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司空月冥,站住!”

    冷小野抬枪指住那人的后背,从他的身形和银发,她已经认出这个人就是司空月冥。

    听到身后的声音,男人转过脸来,注视着她,戴了彩瞳的眼睛里有淡淡笑意。

    “小野,好久不见!”

    冷小野抬臂将枪口向他瞄准,“为什么来这儿?!”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探望一个老朋友。”

    注视着眼前男人的脸,冷小野皱着眉。

    老朋友?什么意思!

    楼梯上,有急促的脚步声传过来。

    “抓住他,快点!封锁所有的出口……”

    那是皇甫耀阳的声音。

    看看冷小野手中的枪,司空月冥抓住楼梯扶手,猛地飞身而起,闪身跳到斜下面的楼梯上。

    冷小野追到楼梯一侧,双手抓着枪向他瞄准。

    枪口瞄准他的后背,眼前闪过在岛上,皇甫耀阳将水果送到她面前的样子,她扣扳机的手指略一犹豫。

    这个瞬间,司空月冥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人影。

    皇甫耀阳带着人冲下楼来,看到拿着枪站在楼梯上的冷小野,他忙着冲过来。

    “小野,你没事吧?!”

    冷小野轻轻摇头。

    “他人呢?”

    “走了。”

    “没事的!”皇甫耀阳拥住她的腰身,“你们继续追!”

    手下们继续冲下楼去,他就扶着她走进廊道,“别紧张,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公爵先生!”一名手下急急地跑上楼来,“道奇亲王死了!”

    “我知道了。”皇甫耀阳脸色平静地转过脸,“我们马上过去。”

    手下转身离开,皇甫耀阳就带着冷小野下楼,带着她走进二楼尽头的休息室。

    休息室内,米拉已经清醒过来,正在抱着地上的道奇亲王痛哭。

    道奇亲王的儿女们此时亦已经得到消息,一个个哭喊着冲进楼上。

    道奇亲王瞪着眼睛躺在地上,身体痛苦地蜷缩着,在他手指边不远处,就是他的药。

    国王也走上来,看着已经死去的亲弟弟,老国王皱起眉注视他片刻,长长地叹了口气。

    医生跑进来,伸手摸了摸道奇亲王的颈脉。

    “怎么样?”老国王问。

    医生摇头,“亲王殿下已经死了!”

    一旁,主教大人抬手划了一个十字。

    皇甫耀阳伸手拥住冷小野,将她从房间里带出来,走到走廊僻静处。

    “是司空?”

    冷小野小声问。

    皇甫耀阳点点头,“我可以救他,但是我没有。”

    如果当时皇甫耀阳及时救助道奇,或者道奇亲王还能活过来。

    但是,他没有,他不想救。

    如果不是老国王阻止,道奇亲王早已经是死人了。

    冷小野挑眉。

    皇甫耀阳声音平静,“他该死!”

    那个人,那样的诋毁他,伤害他的母亲,他绝对不会救那样一个人。

    冷小野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过来,拥住他的腰身,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这是他罪有应得!”

    这一次司空月冥明显是冲着道奇亲王来的,道奇亲王死不足惜,但是司空月冥和他有什么过节,为什么他要杀道奇亲王呢?

第951章 实在是高估你了(2)    目光落在被许多贵族小姐如众星捧月一样簇拥着的冷小野,她越发气愤。

    “贱女人!”

    一位宫庭侍者在她身侧停下脚步,顺着她的目光向冷小野的方向看了一眼。

    “您……一定就是米拉小姐吧?”

    米拉转过脸,瞟了侍者一眼。

    侍者的身形很修长,身上套着一件宫庭侍者惯穿的黑色燕尾服,棕色短发下是一对漂亮的深蓝色眼睛,唇色有些浅,相貌却是无比的俊美。

    “你认得我?”

    以往,米拉可不会对这种地位低下的侍卫说话。

    不过今天情况不同,再加上对方的脸实在太出色,她才会一反常态。

    “当然,最尊贵的米位小姐,有谁不认识呢!”侍者一笑,“更何况,我是专门为您而来。二楼最尽头的休息室里,有一位先生让我邀请您过去坐一坐。”

    “谁?”米拉好奇地询问。

    “我不知道他的姓氏,不过……那是一个很英俊的先生,我好像在杂志上见过他。话已经传到,我先走了,祝您愉快。”

    转身,侍者走开,继续去给别人送酒。

    不远处,皇甫耀阳与一个走过来向他祝贺的官员,碰了碰杯子,转过脸来。

    看到那个个子很高的侍者,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眸微微眯起。

    这个人……

    “怎么了?”

    冷小野注意到他表情有异,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

    皇甫耀阳收回目光。

    “公爵先生,恭喜!”

    一位官员走过来,捧着杯子向皇甫耀阳道贺。

    冷小野注意到一旁的朱蒂侯爵,抬手向她扬扬手中的果汁杯,“耀阳,我过去一下。”

    向皇甫耀阳说了一声,人就走到朱蒂面前,“很高兴您能来。”

    皇甫耀阳一边与走过来的熟人聊天,目光就迅速地看了一眼大厅,捕捉到正在走向楼上的那个高大侍者,他眉尖轻挑。

    示意保镖好好照看冷小野,皇甫耀阳迈步上楼。

    ……

    ……

    米拉走到二楼,来到尽头的休息室,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

    门内,传出一个悦耳的男声。

    米拉推开而入,只见门内赫然站着刚才的侍者,除了他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你……你骗我?!”

    米拉反应过来,有些气愤地问道。

    “我怎么会骗您了,人不就在那里吗?”

    侍者向她身后扬扬下巴,米拉转过脸,他抬起手掌,一计手刀劈过去,米拉直接晕倒在地。

    这个侍者,不是别人,正是伪装之后的司空月冥。

    走上前来,伸过套着手套的手掌,拿过米拉的小手包,取出里面的手机,他立刻就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道奇亲王。

    楼下。

    正郁闷地站在角落里喝酒的道奇亲王听到手机轻响,立刻就将手机从口袋里摸出来。

    “我在二楼尽头的休息室,我刚才听到一些国王说的秘密,您快点上来,记得一个人,省得被他们发现。”

    看到这条来自孙女米拉的短信,道奇亲王谨慎地看看四周,迈步上楼。

    “亲王殿下?”助理看到他上楼,忙着跟过来,“您去哪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