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那已经发黄的证明,他再次想起他的誓词。

    “我愿意娶coco为妻,无论发生什么事,遇到什么挫折,都爱她、珍视她、保护她、守护她,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结婚证明下面,认认真真地写着他的名字——皇甫傲。

    看着手中的结婚证明,皇甫傲眼前再一次闪过女大公的脸。

    猛地合指合拢手中的盒子,皇甫傲转身大步离开玻璃窗。

    “……开往中国北京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

    广播里,正在通知,他的飞机班次要起飞的消息。

    女大公站在落地窗前,隔着落雨的玻璃窗,看着外面的那架客机缓缓地转动方向,起飞。

    看着消失在雨夜中的飞机,女大公握紧双手,站在窗前,泪如雨下。

    “coco!”朱蒂小跑过来,扶住她的胳膊,“跟我回去吧!”

    只有她最了解女大公,知道她其实是舍不得的。

    ……

    ……

    天气阴沉。

    明明才是下午,却仿佛已经进入夜晚一样。

    车子在公爵府的台阶下停下来,侍者打着伞走过来,皇甫耀阳小心地扶着冷小野行上台阶,走进客厅。

    客厅里,丽萨正在抓着电话打,看到有人进来,立刻欣喜地转脸看过来。

    看到是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她立刻都是露出失望之色。

    冷小野的视线移过来,落在二人身上。

    “coco呢?!”

    “公爵先生……她……她还没有回来。”丽萨答道。

    “她……她去哪儿了?”冷小野担心地问。

    “朱蒂侯爵说,他们在机场,马上回来。”丽萨道。

    机场?!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对视一眼,都已经猜到大概。

    “她们还要多久回来?”

    “应该快了!”

    丽萨话音刚落,就听外面有引擎的声音传进来,几个人转过脸,只见一辆车子正在台阶下停下。

    车门推开,下来的人正是女大公,身侧,还有扶着她的朱蒂。

    女大公的脸色十分苍白,头发和外套都有些湿漉漉的。

    “coco!”冷小野一脸地惊喜地迎过来,扶住她的胳膊,“你……你还好吧?”

    coco勉强向她一笑,“别担心,我很好。”

    皇甫耀阳早迎过来,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他心疼地拧眉,“还不拿毛巾来!”

    “哦!”

    丽萨和佣人这才反应过来,转身奔开。

    不一会儿,丽萨已经折身回来,手里抱着毛巾和浴袍之类的东西,几个人就忙着帮女大公披上衣服,又擦头发。

    佣人就送过来冒着热气的红茶,送到她手里。

    coco接过红茶,捧在手里,却没有喝。

    冷小野看看她的样子,好一阵心疼,迈步走到她面前,便要告诉她真相。

    厅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高大身影已经奔上台阶。

    众人闻声转脸,看着手中握着一束红色蔷薇花,头上衣服上都在滴水的皇甫傲,都是呆在原地。

    只有coco,如同没听到一样,目光依旧盯着手中的红茶,仿佛丢了魂。

    冷小野脸上露出惊喜的笑意,退后两步,让出了coco面前的位置。

    ……

    么

    …

第962章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1)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冷小野顿时语气一黯,“没有。”

    “没有?”许夏有些惊讶,“这会儿不是应该破镜重圆了吗?”

    “要是这样就好了。”冷小野轻轻叹了口气,“皇甫伯伯这会儿都已经去机场了,马上就要回北京。”

    “为什么呀?”许夏满心不解,“阿瑾去世,皇甫傲也不用照顾她了,这不是正合适吗?”

    冷小野为coco抱不平,“可是他们结过婚了呀,coco她肯定会介意啊,要是我……我也介意!”

    许夏立刻反驳,“什么呀,他们跟本没结婚!”

    “没结婚?!”冷小野一惊,“真的?”

    “小野!”冷子锐在一旁听着二人打电话,猜到这其中还是有误会没有解开,忙着说道,“快想办法,把你皇甫伯伯叫回去,这个家伙……肯定是没好意思开口解释。他和你瑾姨跟本就没领结证,他们只是形婚,在一起三年都没有同房过,具体原因我还没有弄清楚,不过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

    皇甫傲的脾气,他太了解了,虽然不知道具体经过,却已经猜到大概。

    在他心中,一定充满愧疚,所以跟本就不敢对女大公还有非分之想。

    冷小野顿时紧张起来,抬腕看看手表。

    “那……那我先挂了,我马上去把他找回来。”

    “小野,快去!”许夏忙着说道。

    “好,爸妈,我回头给你们打。”冷小野急急地挂断电话,手就伸过来,抓住皇甫傲的胳膊,“皇甫伯伯跟本就没有结婚,他一直在为coco守身。”

    “什么?!”皇甫耀阳也是一脸惊讶,“那个阿瑾……”

    “他们跟本没结婚,也没有领结婚证明,三年来一直没有同房过!”冷小野拉着他急急地往外走,“咱们一定要把他追回来,向coco解释清楚。”

    一边说着,冷小野就调出皇甫傲的电话号码打过去。

    语音提示对方手机没法接通,冷小野不甘心地挂了又打,依旧还是如此。

    她挂断电话,又打,还是打不通。

    “怎么了?”看着她着急的样子,皇甫耀阳询问道。

    “电话打不通。”冷小野一脸地急切,“也不可能这么快到机场啊?”

    “走吧!”皇甫耀阳扶住她的胳膊,“我们去机场找。”

    冷小野握紧手机,和他一起走向楼下。

    ……

    ……

    车子后座上。

    女大公靠在椅座上,侧脸看着外面的天气。

    天色略显阴沉,不知何时,天空中已经飘起细细的小雨。

    雨点打在玻璃上,将车玻璃都蒙成一片如珍珠一样的雨点。

    注视着满是雨点的车窗,她的思绪却是一下子回到二十多年前。

    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阴天下着毛毛雨,她在a国的一座边镜小城游玩,那里有一个属于她的小酒庄。

    葡萄园外,不知何时长出一片野蔷薇,她想要帮它们修剪好,就拿了剪子剪枝。

    他突然从树林里冲出来,身上有血,手里有枪,一对眸子闪烁着暗金色的光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