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目光落在被许多贵族小姐如众星捧月一样簇拥着的冷小野,她越发气愤。

    “贱女人!”

    一位宫庭侍者在她身侧停下脚步,顺着她的目光向冷小野的方向看了一眼。

    “您……一定就是米拉小姐吧?”

    米拉转过脸,瞟了侍者一眼。

    侍者的身形很修长,身上套着一件宫庭侍者惯穿的黑色燕尾服,棕色短发下是一对漂亮的深蓝色眼睛,唇色有些浅,相貌却是无比的俊美。

    “你认得我?”

    以往,米拉可不会对这种地位低下的侍卫说话。

    不过今天情况不同,再加上对方的脸实在太出色,她才会一反常态。

    “当然,最尊贵的米位小姐,有谁不认识呢!”侍者一笑,“更何况,我是专门为您而来。二楼最尽头的休息室里,有一位先生让我邀请您过去坐一坐。”

    “谁?”米拉好奇地询问。

    “我不知道他的姓氏,不过……那是一个很英俊的先生,我好像在杂志上见过他。话已经传到,我先走了,祝您愉快。”

    转身,侍者走开,继续去给别人送酒。

    不远处,皇甫耀阳与一个走过来向他祝贺的官员,碰了碰杯子,转过脸来。

    看到那个个子很高的侍者,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眸微微眯起。

    这个人……

    “怎么了?”

    冷小野注意到他表情有异,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

    皇甫耀阳收回目光。

    “公爵先生,恭喜!”

    一位官员走过来,捧着杯子向皇甫耀阳道贺。

    冷小野注意到一旁的朱蒂侯爵,抬手向她扬扬手中的果汁杯,“耀阳,我过去一下。”

    向皇甫耀阳说了一声,人就走到朱蒂面前,“很高兴您能来。”

    皇甫耀阳一边与走过来的熟人聊天,目光就迅速地看了一眼大厅,捕捉到正在走向楼上的那个高大侍者,他眉尖轻挑。

    示意保镖好好照看冷小野,皇甫耀阳迈步上楼。

    ……

    ……

    米拉走到二楼,来到尽头的休息室,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

    门内,传出一个悦耳的男声。

    米拉推开而入,只见门内赫然站着刚才的侍者,除了他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你……你骗我?!”

    米拉反应过来,有些气愤地问道。

    “我怎么会骗您了,人不就在那里吗?”

    侍者向她身后扬扬下巴,米拉转过脸,他抬起手掌,一计手刀劈过去,米拉直接晕倒在地。

    这个侍者,不是别人,正是伪装之后的司空月冥。

    走上前来,伸过套着手套的手掌,拿过米拉的小手包,取出里面的手机,他立刻就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道奇亲王。

    楼下。

    正郁闷地站在角落里喝酒的道奇亲王听到手机轻响,立刻就将手机从口袋里摸出来。

    “我在二楼尽头的休息室,我刚才听到一些国王说的秘密,您快点上来,记得一个人,省得被他们发现。”

    看到这条来自孙女米拉的短信,道奇亲王谨慎地看看四周,迈步上楼。

    “亲王殿下?”助理看到他上楼,忙着跟过来,“您去哪儿?”

第952章 实在是高估你了(3)    “不要跟着我!”道奇亲王抬手示意他留下,自己就走上楼梯。

    来到二楼,走到尽头的房间门前,道奇亲王抬手推开房门。

    门内。

    米拉趴在地毯上,背对着窗子的沙发上,坐着司空月冥。

    尽管他戴了假发和彩瞳,道奇亲王依旧认出是他,心中一惊,他本能地想逃。

    司空月冥抬起左手,用枪口指向他。

    “如果我是你,我可不会逃!”

    道奇亲王看看他手中的枪,“你想怎么样?”

    “回答我一个问题。”司空月冥晃晃手中的枪,“你是怎么知道潜艇的事情的?!”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数量并不多,就算是他的很多手下也并不知情,道奇亲王竟然知道,司空月冥必须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毕竟,这件事情关系重大。

    “司空先生!”道奇亲王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不会反抗,“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承认,我的邀请方式不太友好,不过……您现在的处境也不太妙。”

    “您还是担心自己的处境比较好。”司空月冥戴着手套的左手微一用力,手中的酒杯就已经分成数半,他捏住其中一片,“或者……你还可以担心一下您孙女的处境。”

    说着,他就伸过手掌,将那块碎玻璃放在米拉的手腕上。

    “不要……不要伤害她!”道奇亲王急吼出声。

    司空月冥用手中的碎玻璃在米拉的手腕上轻点着,“那就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道奇亲王皱着眉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米拉,虽然这个孙女并不讨人喜欢,可是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孙女,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

    “这件事情与米拉没关,你放了她。”

    “告诉我是谁,我就会放了她,我一向说话算话。”

    道奇亲王略一犹豫,“是……是尤里博士。”

    “尤里博士?!”司空月冥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微微皱眉,“哪个尤里博士。”

    道奇亲王一边说,一边就悄悄将手背到身后,用手指小心地拨着手机,“他是这个项目的总开发负责人,我们原本准备合作的……他一直在找你……”

    司空月冥站起身,绕过茶几,走到他面前。

    “道奇亲王,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输给皇甫耀阳?”

    “皇甫耀阳……是谁?!”道奇亲王不解地问。

    司空月冥伸手从他手中夺过手机,丢在沙发上。

    “连自己敌人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都不知道,看来我实在是高估你了。”

    道奇亲王看着被他夺走的手机,突然伸手夺过司空月冥手中的枪,感觉着颈间一疼,他也没有在意,只是抬起手枪,隔空指住司空月冥的脸。

    然后,他狰狞冷笑。

    “司空先生,没有想到吧?”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从他颈间拨出注射器。

    道奇亲王感觉到不对劲,抬手摸摸自己的脖颈,“你……你为我注射了什么?”

    司空月冥唇角一扬,“肾上腺素。”

    他不仅心脏不好,而且血压还比较高,司空月冥为他注入这么多的肾上腺素,很明显是想要他的命。

    “该死,我要杀了你!”道奇亲王气愤地扣下扳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