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呀,说呀?”冷小野追问。

    许夏本来是想提醒皇甫耀阳注意安全措施,可是想想,这话自己说有点不太合适,哪里肯说,只是转移话题,“你们中午吃得什么好吃的?”

    “烤鱼。”

    “在哪儿吃的?”

    “舟山渔家。”

    “跑那么吃的呀?”

    “对呀,好吃吗!”冷小野掩饰地笑笑,“你不是累了吗,休息会儿吧,花给我。”

    接过她的花放到一边,冷小野悄悄向皇甫耀阳做一个鬼脸。

    车子回到冷家,冷小野一路如护花使者一样将许夏送进客厅,“好了,二位等着,我去帮你们泡茶。”

    许夏坐了一坐就起身跟进来,“小野,刚才在路上当着耀阳没好意思说,你们二个可给我注意点啊!”

    冷小野从架子上拿下茶具,“注意什么呀?”

    “别给我装,你说什么呀!注意避孕!”许夏瞪她一眼,“妈是过来人,还不知道男女那点事儿……我告诉你,这女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子宫,流产最伤身体了,妈绝对不允许啊!”

    冷小野心中一动,“那……要是我不小心怀了怎么办呀?”

    “怎么办?”许夏抬手就是一计爆栗,“我打死你……怎么办!”

    冷小野向她嘿嘿一笑,“你舍得呀,那可是两条命!”

    “你也知道是两条命,那就别给我不小心!”许夏靠到灶台上,看着泡茶的冷小野,“没良心的死丫头,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妈了,当初不如把你送给耀阳当童养媳得了。”

    冷小野向她做个鬼脸,“这可您说的,我可当童养媳去了?”

    许夏笑着白她一眼,“去去去,赶紧去,去了我省心我。”

    冷小野笑着去打开开关烧开水,许夏就叹了口气,“要说你们两个孩子,还真是天大的缘份,小野,你和妈说实话……耀阳他……对你好吗?”

    转过脸来,面对着许夏,冷小野正色开口。“恩,他就像爸爸对您一样对我。”

    伸手摸摸她的头发,许夏轻轻点头,“那他妈妈呢,据我所知,国王陛下是他的爷爷吧,他们同意你们在一起吗?”

    “恩。”冷小野点头,“现在,他们都同意。”

    “那就好。”许夏长长地松了口气,“我最担心的就是,耀阳的家长不同意,毕竟人家不是普通的家庭,咱们家的身份也比较特殊。”

    想起女大公说过的话,冷小野忙道,“对了,耀阳的妈妈还说春节的时候来北京玩呢!”

    “是吗?”许夏脸上一喜,“那太好了,刚好,妈妈也想见见她,和她好好谈谈。”

    “谈什么呀?”冷小野好奇地问。

    “大人的事,你别管!”许夏看看饮水机,“水开了,泡茶吧。”

    冷小野应着转身去泡茶,许夏看着她的背景,眼睛里满是柔和的疼爱之色。

    冷小野泡好茶,许夏就从冰箱里取出茶点,一起端起来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许夏亲自帮皇甫耀阳倒了茶,然后就向他询问女大公和国王殿下的身体之类的事情。

    …

第825章 有点怪异的皇甫将军(3)    “我只是……”皇甫耀阳的眼前闪过皇甫傲落在自己手臂上左手,“没有看到他手上戴结婚戒指。”

    “你观察的好仔细,竟然连这个也发现了!”冷小野笑了笑,指指自己的颈间,“他的戒指没有戴在手上,因为瑾姨的戒指买小了,戴不上,所以就挂在脖子上的。”

    说到这里,她伸手拉过他的手掌,“回头为你准备结婚戒指的时候,我可要好好地挑,绝对不能出现这种乌龙。”

    皇甫耀阳笑了笑,“我们现在去做什么?”

    冷小野向他做一个鬼脸,“想办法,讨好我老妈。这会儿她的活动差不多也快结束了,我们过去接她,先去一趟花店,买一束玫瑰花。我妈这个人呢,是个天生的浪漫主义者,不要看现在已经是当妈的人,还像一个小女孩一样……”

    就近找了一处花店,冷小野买了一大束红玫瑰抱着,和皇甫耀阳亲自赶到许夏的活动现场。

    远远地看到许夏出来,她立刻就对司机下令。

    “把车直接开到台阶下。”

    司机立刻就将车子靠近去,前后两辆车子上的保镖立刻就下了车,帮许夏挡住那些追过来拍照的记者,老管家拉开车门,将许夏请上车。

    “你们两个小东西怎么来了?”

    许夏坐到车上,一脸地惊讶。

    “当然是来英雄救美了。”冷小野将手中的玫瑰花送过来,“亲爱的妈咪,辛苦了,鲜花送美人,请您笑纳!”

    “臭丫头,就你嘴甜。”许夏笑着接过花束,目光就关切地落在皇甫耀阳身上,“你们两个,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皇甫耀阳道。

    “那就好。”许夏向助理挥挥手,“小李,您们先回去,我坐这车回去。”

    助理答应着离开,保镖们就重新上车,车子重新驶上车道,许夏就有些疲惫地靠到椅座上。

    冷小野起身坐到她身侧,帮她轻轻按摩着胳膊,“累了吧?”

    “别提了,活动现场一塌糊涂,组织能力太差。”许夏皱着眉报怨着。

    “别生气了。”冷小野帮她抚抚胸口,“这说明您魅力大吗?对了,妈……这个电影是讲什么的呀?”

    许夏轻轻摇头,“剧本写得太烂了,要不是冲着导演的面子,我都不来,什么和什么吗……一点也不符合实际,怎么可能上一次床就恰好怀孕了,还有……十九岁还是孩子呢,竟然结婚生孩子……看了只会把小孩子教坏!”

    冷小野帮她拉了拉外套,“其实……十九岁也不小了呀,韩国日本还有香港……什么的,法律规定不是十六岁就能结婚吗?”

    “那是国外,这是中国,那能一样吗?”说到这里,许夏抬起脸来看看皇甫耀阳,“耀阳,阿姨……有句话说了你别生气啊!”

    皇甫耀阳抬眸看过来,“您说。”

    “其实也没……没什么,我就是……想提醒你……那个……”许夏看看他认真的表情,摆摆手,掩饰地笑了笑,“算了,没事儿没事儿!”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