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国王办公室。

    老国王笑着请皇甫傲入座,又吩咐助理倒来茶点。

    “我记得,十年前我们曾经在万国峰会上见过一面,当时就对皇甫将军印象很深刻。”老国王端起桌上的红茶,“将军……一定也育有非常出色的子女吧?”

    皇甫傲端着杯子,注视着杯子里的茶水,“我……没有别的子女。”

    “哦?”老国王品了一口茶水,“您……难道一直没有结婚吗?”

    “我……”皇甫傲注视着杯子里的茶水,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妻子……刚刚去世。”

    老国王目光一沉,“我很报歉。”

    “没什么。”皇甫傲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到桌上,“国王殿下一定很忙,我就不耽搁您的时间了。我去看看小野。”

    “那……晚上您能来王宫用餐吗?”

    “我今晚就要离开,非常报歉。”

    老国王点点头,站起身,再次向他伸过手掌,“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您能来。”

    “这是……我应该做的。”

    与他握了握手,皇甫傲又欠身向他行了礼,老国王亲自送他出门,然后就命令一个手下带他去见冷小野。

    皇甫傲见到冷小野的时候,她正在吩咐厨房为女大公准备一些简单的粥品。

    见到皇甫傲,冷小野将粥交给丽萨,让她端给女大公,她就带了皇甫傲来到走廊一侧的露台上坐下。

    “今晚就走?”冷小野一脸惊讶,“这么急啊?”

    “有一点很紧急的事情。”皇甫傲答。

    冷小野轻轻点头,犹豫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没有向他询问关于瑾姨的事情。

    正如冷子锐所说,他一个男人,单身过了这么多年也很难,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他也不容易。

    这件事情,谁也没有错,只能说就是阴阳差错。

    瑾姨那边尸骨未寒,她要是现在搓合他和女大公,也有些不地道,以后时间长得是,慢慢再想办法吧。

    “我去送您吧?”

    “不用了。”皇甫傲温和地站起身,走过来在她身侧坐下,如父亲一样伸手帮她理了理耳边微乱的头发,“小野……帮我一个忙好吗?”

    “您说!”

    皇甫傲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开口,“帮我……好好照顾她。”

    “皇甫伯伯。”冷小野心疼地看着他,“其实我……我挺理解您的,我知道您有苦衰,可是……”

    “伯伯明白你的心意。”皇甫傲笑着拍拍她的背,“小野……你要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尽善尽美的,我已经很知足了。”

    她为他孕育了如此出色的儿子,这已经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他不能奢求太多。

    冷小野含着眼泪点点头,“可是……”

    皇甫傲看看表,“时间来不及了,我必须得走了。”

    从这里飞北京的航班只有那几个班次,一旦错过,就要等明天了。

    冷小野站起身,“您……您还想再看看她吗?我……我带你过去。”

    见了又能如何?

    皇甫傲轻轻摇头,“我还是不要去刺激她了。”

    “那……我送你下楼。”冷小野站起身来,拭了拭眼睛,“来人,准备一辆车子,送皇甫将军去机场。”

    ……

    么

第959章 英雄所见略同(1)    手下去帮忙准备车子,冷小野就和他一起走出露台下楼。

    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皇甫耀阳恰好从远处走过来,看到二人,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迈步走过来。

    “小野,你要去哪儿?”

    这个傲骄的家伙,明明是想问皇甫傲,却装着问她。

    冷小野走上台阶,扶住他的胳膊,“皇甫伯伯有急事要回国,我送他上车,你陪我一起去吧?”

    不等皇甫耀阳回应,她已经拉着他走向门口,皇甫傲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二人一起走出来。

    台阶下,车子已经备好。

    冷小野一直拉着皇甫耀阳走下最后一阶台阶,才松开他的胳膊,走上前来向皇甫傲伸过胳膊,拥抱了他一下。

    “您路上小心,回北京给我来个电话。”

    “好。”

    皇甫傲抱了抱她,从她的肩膀上看到皇甫耀阳,他缓缓直起身子。

    “我走了,你们保重。”

    他说你们,自然是将皇甫耀阳也包括在内。

    冷小野眼圈红红地向他点点头,“您放心吧!”

    侍者走前来,帮皇甫傲拉开车门。

    一直站在旁边沉默的皇甫耀阳,向前迈了一步,站到冷小野身侧,伸过左手来安慰地拥住她的肩膀,右手就向皇甫傲伸过来。

    注意到他的动作,冷小野和皇甫傲都是一惊。

    怔了怔,皇甫傲才反应过来,将自己的右手伸过来,握住皇甫耀阳的手掌。

    皇甫傲的手指,微微有些发颤。

    皇甫耀阳合指,握住他微颤的手指,“谢谢。”

    “不……不用客气。”皇甫傲有些结巴地回应。

    皇甫耀阳收回手掌,唇抿着再没有说一个字。

    虽然只是一个握手,一句谢谢,对于皇甫傲来说,却已经是非常大的惊喜。

    “再……再见。”坐到车子,皇甫傲向二人挥挥手,这才向司机下令,“开车吧。”

    车子启动,驶离王宫。

    皇甫傲坐在车内,看着后视镜内,那座华美的王宫越来越远,直到看着后视镜中的王宫完全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将双手握紧。

    注视着车子消失在广场出口,冷小野轻轻地吸了吸鼻子。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把她拥过来,安慰地拢在怀里。

    “我觉得,他们两个都好可怜。”冷小野抱着他的腰,“为什么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呢?”

    皇甫耀阳皱着眉,安抚地拍着她的背,“你不是说他已经结婚了吗?”

    “瑾姐……去世了。”冷小野在他怀里小声说道。

    皇甫耀阳略一沉吟,“coco知道吗?”

    冷小野猛地抬起脸,“要不……我们去告诉coco好不好?”

    “然后呢?”皇甫耀阳拧着眉毛,“难道你要让coco去追他回来,求他和她在一起?如果一个男人真得爱一个女人,他就不应该放弃。”

    冷小野皱着小眉毛,“可是,coco也好可怜。”

    皇甫耀阳抬手捧起她的小脸,帮她轻拭眼角,“她的个性一向是宁缺勿滥,如果不是一个爱她到义无反顾的男人,留下来也不会让她快乐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