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转过脸,看向皇甫傲离开的方向,“我明白,我就是……觉得好可惜。”

    皇甫耀阳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

    片刻,低低开口。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coco。”

    ……

    ……

    北京。

    冷家别墅。

    电脑上,立储仪式的视频刚刚播放完毕。

    自家女婿这么重要的事情,冷子锐和许夏自然也是一直在关注中。

    许夏早已经感动得稀里哗啦,用掉了不少的纸巾,接过冷子锐递过来的纸巾,她擦了擦眼泪。

    “为什么呀?我就想不明白了……皇甫傲他抽疯啊?”

    “瑾姐……有病,三年前就知道是癌症。”冷子锐道,

    “可是……”许夏抬着红红的眼睛,“我还是不明白,他要是早就喜欢瑾姐,当初干吗拒绝啊?”

    冷子锐叹了口气,“这个问题我都想了好几天了,一直就没想明白。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子锐!”许夏抓住他的胳膊,“你说……皇甫傲他这算不算重婚啊,会不会有人拿这件事情说事啊?”

    重婚?!

    冷子锐皱了皱眉,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以皇甫傲那种个性,肯定不会知法犯法的。

    “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呢?”说着,他就站起身来,抓起书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小吴,是我,冷子锐……你马上帮我查一下皇甫傲的档案。查完马上给我打电话,我非常急,对……现在就查,越快越好。”

    “你查档案干吗?”许夏不解地看过来。

    冷子锐走过来,拿过纸巾帮她擦擦脸,“早就说你是我的灵感之源了,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是该证明我猜测的时候了。”

    许夏只是一头雾水,“你……猜测,猜测什么?!”

    “你想!”冷子锐坐到她身侧,“皇甫傲是脚踏两条船的人吗?”

    许夏摇头。

    “这么多年,他一直珍藏着那张结婚证明,还有那个戒指,这说明什么?”

    “他爱coco?”

    “聪明!”冷子锐点点头,“既然他爱coco,他为什么要和阿瑾结婚?”

    许夏白他一眼,“我也想知道呢?”

    “所以,这个结论不成立,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测,这个结论是错的。”

    许夏一脸茫然,完全没听懂。

    “我们所有的疑问都在站在他结婚的结论上,有没有可能,我们一开始就错了呢?”

    许夏摇头,还是不明白。

    “你仔细想想,皇甫哥和阿瑾结婚的时候,不觉得很奇怪吗?没有任何前兆,只是一桌酒席,不要说是结婚戒指,就连一张结婚照都没有……”

    “啊呀,冷子锐……你能不能说简单一点,什么啊,一会儿又戒指啊一会儿又结婚照的!”

    桌上,电话响起来。

    “等我一下,结论马上揭晓!”

    冷子锐捏捏她的脸,笑着起身接过电话,“喂,小吴,我是冷子锐,档案查到了吗?”

    “已经查到了,冷将军。”

    “那好,你帮我看看,上面写的是已婚、未婚?”

    “你等一下,我看看……是……未婚!咦?”小吴的语气也奇怪起来,“我记得……皇甫将军不是结婚了吗,怎么是未婚呀?”

    冷子锐扬起唇角,“你仔细看看,有没有结婚申请。”

第958章 乖乖听话,有肉吃(3)    国王办公室。

    老国王笑着请皇甫傲入座,又吩咐助理倒来茶点。

    “我记得,十年前我们曾经在万国峰会上见过一面,当时就对皇甫将军印象很深刻。”老国王端起桌上的红茶,“将军……一定也育有非常出色的子女吧?”

    皇甫傲端着杯子,注视着杯子里的茶水,“我……没有别的子女。”

    “哦?”老国王品了一口茶水,“您……难道一直没有结婚吗?”

    “我……”皇甫傲注视着杯子里的茶水,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妻子……刚刚去世。”

    老国王目光一沉,“我很报歉。”

    “没什么。”皇甫傲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到桌上,“国王殿下一定很忙,我就不耽搁您的时间了。我去看看小野。”

    “那……晚上您能来王宫用餐吗?”

    “我今晚就要离开,非常报歉。”

    老国王点点头,站起身,再次向他伸过手掌,“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您能来。”

    “这是……我应该做的。”

    与他握了握手,皇甫傲又欠身向他行了礼,老国王亲自送他出门,然后就命令一个手下带他去见冷小野。

    皇甫傲见到冷小野的时候,她正在吩咐厨房为女大公准备一些简单的粥品。

    见到皇甫傲,冷小野将粥交给丽萨,让她端给女大公,她就带了皇甫傲来到走廊一侧的露台上坐下。

    “今晚就走?”冷小野一脸惊讶,“这么急啊?”

    “有一点很紧急的事情。”皇甫傲答。

    冷小野轻轻点头,犹豫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有向他询问关于瑾姨的事情。

    正如冷子锐所说,他一个男人,单身过了这么多年也很难,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他也不容易。

    这件事情,谁也没有错,只能说就是阴阳差错。

    瑾姨那边尸骨未寒,她要是现在搓合他和女大公,也有些不地道,以后时间长得是,慢慢再想办法吧。

    “我去送您吧?”

    “不用了。”皇甫傲温和地站起身,走过来在她身侧坐下,如父亲一样伸手帮她理了理耳边微乱的头发,“小野……帮我一个忙好吗?”

    “您说!”

    皇甫傲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开口,“帮我……好好照顾她。”

    “皇甫伯伯。”冷小野心疼地看着他,“其实我……我挺理解您的,我知道您有苦衰,可是……”

    “伯伯明白你的心意。”皇甫傲笑着拍拍她的背,“小野……你要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尽善尽美的,我已经很知足了。”

    她为他孕育了如此出色的儿子,这已经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他不能奢求太多。

    冷小野含着眼泪点点头,“可是……”

    皇甫傲看看表,“时间来不及了,我必须得走了。”

    从这里飞北京的航班只有那几个班次,一旦错过,就要等明天了。

    冷小野站起身,“您……您还想再看看她吗?我……我带你过去。”

    见了又能如何?

    皇甫傲轻轻摇头,“我还是不要去刺激她了。”

    “那……我送你下楼。”冷小野站起身来,拭了拭眼睛,“来人,准备一辆车子,送皇甫将军去机场。”

    ……

    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