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国王环视四周,“诸位,有什么质疑吗?”

    贵族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出声。

    大家都清楚,这个女人的证词并不能证明,皇甫耀阳就是女大公与未婚夫的孩子,可是……这个时候,谁敢质疑。

    尽管卡尔并不是因为皇甫耀阳而死,但是所有人都很自然地认定是他干的。

    谁也不想成为第二个卡尔,也没有人想成为第二个道奇亲王。

    老国王轻吸口气,“如果没有质疑的话,那么……”

    “等一下!”道奇亲王站了起来。

    他很清楚,现在,除了他,没有人敢站出来质疑皇甫耀阳。

    事情到了现在,他已经不在乎与皇甫耀阳撕破脸。

    道奇亲王现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也印证了大家的猜测。

    人们都明白,卡尔那个蠢货不可能有这个能力,在他背后,一定有人暗中支持。

    现在道奇亲王一站出来,大家也就知道,他就是卡尔背后那个人。

    老国王转过脸,隔空看向道奇亲王。

    “我亲爱的弟弟,道奇亲王,你要质疑king吗?”

    “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只是不想王室的纯正血裔被玷污。”道奇亲王竖起右手,“在我手中,有一份dna化验证明,证明可以明示,king与子爵先生(女大公的未婚夫)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现场,安静地落针可闻。

    “我有一个问题。”

    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来。

    大家移过目光,看向那个套着红裙,从椅子站起身来的冷小野。

    老国王轻轻点头,表示她可以询问。

    冷小野向老国王行了一礼,又转过身,向着众位贵族和大臣们欠了欠身,目光最后落在道奇亲王身上,平静清亮地开口。

    “据我所知,子爵先生已经去世二十多年,我想请问,亲王殿下,子爵先生的dna样本,从何而来?”

    “这……”道奇亲王语塞。

    这份子爵先生的dna样本确实是真的,只不过……来历确实是有点说不出口,因为他是派人悄悄地盗取了子爵先生的尸骨。

    a国可是宗|教国家,这样的行为,可是非常亵渎的行为。

    如果他道出真相,自然会受到舆论讨伐。

    “如果亲王殿下说不出拿到dna的办法,那么……我也有理由怀疑,你的dna报告跟本就是为了污蔑我的丈夫。”

    “我……”

    道奇亲王脸涨得通红,原本以为,拿出dna证明就已经胜券在握,哪会想到,这个黄毛丫头竟然反将他一军。

    “你们看看他!”道奇亲王气恼地怒吼出声,抬手指住皇甫耀阳,“子爵先生一族,所有人都是红头发,绿色的眼睛,可是你们看看特蕾莎将军,他有一只蓝眼睛,还有一只金色的眼睛,这样的眸色跟本就不是子爵一支。”

    “亲王您是蓝眼睛,可是您的儿子却是灰色的眼睛,据我所知,亲王夫人的眼睛好像也不是灰色的……照这样的说法,您的意思就是说,您的儿子也不是亲生的喽!”

    冷小野这一句,已经是在暗示亲王大人被别人戴了绿帽子。

    场中,顿时一片哄笑声。

    朱蒂轻笑出声,手肘就轻轻地伸过来,碰了碰女大公。

    “这个小丫头,可是真不简单。”

第944章 父亲(1)    冷小野今天换了一套大红色的连衣裙,很简洁的款式,走在皇甫耀阳身边,显得格外耀阳。

    在她身后,是盛装的女大公和朱蒂侯爵。

    几个人,都是帝国举足轻重的人物,尤其是朱蒂侯爵的出现,也让在场的贵族们暗暗地掂量了下。

    朱蒂所在的家族在帝国贵族之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支,虽然不参与政事,家族的生意却涉猎广泛。

    这个时候,朱蒂侯爵出现,站在女大公身边,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讯号——也就意味着,朱蒂所有的家族是占在皇甫耀阳这边的。

    不少贵族和要员都走上前来,向皇甫耀阳行礼问好,问候女大公和朱蒂侯爵。

    这时,道奇亲王也走进来。

    这位一向获得不少美誉的亲王大人,身上套了一件并不太合体的西装,显得有些臃肿,再加上脸色不太好,看上去显得极是憔悴。

    在他的身边,跟着他闹出丑闻的儿子和孙女。

    原本在三天前与他同往的几位贵族要员,这一次,不是提前,就是故意拖后,没有与他并肩而入。

    没有人是傻子,这三天,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所有的人都很清楚这最后的原因是什么。

    这三天,不仅仅是皇甫耀阳显示自己实力的三天,也是整个帝国的格局重新站队的三天。

    看似一切还和三天前一样,事实上,却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礼乐响起,众人纷纷入座。

    前排侧边,一个位置空着,极为明显——那是查理公爵的儿子卡尔男爵的位置。

    媒体还没有得到消息的时候,贵族和官员们都已经用自己的手段和耳目得到了消息,他们都知道,那个人……不会来了。

    因为卡尔……已经死了——吸|毒过量死在自己的床|上。

    卡尔的品行,众人皆知,可是他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死掉,这其中的深意就不由地让人多想一想了。

    乐声高昂,国王步入,所有人起身向老国王爱德华行礼。

    老国王入座,伸手示意众人坐下,目光扫过卡尔的位置,并没有太过惊讶。

    晚天晚上,他已经从皇甫耀阳那里知道一些消息,早上自然也得到卡尔的死讯。

    老国王知道,这不是皇甫耀阳的手笔。

    对那个不争气的孙子,老国王一向并不喜欢,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难过。

    但是,他也很清楚,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

    死去的人不可能再活过来,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三天前,曾经有人向我的继承人提出质疑。现在,我想请问你,特蕾莎将军,你说过,三天之后,你会拿出证据证明你是合法的继承人,那么现在……你的证据在哪儿里?”

    皇甫耀阳站起身,“请国王允许我请出第一位证人。”

    他轻轻点头,一位助理立刻就将一个人带出来。

    留着红色长发,有一对绿色眼睛,身上套着浅紫色裙装的中年女子,正是女大公死去未婚夫的姐姐。

    “我可以证明,我的弟弟与coco,也就是特蕾莎女大公的婚姻是合法的,他们签下结婚合约的时候,我就在场,还祝福过他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