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楼,客房内。

    皇甫傲并没有理会外外的纷纷扰扰,自始至终,他都坐在床边,目光一直注视着枕上的女大公,从来没有移开过。

    终于。

    长长的金棕色睫毛轻轻地抖了抖,昏迷许久的女大公,清醒过来。

    看到她睁开眼睛,皇甫傲脸上露出喜色。

    “coco?!”

    侧脸,看向俯身看着她的皇甫傲,女大公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只是发出一片暗哑无意义的声音。

    “等一下。”

    皇甫傲转身,拿过桌上的水杯,小心地将她的身体扶正,将水杯子送到她嘴边,喂她喝了两口水。

    “谢……谢谢!”

    女大公哑着嗓子道了声谢。

    放下杯子,将枕头靠到她身后,皇甫傲收回扶在她身上的手掌,“对……对不起,没有和你商量,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女大公抿了抿唇,“不,你没有……不是,我是说……你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我要谢谢你……”

    太久的分离,现在突然这样的面对他,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皇甫傲看着她苍白的脸,也是局促起来,“不……不要这样说,这是我……我应该做的。”

    然后,二个人都沉默了,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女大公悄悄地看一眼眼前的男人,“能……能把杯子给我吗?”

    “哦……好!”皇甫傲忙着将水杯拿过来,送到她面前。

    伸手接过杯子,手指不经意地碰到他的手指,女大公的心莫名地一慌。

    拿过水杯,送到嘴边,她缓缓地喝了一口水。

    水温不冷不热,刚刚好,她垂着脸,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水,心中却是迅速地思考着。

    想来想去,却依旧没有想到,她要说什么。

    皇甫傲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样子,有心想要打败沉默,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终于,最后一滴水也被女大公喝下肚去。

    “还……还要吗?”皇甫傲轻声问。

    “不……不用了。”女大公道。

    他伸过手掌,接过她手中的空杯子。

    看着她放在床单上的手指,皇甫傲放在腿上的两只手掌缓缓收紧。

    女大公抬眸,看向他的脸,手缓缓地从床单上抬起来,想要触摸他,抬到一半,又忙着缩了回去。

    不行!

    她不能!

    他现在有妻子……

    她垂下眼帘,“皇……皇甫,我……我很感激你为我和king做得一切。不过……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皇甫傲的两只手因为过度用力,青筋都已经明显突起,努力压抑着自己想要握她的手的愿意,皇甫傲轻轻点头。

    “我……我明白!”

    他怎么可以奢望,她的原谅。

    二十多年来,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含辛茹苦,他却什么也没有为她做,他不配……

    如果不是因为皇甫耀阳面临这样的困境,这些事情,他可能会一直沉默地埋在心里。

    手机响起来,皇甫傲接过电话。

    “好的……我会尽快回去……再见!”

    女大公听着他的声音,两只手掌紧紧地握在一处。

    ……

    么

第954章 小野,好久不见!(2)    “司空月冥,站住!”

    冷小野抬枪指住那人的后背,从他的身形和银发,她已经认出这个人就是司空月冥。

    听到身后的声音,男人转过脸来,注视着她,戴了彩瞳的眼睛里有淡淡笑意。

    “小野,好久不见!”

    冷小野抬臂将枪口向他瞄准,“为什么来这儿?!”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探望一个老朋友。”

    注视着眼前男人的脸,冷小野皱着眉。

    老朋友?什么意思!

    楼梯上,有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

    “抓住他,快点!封锁所有的出口……”

    那是皇甫耀阳的声音。

    看看冷小野手中的枪,司空月冥抓住楼梯扶手,猛地飞身而起,闪身跳到斜下面的楼梯上。

    冷小野追到楼梯一侧,双手抓着枪向他瞄准。

    枪口瞄准他的后背,眼前闪过在岛上,皇甫耀阳将水果送到她面前的样子,她扣扳机的手指略一犹豫。

    这个瞬间,司空月冥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人影。

    皇甫耀阳带着人冲下楼来,看到拿着枪站在楼梯上的冷小野,他忙着冲过来。

    “小野,你没事吧?!”

    冷小野轻轻摇头。

    “他人呢?”

    “走了。”

    “没事的!”皇甫耀阳拥住她的腰身,“你们继续追!”

    手下们继续冲下楼去,他就扶着她走进廊道,“别紧张,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公爵先生!”一名手下急急地跑上楼来,“道奇亲王死了!”

    “我知道了。”皇甫耀阳脸色平静地转过脸,“我们马上过去。”

    手下转身离开,皇甫耀阳就带着冷小野下楼,带着她走进二楼尽头的休息室。

    休息室内,米拉已经清醒过来,正在抱着地上的道奇亲王痛哭。

    道奇亲王的儿女们此时亦已经得到消息,一个个哭喊着冲进楼上。

    道奇亲王瞪着眼睛躺在地上,身体痛苦地蜷缩着,在他手指边不远处,就是他的药。

    国王也走上来,看着已经死去的亲弟弟,老国王皱起眉注视他片刻,长长地叹了口气。

    医生跑进来,伸手摸了摸道奇亲王的颈脉。

    “怎么样?”老国王问。

    医生摇头,“亲王殿下已经死了!”

    一旁,主教大人抬手划了一个十字。

    皇甫耀阳伸手拥住冷小野,将她从房间里带出来,走到走廊僻静处。

    “是司空?”

    冷小野小声问。

    皇甫耀阳点点头,“我可以救他,但是我没有。”

    如果当时皇甫耀阳及时救助道奇,或者道奇亲王还能活过来。

    但是,他没有,他不想救。

    如果不是老国王阻止,道奇亲王早已经是死人了。

    冷小野挑眉。

    皇甫耀阳声音平静,“他该死!”

    那个人,那样的诋毁他,伤害他的母亲,他绝对不会救那样一个人。

    冷小野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过来,拥住他的腰身,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这是他罪有应得!”

    这一次司空月冥明显是冲着道奇亲王来的,道奇亲王死不足惜,但是司空月冥和他有什么过节,为什么他要杀道奇亲王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