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今天就是三天后,立储仪式重新举行,卡尔在头一天晚上特别叮嘱管家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叫醒。

    管家连敲数次,没有听到半点动静,只好从身上取出钥匙,捅进锁眼儿。

    自家这位大少爷,一向是只知道寻欢作乐,昨天还带了一个不知道是从哪里遇到的女人回来,如果不进去叫醒他,恐怕他能一直睡到下午。

    管家轻动钥匙,门吱呀一声打开。

    推开门,走进卧室,看到床上直挺挺躺着的卡尔,管家微微皱眉。

    “男爵先生?……卡尔少爷?!”

    走上前来,他小心地伸过手指,按上卡尔的颈间。

    指下肌肤一片冰冷,没有半点温度,就如同是冰箱里的冷藏肉。

    管家手一抖,转身冲向门外。

    “来人……快来人……马上报警,报警!”

    佣人们闻声赶过来,看着床|上一丝不挂,已经死去的卡|尔,都是目瞪口呆。

    一位助理跑上楼来,看到这局面,也是一脸惊讶。

    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他立刻就走到避静处,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请马上转告亲王殿下,卡尔……死了。死因还未查明,我们已经报警了。”

    “好的,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道奇公爵的秘书挂断电话,立刻就大步走到道奇公爵的卧室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卧室内,道奇公爵正在管家的帮助下穿上西装。

    “亲王殿下,卡尔……死了。”

    道奇公爵眉尖轻轻地跳了跳,“怎么死的?”

    “原因还没有查清楚。”秘书答道。

    该死!

    道奇公爵低骂出声。

    他故意将那些资料想办法交给卡尔的手里,就是想要利用他来打击皇甫耀阳,以达到报复老国王的目的。

    正如老国王所说,他恨得并不是皇甫耀阳,而是老国王爱德华。

    不仅仅是因为身为兄长的老国王,坐上了王位,还因为当年他深爱的女人,喜欢老国王并且嫁给了他。

    道奇一直深信,如果当然他早些出生,王位也好、王后也罢……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因此对爱德华一直愤恨不止。

    现在,king做了这么多事情,道奇公爵自然是对他也多了数倍憎恨。

    “那……我们怎么办?”秘书小声问。

    “哼!”道奇公爵冷笑,“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管家帮他系好领结,一名佣人就走进来通知,车子已经准备好。

    道奇公爵带了子女和助理下楼上车,车队驶出亲王府,候在外面的记者立刻冲过来抓拍。

    保镖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众人分开,车队得以继续上路。

    一路驶入城中,王宫附近,人群中突然有异物飞过来,啪得一声砸在车窗上。

    那是一枚鸡蛋。

    只听得嘭得一声闷响,瞬间汁水四溢,蛋皮四下飞去,鸡蛋液就呼着车窗滑下来。

    有人带了头,立刻就有人开始追随。

    纸团、水瓶……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开始砸过来,道奇亲王乘坐的汽车,瞬间就添满了秽物。

    …

第941章 杀人于无形(1)    这个世界上,知道女大公事情最多的人,就是朱蒂。

    二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亲若姐妹,情同手足,一直是无话不谈。

    而女大公当年与皇甫傲的恋情,朱蒂也是为数不多的知情者中,最了解详情的一个。

    听闻那个男人还活着的消息,她一脸地惊喜。

    “然后呢,你们有没有和他相认?”

    女大公轻轻摇头。

    “为什么?”朱蒂不解地问。

    “不可能了。”女大公苦涩一笑,“知道他还活着……已经足够了。”

    听出她语气中的苦涩,朱蒂皱起眉,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了,“既然他没有死,为什么没有来找你?这个混蛋……我知道,他一定是变心了对不对?”

    “不是的,朱蒂,他来了……”女大公抱起胳膊,“但是……我那时候在定婚。”

    朱蒂沉默了。

    如果是二十年前,她或者会咒骂会愤怒会提着枪去和皇甫傲拼命。

    但是现在,已经成熟的朱蒂也知道,爱情并不是“我爱你,我爱你,在一起”这么简单。

    “他……现在怎么样?”

    女大公耸耸肩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结婚了,没有子女……应该,过得……还不错吧?!”

    “那……”朱蒂向她身侧凑了凑,伸手覆住她的手掌,“你真得不想让他和king相认?”

    “king不会接受的,而且……我不想打扰他的生活。”女大公坚强地扬了扬唇角,“我能够和king合好,已经很满足了。”

    这么多年都已经熬过了来,现在king已经长大成人,她还奢求什么呢?

    “coco……”朱蒂握住她的手掌,“你还爱他吗?”

    女大公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我让佣人帮你准备一间房间吧?!”

    知道她不想谈这个问题,朱蒂也没有为难她。

    “记得明天早点叫我,我也要去看看我的小king成为王储。”

    “好的,晚安!”

    女大公亲自送她到客房,才回到自己的卧室。

    躺到枕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闭上眼睛,只是控制不住地闪过,那些早已经过去多年的人和事。

    然后,眼前就闪过皇甫傲的脸。

    过去这么多年,他的变化其实并不太大,并不会让人觉得老,只是眼睛里多了岁月的沉淀,少了几分年轻时的锋芒,目光却越发深邃厚重。

    那样的一个男人,足以吸引女人们的目光。

    她……却已经老了,早已经不再是二十多年前那个青春逼人的少女,亦早已经不再是他眼中比蔷薇花还要美的那个人了。

    伸过手掌,从抽屉里取出一片药,女大公直起身子,将药塞到嘴里,拿过水杯喝了一口水吞下药片。

    明天是对于king无比关键的一天,她今晚可不能失眠去想这些事情。

    ……

    ……

    第二天。

    当太阳再一次升起的时候,查理公爵府的管家走上楼来,敲响了三楼主卧的房门。

    “男爵先生,该起床了。”

    门内,没有回应。

    管家无奈地叹了口气,加重力道又敲了几声。

    “男爵先生,该起床了,您昨天叮嘱过我的,让我一定要叫醒您!”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