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累了,也倦了。

    动作渐渐地平静下来,哭声也小了下去,咒骂也一点点地小下去……

    靠在他的身上,她抓着他湿漉漉的衬衣,无声地掉着眼泪。

    冷小野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相拥的样子,也是眼圈红红的,掉了不少眼泪。

    皇甫耀阳紧抿着唇,呼吸显得很粗重,看到她脸上的眼泪,他忙着伸过手掌,帮她擦了擦。

    冷小野回过神来,抱住他的胳膊,拉着他往门外走。

    朱蒂也是抹抹脸,向一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丽萨挥挥手。

    几个人退出客厅,悄悄离开,几个佣人也是知趣地或是退进厨房,或是到其他的房间。

    等到女大公哭累了,从皇甫傲怀里直起身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大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伸过手指,帮她擦了擦脸,皇甫傲小声开口。

    “我送你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吧?”

    “好。”

    女大公哑着嗓子应了一声,向前迈了一步,她脚下一软,差点跌倒。

    这几天,她都没有正经吃饭,刚才这一通发泻也是费了不少心力,这会儿整个人都已经处于虚脱的状态。

    皇甫傲伸手扶住她,不等她反应,已经伸过另一臂到她的膝弯下,将她抱了起来。

    她的身体很轻,明明很高挑的人,却并没有太多的体重。

    抱在怀里,能清楚地感觉到她的骨头。

    “你又瘦了。”

    他的语气里,有明显的心疼。

    女大公将脸靠在他的胸口上,没说话。

    他的衬衫湿漉漉的,胸口却依旧很温暖,男人的胸膛结实而宽阔,让人安心。

    多少次做梦,梦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却只有湿湿的枕头。

    将她抱到自己的卧室前,皇甫傲小心地推开门,将她抱进来,放到床|上。

    “你……你怎么知道的?”

    女大公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皇甫傲帮她脱掉鞋子,拉过薄被来盖到她身上,“知道什么?”

    “你怎么知道,这间是我的卧室?!”

    他可是第一次到她家,楼上的卧室一共有四间,他竟然不用问,就知道这是她的主卧?

    “我……”皇甫傲目光里闪过一抹异色,“我……我来过。”

    “你来过?”女大公越发惊讶,“什么时候?!”

    皇甫傲有些局促地站在她的床侧,“就是……前几天……”

    撑臂坐起身,女大公抬着蓝眸,审视地看着他的眼睛和表情,“那……那天晚上是你,是你救我的?”

    皇甫傲轻轻点头。

    女大公皱着眉,他救了她还不肯见她?

    “对不起。”

    “谁让你说对不起的?”女大公再次气吼,“对不起对不起……你就不会说点别的吗?”

    “我……对不起。”

    “你?!”女大公张了张嘴,想要骂他,却没有骂出来,只是声音一软,“你……还和以前一样,有什么事情,都是闷在心里,从来不肯告诉我。”

    “coco……”皇甫傲急急开口,“不是的,我不是故意想瞒你……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我……”

    他一向不是多话的人,也不喜欢多话,很多时候,他宁可去做,而不是去说。

    女大公看着他有些窘迫的样子,又是无奈又是气愤还有点心疼。

    ……

    么

    …

第965章 我爱你……自始,至终(1)    女大公完全没有意识到,四周发生了什么。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空得要命。

    她心中很清楚,这一别,便是永远了,哪怕明知道他活着,她也不可能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她的生命中将再也不会有他的存在。

    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被硬生生地切走了一块,不再完整。

    皇甫傲缓步走进客厅,为了找到这一束蔷薇花,他也是废了不少的周折。

    花店里卖得大多都是玫瑰,这一束蔷薇,他是路上看到,从一户人家的院墙上买来的。

    外面的雨已经下得很大,将西装脱下来护着那束花,他的衬衫早已经被湿透,短发上脸上都是雨水,走过的地板上都是一片湿湿的水渍。

    那束蔷薇却是毫发无损,上面沾着些许雨水,显得格外地娇嫩。

    那个男人,一步步走过来,留下一串湿湿的痕迹,最后,终于到了女大公面前。

    “coco!”

    听到他的声音,女大公抬眸,隔着茶杯上氤氲的水气,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抬起脸,看着眼前的皇甫傲。

    难道……她出现幻觉了?!

    她眨了眨眼睛,眼睛有些涩有点疼,可是眼前的人影并没有消失,而且,他已经在她面前蹲下身来。

    不,不是蹲下。

    一膝着地,他单膝跪在地上。

    看着她的脸,皇甫傲深吸口气,深沉开口。

    “coco,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知道你应该恨我……我不应该奢望你的原谅,可是……我还是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

    女大公喉咙里堵得要命,跟本说不出话来。

    皇甫傲把她的沉默当成了拒绝,他抿抿嘴唇。

    “你……你那个时候说过的……只……只要我拿着蔷薇向你道歉……你就会给我机会的,coco……哪怕……偶尔让我见见你,只是……偶尔……行吗?!”

    女大公控制不住地哭起来,心里又是委屈又是疼痛,还有不甘心。

    “你走吧,和你的妻子在一起,不要打扰我!”

    嘴里说理解,可是心里到底还是生气的。

    如果他真得在意那个婚礼,就不应该和别的女人再结婚。

    她理解他寂寞,心里却依旧有些绕不开这个结。

    毕竟,她也是女人,会有哪个女人不介意自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结合呢?!

    放下杯子,女大公从沙发上站直身,绕过他就想走。

    “coco!”皇甫傲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女大公甩开他的手掌,“你走吧,从现在起,我就当你……死了!”

    她也听冷小野说过阿瑾的事情,知道她的身体情况。

    难道她要皇甫傲为了她,去和一个没有生活能力的女人离婚?!

    甩开他,女大公急急地奔向楼梯。

    “coco,你站住!”

    皇甫傲急喝出声。

    女大公在楼梯下停下脚步。

    “你现在仔细听好,除你之外,我没有娶过任何女人,我皇甫傲的妻子……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

    女大公转过脸,“那阿瑾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