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要跟着我!”道奇亲王抬手示意他留下,自己就走上楼梯。

    来到二楼,走到尽头的房间门前,道奇亲王抬手推开房门。

    门内。

    米拉趴在地毯上,背对着窗子的沙发上,坐着司空月冥。

    尽管他戴了假发和彩瞳,道奇亲王依旧认出是他,心中一惊,他本能地想逃。

    司空月冥抬起左手,用枪口指向他。

    “如果我是你,我可不会逃!”

    道奇亲王看看他手中的枪,“你想怎么样?”

    “回答我一个问题。”司空月冥晃晃手中的枪,“你是怎么知道潜艇的事情的?!”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数量并不多,就算是他的很多手下也并不知情,道奇亲王竟然知道,司空月冥必须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毕竟,这件事情关系重大。

    “司空先生!”道奇亲王举起双手,示意自己不会反抗,“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承认,我的邀请方式不太友好,不过……您现在的处境也不太妙。”

    “您还是担心自己的处境比较好。”司空月冥戴着手套的左手微一用力,手中的酒杯就已经分成数半,他捏住其中一片,“或者……你还可以担心一下您孙女的处境。”

    说着,他就伸过手掌,将那块碎玻璃放在米拉的手腕上。

    “不要……不要伤害她!”道奇亲王急吼出声。

    司空月冥用手中的碎玻璃在米拉的手腕上轻点着,“那就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道奇亲王皱着眉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米拉,虽然这个孙女并不讨人喜欢,可是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孙女,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

    “这件事情与米拉没关,你放了她。”

    “告诉我是谁,我就会放了她,我一向说话算话。”

    道奇亲王略一犹豫,“是……是尤里博士。”

    “尤里博士?!”司空月冥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微微皱眉,“哪个尤里博士。”

    道奇亲王一边说,一边就悄悄将手背到身后,用手指小心地拨着手机,“他是这个项目的总开发负责人,我们原本准备合作的……他一直在找你……”

    司空月冥站起身,绕过茶几,走到他面前。

    “道奇亲王,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输给皇甫耀阳?”

    “皇甫耀阳……是谁?!”道奇亲王不解地问。

    司空月冥伸手从他手中夺过手机,丢在沙发上。

    “连自己敌人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名都不知道,看来我实在是高估你了。”

    道奇亲王看着被他夺走的手机,突然伸手夺过司空月冥手中的枪,感觉着颈间一疼,他也没有在意,只是抬起手枪,隔空指住司空月冥的脸。

    然后,他狰狞冷笑。

    “司空先生,没有想到吧?”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从他颈间拨出注射器。

    道奇亲王感觉到不对劲,抬手摸摸自己的脖颈,“你……你为我注射了什么?”

    司空月冥唇角一扬,“肾上腺素。”

    他不仅心脏不好,而且血压还比较高,司空月冥为他注入这么多的肾上腺素,很明显是想要他的命。

    “该死,我要杀了你!”道奇亲王气愤地扣下扳机。

第950章 实在是高估你了(1)    三楼房间内。

    医生收起听诊室,转过脸,安慰地向皇甫傲与朱蒂一笑,“不用担心,公爵先生只是情绪太激动,休息一会儿就会清醒过来的。”

    二个人都是松了口气,朱蒂斜一眼皇甫傲,将女大公的手包放在桌上。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忙,你照顾她……没有问题吧?”

    “哦……您去忙吧,我可以照顾她。”皇甫傲客气地答道。

    “那就辛苦你了。”

    朱蒂向他一笑,向医生做个眼色,转身退出房间。

    医生会意,忙着收拾了东西也退出门外。

    “你在这里守着,如果他叫你,你再进去,没有必要,不要进去打扰他们。”

    “好的。”

    向医生叮嘱一句,朱蒂这才走向楼梯的方向。

    走到楼梯附近的时候,刚好,皇甫耀阳与冷小野走过来。

    “朱蒂阿姨。”冷小野立刻快行两步,迎过来,“coco她怎么样?”

    “她没事,医生说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朱蒂向二人安慰地一笑。

    “太好了,我们过去看她。”冷小野松了口气,拉住皇甫耀阳就要上楼。

    朱蒂伸手,拦住二人,“外面所有的人都在等你们这二位主角,现在可不是缺席的时候。”

    冷小野抬起脸,朱蒂就悄悄向她眨眨眼睛,她一下子会意。

    “对啊!皇甫耀阳,反正coco也没事,我们先下楼去应付一下客人们吧,要不然,您这位王储也太失礼了。”

    说着,她就拉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我们先下楼吧,刚好我去帮coco拿点吃的来。”

    皇甫耀阳没有反抗,顺丛地被她拉下楼。

    三人下楼走进大厅,皇甫耀阳立刻就被无数人包围住。

    朱蒂就走到不远处,老国王的身边,向他说明了女大公的身体情况。

    “她没事,您不用担心,皇甫先生在照顾她。”

    老国王轻轻点头,抬眸看看楼梯的方向,轻轻地叹了口气。

    女大公是他最疼爱的女儿,身为一个父亲,他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得到幸福。

    收回目光,他已经重新回到国王的角色。

    “主教大人,我很高兴,你能为我的女儿主持婚礼。”

    “这是我的荣幸,国王先生。”

    ……

    众人或是簇拥着皇甫耀阳,或是三三两两地聊天,曾经一向被人围绕着的道奇亲王,此刻却是形只影单。

    不仅如此,就连他家族中的人都受到孤立。

    以前,在宴会上总是被不少年轻男孩子围着的米拉,这一次也是可怜得连一个邀请她跳舞的人都没有。

    这样的落差,实在太大,不要说米拉受不了,就连道奇亲王也是有些受不了。

    看到一个熟悉的男孩子,米拉主动向对方打招呼。

    这是一个普通的小贵族家的孩子,以往,每次都是米拉不理会他。

    这一次,对方就像是看到瘟疫一样,远远地就躲开她。

    米拉严重受挫,看到一个侍者路过,她伸手从他的托盘上抓过一杯酒,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人就恶狠狠地说道,

    “该死的东西,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