您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皇甫傲伸出手掌,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折得整整餐餐的餐巾纸,“这个可以做吗?”

    医生拿过餐巾纸,小心展开,只见餐巾纸内裹着一张金棕色的短发。

    他捧起餐巾纸,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就站起身。

    “你等一下。”

    说完,医生拿着头发走进内间的检查室,皇甫傲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抿紧双唇。

    过了一会儿,医生就从内室走了出来。

    “可以吗?”皇甫傲立刻就迎过去。

    医生轻轻摇头,“这个不行。”

    皇甫傲皱眉,“不是……头发可以做吗?”

    “头发是可以做,但是我们要求的是带毛囊的头发,您这个头发应该是从头上脱掉的断发,没有毛囊组织,是不符合要求的。”医生看一眼他的表情,“人的血液、毛发、唾液、口腔细胞及骨头等都可以用于亲子鉴定。不知道你要鉴定的对象是成年人还是孩子,如果是婴儿的话,头发是不行的,您可以取一些指甲之类的都可以。头发要多取几根,以便我们提取毛囊上的细胞组织。”

    “好的……”皇甫傲轻轻点头,“谢谢。”

    “没关系。”医生拿过一张名片递给他,“如果你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名片。”

    接过名片,道了谢,皇甫傲转身走出病房的门。

    将那个电话存进手机,路过医院拐角的时候,他随手将名片丢进垃圾桶。

    一路下楼,重新坐到司机的车上,他目光深沉地靠到椅背上。

    “回去吧!”

    车子驶离医院,一路返回他在大院的将军楼。

    皇甫傲走进门来,将外套挂在架上,他径直走进楼梯的方向。

    一楼的卧室里,突然传来一阵闷响。

    他一惊,忙着退回来,推开卧室的门。

    看着摔倒在地的干瘦女子,他忙着奔过来,将对方从地上扶到轮椅上。

    “阿瑾,你没事吧?”

    “没事。”阿瑾轻轻摇头,歉意地向他一笑,“对不起啊,皇甫,我……我不是故意的。”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