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楼房间内。

    医生收起听诊室,转过脸,安慰地向皇甫傲与朱蒂一笑,“不用担心,公爵先生只是情绪太激动,休息一会儿就会清醒过来的。”

    二个人都是松了口气,朱蒂斜一眼皇甫傲,将女大公的手包放在桌上。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忙,你照顾她……没有问题吧?”

    “哦……您去忙吧,我可以照顾她。”皇甫傲客气地答道。

    “那就辛苦你了。”

    朱蒂向他一笑,向医生做个眼色,转身退出房间。

    医生会意,忙着收拾了东西也退出门外。

    “你在这里守着,如果他叫你,你再进去,没有必要,不要进去打扰他们。”

    “好的。”

    向医生叮嘱一句,朱蒂这才走向楼梯的方向。

    走到楼梯附近的时候,刚好,皇甫耀阳与冷小野走过来。

    “朱蒂阿姨。”冷小野立刻快行两步,迎过来,“coco她怎么样?”

    “她没事,医生说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朱蒂向二人安慰地一笑。

    “太好了,我们过去看她。”冷小野松了口气,拉住皇甫耀阳就要上楼。

    朱蒂伸手,拦住二人,“外面所有的人都在等你们这二位主角,现在可不是缺席的时候。”

    冷小野抬起脸,朱蒂就悄悄向她眨眨眼睛,她一下子会意。

    “对啊!皇甫耀阳,反正coco也没事,我们先下楼去应付一下客人们吧,要不然,您这位王储也太失礼了。”

    说着,她就拉住皇甫耀阳的胳膊,“我们先下楼吧,刚好我去帮coco拿点吃的来。”

    皇甫耀阳没有反抗,顺丛地被她拉下楼。

    三人下楼走进大厅,皇甫耀阳立刻就被无数人包围住。

    朱蒂就走到不远处,老国王的身边,向他说明了女大公的身体情况。

    “她没事,您不用担心,皇甫先生在照顾她。”

    老国王轻轻点头,抬眸看看楼梯的方向,轻轻地叹了口气。

    女大公是他最疼爱的女儿,身为一个父亲,他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得到幸福。

    收回目光,他已经重新回到国王的角色。

    “主教大人,我很高兴,你能为我的女儿主持婚礼。”

    “这是我的荣幸,国王先生。”

    ……

    众人或是簇拥着皇甫耀阳,或是三三两两地聊天,曾经一向被人围绕着的道奇亲王,此刻却是形只影单。

    不仅如此,就连他家族中的人都受到孤立。

    以前,在宴会上总是被不少年轻男孩子围着的米拉,这一次也是可怜得连一个邀请她跳舞的人都没有。

    这样的落差,实在太大,不要说米拉受不了,就连道奇亲王也是有些受不了。

    看到一个熟悉的男孩子,米拉主动向对方打招呼。

    这是一个普通的小贵族家的孩子,以往,每次都是米拉不理会他。

    这一次,对方就像是看到瘟疫一样,远远地就躲开她。

    米拉严重受挫,看到一个侍者路过,她伸手从他的托盘上抓过一杯酒,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人就恶狠狠地说道,

    “该死的东西,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

第948章 MY KING(2)    当年,皇甫先生回来的时候,曾经向我忏悔他的罪过,并且让我为之见证,他亲自在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上签名。我以神之仆人的名义宣布,这份结婚证明……有效!

    特蕾莎将军同样是被神祝福的孩子,他不是私生子,他……有权力继承所有属于他的荣耀!”

    在a国,教堂婚礼和领证结婚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所以皇甫傲与女大公的婚姻是被认可的。

    因此,皇甫耀阳作为他们的儿子,并不是私生子。

    “谢谢你,主教大人!”皇甫傲感激地向主教行了礼,转过脸,重新面对所有人,“现在,我还要再向大家澄清一件事情。因为我的原因,coco并不知道这份结婚证明的存在。当时,因为任务需要,我不得不假死退出任务,回国处理我的私事,coco一直不知道我还活着。按照法律规定,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与男爵先生的结合,并不属于重婚罪的范畴。如果诸位想要谴责,也应该谴责我,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与coco无关。”

    说完这些话,他缓缓地弯下身子,向所有人行了一礼。

    “谢谢!”

    台下,冷小野早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

    怪不得,这三天一直找不到他,想来是他得到消息之后,立刻赶到a国,寻找当年的神父,以为他作证。

    时间久远,不难想象,皇甫傲能够在三天之内,找到这位当年的主婚神父,使用了多少心力。

    还好,他做到了!

    她感动地抬起手掌,用力地为他鼓掌。

    主位之上,老国王爱德华轻轻地抬手,拭了拭眼睛,也是抬起手掌,为之鼓掌。

    瞬间,掌声一片。

    女大公情绪太过激动,抱着朱蒂痛哭起来。

    当年,她满心欢喜地和皇甫傲去了那个小教堂,举行婚礼。

    可是在最后一刻,要求签字的时候,他却突然说不行。

    当时她几乎要气疯,将他给她的匕首丢在地上,他追出来,要向她解释,她却只是扇了他一个耳光之后就愤然离开。

    等到她冷静下来,女大公意识到他可能会有难言之隐,辗转找到他时,结果看到的却是“他死”的那一幕。

    她重新回到教堂,神父只是将匕首转交给她,并且向她转告了他留下来的一句话。

    他说,“他会回来。”

    当时,神父这样告诉她。

    女大公只当他已经死了,握着匕首,痛哭出声。

    等她回到首都,才知道自己怀孕,不得不想办法为孩子找一个父亲。

    她哪里知道,他真得会回来。

    这样的一个阴差阳错,结果就这样硬生生地错过,如果……当时她能够听他解释一句,这一切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

    一想到此,她的心就好疼。

    心脏一抽,女大公无力地倒在朱蒂怀里。

    “coco?!”

    朱蒂急呼出声。

    “coco?!”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听到她的声音,都是转过脸来,扶住女大公。

    台阶上,皇甫傲看着她倒下的样子,也是大步冲过来。

    这时,皇甫耀阳已经将女大公横抱而起,准备带她去救医。

    皇甫傲冲过来,拦住他。

    “把她给我,你继续立储仪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