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鸡蛋黄上沾着纸巾,不知道是谁砸过一个冰淇淋来,里面的巧克力已经融化……整个车身,看上去恶心至极。

    四周,人们依旧在谩骂着,向车窗内的道奇亲王竖起中指。

    记者们不住地抓拍着这一幕,道奇亲王坐在车内,只是气得咬牙切齿。

    “开快点!”

    司机一脸无奈,因为立储仪式,这里的路早已经挤成车粥,他哪里开得快?

    一路如蜗牛一样前行,在道奇亲王气得心脏病发作之前,车子终于驶入王宫广场。

    保镖拉开车门,道奇亲王伸腿下车,沾在车身一侧的鸡蛋黄滑下来,正好落在他的肩膀。

    助理和秘书忙着冲过来帮他擦拭,只是无奈鸡蛋黄太粘,沾在西装上跟本就擦不干净,还是留在一片暧|昧的黄色痕迹,黑色的西装上格外明显,看上去就像是某种动物的粪便。

    “马上帮我找一件新的西装来!”

    道奇亲王气怒地吼道。

    助理忙着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给他换上。

    道奇亲王身材略胖,助理的西装大小还算合适,扣子却扣不上,只好又让一个保镖脱下自己的西装……

    正在替换,另一只车队已经走进来。

    冷小野与皇甫耀阳等人下了车,走向台阶的方向,路过道奇亲王的车子附近,冷小野一阵胸口不适,忙着抬手掩住口鼻。

    这张车子,实在是太恶心了。

    “你……你什么意思?”站在一旁的米拉看到她的样子,只当她是故意的,立刻就不悦地怒喝。

    冷小野一眼就认出她是谁,却故意装傻,“管家,这个是谁呀?”

    “小姐,这位是米拉公主殿下。”老管家应道。

    冷小野轻扬唇角,点点头,“哦,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原来是米拉公主殿下……穿上衣服我差点没认出来。”

    当真是骂人不带脏字,杀人于无形,一句话,就把米拉公主讽刺地体无完肌。

    米拉公主气得脸都绿了,跟本就说不出话来。

    等到反应过来,想要反唇相讥的时候,冷小野等人已经走远。

    “该死!该死!”

    她只是气得在原地怒骂。

    道奇亲王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如果今天你再敢出丑的话,我就将你赶出门去,收回你的姓氏。”

    一句话,立刻让米拉如霜打得茄子一样焉下来。

    换上保镖的西装,道奇亲王皱眉看一眼车子。

    “弄干净!”

    怒吼一声,他带头走向不远处的台阶,注视着已经走到台阶上的皇甫耀阳等人,只是一脸地冰冷。

    依旧是那天的会场,经过重新的布置和装饰,比起上一次,显得越发隆重。

    贵族们和官员们都是早早到场,记者们更是无一来晚,当皇甫耀阳走进会场的时候,他瞬间成为整场的焦点,所有人都看着他。

    想要看看这位帝国首屈一指的皇族将军,今天全拿出什么样的证据来证明,他是明正言顺的继承人。

    皇甫耀阳扶着冷小野走进来,步态优雅,脸色平静。

    面对这么多质疑的目光,他没有半点地紧张与不自信。

第942章 杀人于无形(2)    今天就是三天后,立储仪式重新举行,卡尔在头一天晚上特别叮嘱管家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叫醒。

    管家连敲数次,没有听到半点动静,只好从身上取出钥匙,捅进锁眼儿。

    自家这位大少爷,一向是只知道寻欢作乐,昨天还带了一个不知道是从哪里遇到的女人回来,如果不进去叫醒他,恐怕他能一直睡到下午。

    管家轻动钥匙,门吱呀一声打开。

    推开门,走进卧室,看到床上直挺挺躺着的卡尔,管家微微皱眉。

    “男爵先生?……卡尔少爷?!”

    走上前来,他小心地伸过手指,按上卡尔的颈间。

    指下肌肤一片冰冷,没有半点温度,就如同是冰箱里的冷藏肉。

    管家手一抖,转身冲向门外。

    “来人……快来人……马上报警,报警!”

    佣人们闻声赶过来,看着床|上一丝不挂,已经死去的卡|尔,都是目瞪口呆。

    一位助理跑上楼来,看到这局面,也是一脸惊讶。

    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他立刻就走到避静处,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请马上转告亲王殿下,卡尔……死了。死因还未查明,我们已经报警了。”

    “好的,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道奇公爵的秘书挂断电话,立刻就大步走到道奇公爵的卧室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卧室内,道奇公爵正在管家的帮助下穿上西装。

    “亲王殿下,卡尔……死了。”

    道奇公爵眉尖轻轻地跳了跳,“怎么死的?”

    “原因还没有查清楚。”秘书答道。

    该死!

    道奇公爵低骂出声。

    他故意将那些资料想办法交给卡尔的手里,就是想要利用他来打击皇甫耀阳,以达到报复老国王的目的。

    正如老国王所说,他恨得并不是皇甫耀阳,而是老国王爱德华。

    不仅仅是因为身为兄长的老国王,坐上了王位,还因为当年他深爱的女人,喜欢老国王并且嫁给了他。

    道奇一直深信,如果当然他早些出生,王位也好、王后也罢……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因此对爱德华一直愤恨不止。

    现在,king做了这么多事情,道奇公爵自然是对他也多了数倍憎恨。

    “那……我们怎么办?”秘书小声问。

    “哼!”道奇公爵冷笑,“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管家帮他系好领结,一名佣人就走进来通知,车子已经准备好。

    道奇公爵带了子女和助理下楼上车,车队驶出亲王府,候在外面的记者立刻冲过来抓拍。

    保镖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众人分开,车队得以继续上路。

    一路驶入城中,王宫附近,人群中突然有异物飞过来,啪得一声砸在车窗上。

    那是一枚鸡蛋。

    只听得嘭得一声闷响,瞬间汁水四溢,蛋皮四下飞去,鸡蛋液就呼着车窗滑下来。

    有人带了头,立刻就有人开始追随。

    纸团、水瓶……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开始砸过来,道奇亲王乘坐的汽车,瞬间就添满了秽物。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