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车子轻轻一晃,在红灯前停下来。

    女大公收回心神,看看前面的路口。

    “我想一个人走走。”

    说完,她一把推开车门,下了车。

    “coco?!”

    谁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下车,朱蒂惊呼一声,丽萨已经和保镖从前后的车子上冲下来。

    女大公掩紧外套,“别跟着我!”

    “公爵先生!”丽萨追过来,女大公转脸看向她,迎上女大公的目光,丽萨想要阻止的话哽在喉咙,伸手将伞送过来,“您……带上伞吧?!”

    女大公没有接伞,只是转过身,穿过马路。

    朱蒂站在车侧,看着她的身影,叹了口气,坐进车子。

    “先回公爵府吧。”

    她知道,女大公心情不好,也没有再去打扰她。

    女大公向前走了一段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您去哪儿?”出租车司机礼貌询问。

    女大公侧眸,看着玻璃窗上渐密的雨点。

    “机场!”

    这么多年来,除了照顾好皇甫耀阳之外,为皇甫傲复仇,同样是她生命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儿子和皇甫傲是她能坚持这么多年的精神支柱。

    现在,他活着,却不能和她在一起……

    这个结果,怎不让人心酸?

    说放手,哪是那么容易,至少……去送送他,至少……再看看他……

    ……

    ……

    机场内。

    皇甫傲很顺利地拿到了机票,捏着那张机票,他的心情却很糟糕。

    原本还想着,要是没有机票,他就可以再留一晚。

    可是偏偏,还有最后一张。

    外面的雨已经下得渐渐大起来,落地窗都已经被雨注浇成一片模糊。

    四周的人,都是行色匆匆。

    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皇甫傲没有进安全通道,而是转身走到落地窗前。

    来得匆忙,他跟本就没有带行李,手中捏着的只有机票和护照。

    抬着脸,看着被雨淋得模糊的窗子,他也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与她相识的那一天。

    起初也是毛毛雨,后来就越下越大。

    他受了伤,逃亡之中遇到她。

    当时,她站在一丛开得娇艳的野蔷薇前,金色长发随意用一根手帕束在脑后,娇艳如一朵盛开的蔷薇,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睁开眼的时候,她正在帮他包扎,子弹射穿的是大腿根部,现在还能记得她为他包扎时双颊发红的样子。

    她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可是,怎么可能过得去呢?

    这么多年,他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她,从来不曾为任何一个女人动过心。

    她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一部分,怎么过得去?

    当年他真是傻,为什么就没有鼓起勇气去问她一句,如果那时他冲进订婚现场问她一句,也许结局便会不同。

    一次错过,便是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啊!

    皇甫傲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收紧,硬硬的机票一下子被他握皱,将掌心硌得生疼。

    这一次,如果再走了,只怕至死也没有可能再握她的手了。

    皇甫傲缓缓地将手伸进口袋,从里面摸出那个木盒,取出里面的结婚证明。

第960章 英雄所见略同(2)    冷小野转过脸,看向皇甫傲离开的方向,“我明白,我就是……觉得好可惜。”

    皇甫耀阳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

    片刻,低低开口。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coco。”

    ……

    ……

    北京。

    冷家别墅。

    电脑上,立储仪式的视频刚刚播放完毕。

    自家女婿这么重要的事情,冷子锐和许夏自然也是一直在关注中。

    许夏早已经感动得稀里哗啦,用掉了不少的纸巾,接过冷子锐递过来的纸巾,她擦了擦眼泪。

    “为什么呀?我就想不明白了……皇甫傲他抽疯啊?”

    “瑾姐……有病,三年前就知道是癌症。”冷子锐道,

    “可是……”许夏抬着红红的眼睛,“我还是不明白,他要是早就喜欢瑾姐,当初干吗拒绝啊?”

    冷子锐叹了口气,“这个问题我都想了好几天了,一直就没想明白。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子锐!”许夏抓住他的胳膊,“你说……皇甫傲他这算不算重婚啊,会不会有人拿这件事情说事啊?”

    重婚?!

    冷子锐皱了皱眉,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以皇甫傲那种个性,肯定不会知法犯法的。

    “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呢?”说着,他就站起身来,抓起书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小吴,是我,冷子锐……你马上帮我查一下皇甫傲的档案。查完马上给我打电话,我非常急,对……现在就查,越快越好。”

    “你查档案干吗?”许夏不解地看过来。

    冷子锐走过来,拿过纸巾帮她擦擦脸,“早就说你是我的灵感之源了,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是该证明我猜测的时候了。”

    许夏只是一头雾水,“你……猜测,猜测什么?!”

    “你想!”冷子锐坐到她身侧,“皇甫傲是脚踏两条船的人吗?”

    许夏摇头。

    “这么多年,他一直珍藏着那张结婚证明,还有那个戒指,这说明什么?”

    “他爱coco?”

    “聪明!”冷子锐点点头,“既然他爱coco,他为什么要和阿瑾结婚?”

    许夏白他一眼,“我也想知道呢?”

    “所以,这个结论不成立,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测,这个结论是错的。”

    许夏一脸茫然,完全没听懂。

    “我们所有的疑问都在站在他结婚的结论上,有没有可能,我们一开始就错了呢?”

    许夏摇头,还是不明白。

    “你仔细想想,皇甫哥和阿瑾结婚的时候,不觉得很奇怪吗?没有任何前兆,只是一桌酒席,不要说是结婚戒指,就连一张结婚照都没有……”

    “啊呀,冷子锐……你能不能说简单一点,什么啊,一会儿又戒指啊一会儿又结婚照的!”

    桌上,电话响起来。

    “等我一下,结论马上揭晓!”

    冷子锐捏捏她的脸,笑着起身接过电话,“喂,小吴,我是冷子锐,档案查到了吗?”

    “已经查到了,冷将军。”

    “那好,你帮我看看,上面写的是已婚、未婚?”

    “你等一下,我看看……是……未婚!咦?”小吴的语气也奇怪起来,“我记得……皇甫将军不是结婚了吗,怎么是未婚呀?”

    冷子锐扬起唇角,“你仔细看看,有没有结婚申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