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想来想去,也是想不通。

    小手包里,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拿过手机,看到上面夜风扬的号码,她忙着将电话接通。

    “喂。”

    “小野,是我。我得到消息,司空月冥可能人在a国,你要多加小心。”

    冷小野的语气有些无奈,“我今天已经看到他。”

    “你看到他了?”夜风扬字里行间透着惊讶,“你还好吧?”

    “我没事。”

    “那就好。”夜风扬暗松口气,“我已经在飞机上,今天晚上到你那里,我有件事情想要让你帮忙。”

    “什么事情啊?”

    “这个……见面再说吧,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那好吧。”冷小野抬腕看了看表,“晚上见。”

    她换断电话的时候,皇甫耀阳亦已经重新回来,冷小野抬脸看过去,皇甫耀阳轻轻摇头。

    朱蒂看出二个人有话说,主动起身离开,“我去看看coco,你们两个聊吧。”

    冷小野示意皇甫耀阳坐到自己身侧,然后就向他道明夜风扬要来的事情。

    这时,一名手下已经走过来,向皇甫耀阳报告。

    “王储大人,道奇亲王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医生说是过量注入肾上腺素,引起的血压升高和心律失常,进而引发了亲王本身的心脏病和脑出血。”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发通稿,就说他是过量饮酒引发心脏病和脑出血,抢救无效死亡。”

    现在,王宫是多事之秋,司空月冥的事情透露出去,对于王室没有半点好处,反倒会让那些记者们捕风捉影地乱写。

    道奇亲王本身就有心脏病,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发病死亡并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事情。

    “是,王储大人。”

    皇甫耀阳略一沉吟,“将所有道奇一族的子女召集到小会客厅,就说……我有话说。”

    “是。”

    助理答应一声,转身离开,皇甫耀阳就扶住冷小野的肩膀,“再等我一会儿,我去把这件事情处理一下,就过来陪你。”

    冷小野也知道,出了这么多事情,他现在必须去处理,笑着向他点点头,“我没事,你去忙吧。”

    皇甫耀阳起身走进小会客厅,道奇的二个儿子和儿媳,以及长孙女米拉,都已经在小会客厅里等候。

    “对于道奇亲王的事情,我深感意外。”皇甫耀阳的双眸缓缓地掠过在场众人,“道奇亲王对我的弹劾也是出于对王室血统的考虑,我并不介意,所以我不打算追究他的责任。亲王的葬礼会按照王室的最高规格来进行,请诸位节哀。如果诸位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另外……”

    皇甫耀阳将手插进衣架,沉默了一会儿。

    “我希望几位安分守己,不要再让特蕾莎这个姓氏蒙羞,因为我不喜欢看到那样的局面。”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都明白他的意思。

    简单说,就是一句话。

    乖乖听话,有肉吃,不听话,那就后果自负。

    房间里,几个人都是大气不敢出。

    失去道奇亲王这颗大树,如今的他们想要对抗皇甫耀阳,就如同蚂蚁想要对抗大象,这位不针对他们已经不错,他们哪里还敢有什么别的心思。

第955章 小野,好久不见!(3)    三楼,客房内。

    皇甫傲并没有理会外外的纷纷扰扰,自始至终,他都坐在床边,目光一直注视着枕上的女大公,从来没有移开过。

    终于。

    长长的金棕色睫毛轻轻地抖了抖,昏迷许久的女大公,清醒过来。

    看到她睁开眼睛,皇甫傲脸上露出喜色。

    “coco?!”

    侧脸,看向俯身看着她的皇甫傲,女大公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只是发出一片暗哑无意义的声音。

    “等一下。”

    皇甫傲转身,拿过桌上的水杯,小心地将她的身体扶正,将水杯子送到她嘴边,喂她喝了两口水。

    “谢……谢谢!”

    女大公哑着嗓子道了声谢。

    放下杯子,将枕头靠到她身后,皇甫傲收回扶在她身上的手掌,“对……对不起,没有和你商量,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女大公抿了抿唇,“不,你没有……不是,我是说……你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我要谢谢你……”

    太久的分离,现在突然这样的面对他,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皇甫傲看着她苍白的脸,也是局促起来,“不……不要这样说,这是我……我应该做的。”

    然后,二个人都沉默了,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女大公悄悄地看一眼眼前的男人,“能……能把杯子给我吗?”

    “哦……好!”皇甫傲忙着将水杯拿过来,送到她面前。

    伸手接过杯子,手指不经意地碰到他的手指,女大公的心莫名地一慌。

    拿过水杯,送到嘴边,她缓缓地喝了一口水。

    水温不冷不热,刚刚好,她垂着脸,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水,心中却是迅速地思考着。

    想来想去,却依旧没有想到,她要说什么。

    皇甫傲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样子,有心想要打败沉默,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终于,最后一滴水也被女大公喝下肚去。

    “还……还要吗?”皇甫傲轻声问。

    “不……不用了。”女大公道。

    他伸过手掌,接过她手中的空杯子。

    看着她放在床单上的手指,皇甫傲放在腿上的两只手掌缓缓收紧。

    女大公抬眸,看向他的脸,手缓缓地从床单上抬起来,想要触摸他,抬到一半,又忙着缩了回去。

    不行!

    她不能!

    他现在有妻子……

    她垂下眼帘,“皇……皇甫,我……我很感激你为我和king做得一切。不过……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皇甫傲的两只手因为过度用力,青筋都已经明显突起,努力压抑着自己想要握她的手的愿意,皇甫傲轻轻点头。

    “我……我明白!”

    他怎么可以奢望,她的原谅。

    二十多年来,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含辛茹苦,他却什么也没有为她做,他不配……

    如果不是因为皇甫耀阳面临这样的困境,这些事情,他可能会一直沉默地埋在心里。

    手机响起来,皇甫傲接过电话。

    “好的……我会尽快回去……再见!”

    女大公听着他的声音,两只手掌紧紧地握在一处。

    ……

    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