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子锐也皱起眉来,“又严重了?”

    “不说这个。”皇甫耀阳坐到沙发上,“今天,我见了皇甫耀阳。”

    起身去帮他倒了一杯水,冷子锐也坐过来,坐到沙发上,抬起沾着泥水的脚搭上桌子,“怎么样,我这女婿……那是相当不错吧?”

    “很不错。”皇甫傲轻轻点头,“俩孩子准备结婚了?”

    “哎!”提到女儿,一向豁达的冷子锐也是叹了口气,“姑娘大了不由爹啊,你没看到那如胶似漆的小模样……估计也留不了多久了。”

    皇甫傲端过杯子喝了口水,“舍得?”

    “舍不得能怎么办呀?”冷子锐耸耸肩膀,“你还不知道我,这天底下,我谁都治得了,唯独治不了我们家野丫头。说实话,我现在,我就怕她跟我说……爸比,我想结婚!就那小东西眼睛一看我,我就投降了!”

    他的语气中,有无奈,更多的则是宠爱。

    “小野是个好孩子。”皇甫傲道。

    “那绝对呀,不说那是谁闺女。”冷子锐的表情重新轻松起来,“那丫头也就是个女孩,要是是个男孩,了不得呀,不过……女孩也一样,了不得,那可是以后的第一夫人。想想我冷子锐这辈子,有个好媳妇儿,有个好儿子,还有这么一出色的女儿,值了!”

    旁边,皇甫傲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哥!”冷子锐转过脸,“我不是故意刺激你的。”

    皇甫傲淡笑,“没事,你又不是被一次在我面前得瑟。”

    侧眸,注视他的侧脸片刻,冷子锐张了张唇,欲言又止。

    伸过手掌来,他轻轻拍拍皇甫傲的胳膊,“没事,反正我闺女就是你闺女,我儿子就是你儿子,以后咱们老了动不了,让小邪和小野养着咱们……这两孩子都和你亲,到时候肯定比孝顺我还孝顺你呢!”

    拿过桌上的杯子,冷子锐伸过杯子来与他手中的水杯碰了碰。

    “干了!”

    皇甫傲抬手,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二人互相亮亮杯底,皇甫傲就再次开口,“你晚上回不回去?”

    “今晚上回不去,这帮小兔崽子,我晚上还得折腾他们一次,非得把他们身上那股子骄傲扒掉不可,明天晚上吧……”冷子锐伸手拉住他的胳膊,“明天晚上,我炒几个菜,你也过去,咱们兄弟俩好好喝一杯。”

    “好。”皇甫傲抬腕看看表,“那我先走了。”

    冷子锐起身将他送下楼,开车将他送到车边,自己就继续去了训练场。

    坐在车子后座上,一路驶出大队门口,皇甫傲伸手从口袋里取出手机,将录音直接发到冷小野的手机上。

    “将军!”开车的警卫员看一眼后座的皇甫傲,“我送您去哪儿啊?”

    皇甫耀阳将手机塞回口袋,手指轻轻地摸着口袋里裹着纸巾的那根毛发。

    “去医院。”

    ……

    ……

    冷家别墅。

    厨房里。

    冷小野与许夏、皇甫耀阳三人正在包饺子。

    当然,因为冷大将军不在,饺子皮这种东西是直接买来的现成的,馅是冷小野拌得虾仁馅儿。

    …

第828章 当童养媳去了(3)    鹰隼大队。

    训练营。

    冷子锐微扬着唇角站在军用越野的车顶上,语气极是轻佻,“这就是你们的成绩,最高96环,最低91环,真得不错啊,你们可真是精英……我真是怀疑,我是不是应该跟着你们学怎么用枪,我真是拜服你们,好崇拜呀……”

    站在越野车一侧,徐少川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来,每拨来队里的新兵,不被冷子锐折腾得掉了七八层皮也不可能留下来。

    同样,也正是他这样的严格要求,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绝对的精英。

    现在在冷子锐的训练下扒皮,总比执行任务时送命好。

    数年来,凡是鹰隼大队参与的任务,成功率高不说,伤亡率也是最小的,这足以证明冷子锐的苛刻是非常必要的。

    飞身跳到地面上,冷子锐迈步走进眼前的新兵队列。

    “为了奖励你们取得这样的好成绩,现在,所有人原地俯卧撑二百个,然后负重越野跑十五公里,天黑之前回不来就不用到食堂打饭了,我请你们吃小灶。”说着,他就伸手拉住一个新兵,“告诉我,你最爱吃什么?”

    新兵梗着肚子,“报告将军,您这是在讽刺我们!”

    “讽刺?”冷子锐大笑出声,“我讽刺你是看得起你,就你……连让我讽刺都不配!”

    新兵的脸色一下子就涨得通红,很明显是压抑着极大的怒意。

    “脾气还不小了,生气了,想打架?”冷子锐向上拉拉衬衫袖子,“好,给你一机会,来来来,我们打一架,打赢了……你不用俯卧撑,也不用负重越野,我亲自给你做烤鸡吃!”

    新兵站在原地没动。

    “怎么,不敢呀?”冷子锐抱起胳膊,“那就加倍,俯卧撑四百个,负重越野跑三十公里……而且不是你一个,是所有人。”

    新兵动容,“好,我打!”

    “你们解散,围观。”冷子锐向那个新兵勾勾手指,“你……放马过来。”

    新兵走到冷子锐面前,还是有些犹豫着不敢出手。

    对方可是上将,队里的大拿,他虽然在曾经的军团里也佼佼者,却也不过就是一个下尉而已。

    冷子锐皱眉看他一眼,“干吗,相面儿呢,有种上,没种俯卧撑去!”

    新兵被他如此揶揄,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挥手就是一拳。

    冷子锐侧身躲过,“早上没吃饭,还是昨晚上做梦想女朋友了?”

    四周,一片哄笑声。

    新兵脸上一红,再次挥出一拳,这一次,已经是毫无保留。

    冷子锐没有躲闪,抬起右手,一把抓住对方手腕,向自己的方向一带,同时抬膝踢出一脚,磕在对方膝盖。

    一拉,一提。

    那个新兵身子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身,已经被他反手拧着手臂踩在脚下。

    四周,众新兵个个目瞪口呆。

    关于这位将军老大的事情,他们亦是听得多了。

    没见面之前,也是不少人崇拜冷子锐。

    可是,从他们入队开始,这个家伙不是抱着一本书在树荫下看,就是盖着军帽在汽车里睡午觉,要不就是在旁边看着他们用手机偷拍……

    让众人对他的崇拜大打折扣,只认为他是徒有虚名。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