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直到看着皇甫耀阳的车子走远,老国王才轻声开口,“谢谢你为我的国家所做的一切。”

    男人注视着皇甫耀阳离开的方向,“不!应该是,我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才对。”

    ……

    ……

    车子驶出皇宫,一路驶向郊外。

    皇甫耀阳抬起手腕,打开表盖,看看上面的定位仪,定位仪显示,冷小野还在庄园。

    他微松口气,放松后背靠到椅背上。

    车队拐上通往庄园的小路,一路驶进庄园大门。

    老管家走过来,替皇甫耀阳拉开车门,他伸腿下车,一抬脸就见冷小野站在台阶上,肩上裹着一块淡灰色披肩,正在对他露出微笑。

    他迈步走上台阶,拥住她的腰身,二个人就一起走进客厅。

    “我今天和玛丽婶婶学做了奶油蘑菇汤。”冷小野拉着他走进餐厅,翻开桌上盖着盖子的汤盘,拿过湿巾帮他擦擦手掌,然后就将勺子送到他手里,将汤盘向他推了推,“尝尝看。”

    汤冒着热气,散发着奶油的香味。

    从定位仪上看他离开王宫驶向家的方向,她立刻动手。

    从王宫到庄园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刚好可以够她做一份汤,洗好手站到台阶上等他。

    皇甫耀阳接过勺子,盛了一勺汤,送到嘴里。

    汤汁浓香,奶油放得有点多,稍显甜腻。

    苛刻如皇甫耀阳,如果是别人将这样一碗汤端到他面前,他只看一眼就会让对方换掉。

    “好吃吗?”

    冷小野睁着大眼睛,看着她问。

    “好吃。”他笑答。

    她双臂趴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看着他,“做人家老公的要诚实,要说实话哟!”

    皇甫耀阳又盛了一勺汤送到嘴里,“稍微……有点甜。”

    冷小野吐吐舌头,“奶油加多了,还有的,还有什么缺点……下次我改进。”

    “已经很好了。”

    她微微皱眉,“不许骗人哟!”

    他又盛了一勺汤送到嘴里,“还有就是……稍微咸了一点。”

    “可能是盐放多了。”冷小野不好意思地向他笑笑,“那……还有吗?”

    “你刚学,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皇甫耀阳笑道。

    “别啊……说说吗,你要诚实地告诉我,我下次才能做得更好吗!”冷小野向他眨眨眼睛,“没关系的,我能扛以得住,快说,把你最真实的感受说出来。否则,我会不高兴的,哼,你看着办!”

    “那好吧!”

    皇甫耀阳喝了口汤。

    “那个……白胡椒可以少放一点,这样口感应该会更好……”起初,他还有所顾忌,说到后面,完全释放出挑衅的本性,“还有,你的火好像有点大,汤颜色有点不好看,这样会让人看上去胃口不佳,还有油放太多有点腻,蘑菇炒得有点过口感不好……”

    起初,冷小野还很认真地倾听,点头,用心记下。

    听到最后,小脸上的颜色就一点点地变了。

    “住口!”她不高兴地站起身,“下次再也不给你做东西吃了……”

    “小野!”皇甫耀阳忙着站起身,向她追过来,“你别生气,我不是说你做得不好,我只是……”

    …

第934章 我是个演员,道貌岸然(3)    管家拉开车门,皇甫耀阳弯身坐进后座。

    枪手们急步行过去,并没有理会摔在地上的女人,各自上车,绝尘而去。

    金发女孩爬起身来,将外套理好。

    “脱掉我的衣服,却没有看我一眼的男人,你还是第一个。”

    感叹一句,她伸手取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对不起,先生,我搞砸了……皇甫耀阳拿走了资料。”

    “他没有杀你?”电话里,司空月冥的声音透着几分惊讶。

    “没有。”金发女孩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不过,他要我转告您一句话。”

    “什么?”司空月冥在电话里问。

    “他说‘我会亲手杀了他’!”

    听筒里,司空月冥轻笑出声。

    “好了,我知道了,现在你该走了。”

    “先生!”金发女孩抓紧手机,“我留下来帮您吧?”

    “你连一份资料都拿不到,凭什么帮我?”司空月冥笑问。

    “我……”金发女孩语塞,“对不起,先生。”

    “出门向右走,第二个垃圾桶,我为你准备了一张机票和一个假护照,带上东西离开这里。”

    “可是?”

    “他还在暗中盯着你,一旦你来找我,他会立刻找到我,这是你想要的?”

    “那……我走了。”

    “再见。”

    司空月冥利落地挂断电话。

    金发女孩走出巷子,右转,走到第二个垃圾桶,将手伸进去,果然摸出一个小小的包裹。

    她取出包裹打开外面裹着的包装纸。

    包装纸里,除了机票护照和一些现金之外,还有一个包着漂亮粉蓝色彩纸的礼盒。

    她拆开礼盒,盒子里放着一只精致又锋利的蝴蝶刀。

    “迟到的新年礼物,希望你喜欢。”

    “谢谢你,先生!”

    金发女孩将蝴蝶刀握在手里,吸了吸鼻子,转脸看看四周,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驶向机场,路过一处大桥,她随手将手机丢出去,手机无声地落入桥下的河水中,沉没不见。

    一辆黑色车子缓缓地驶出来,跟着女孩的车子走远。

    斜对面的巷子里,司空月冥缓步走出来,看看女孩离开的方向,然后收回目光,看向对面。

    一条马路之隔,皇甫耀阳不知何时已经走出来,正隔着马路看着他。

    看到他,司空月冥并没有惊讶,他只是轻轻地扬起唇角。

    抬起右手在额侧,隔着车流向皇甫耀阳敬了一个轻佻的军礼。

    然后,他转身冲入小巷。

    “抓住他!”

    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保镖们冲过马路,追进巷子,司空月冥已经不见踪影。

    “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

    向众人吩咐一句,皇甫耀阳急步走到路边,坐下司机开过来的车子。

    借着车内的灯光,他翻开手中的资料。

    资料最后,赫然是一份dna证明,看到上面显示的检验物内填的“骨骼”一词,皇甫耀阳立刻拧眉。

    对方能拿到他的dna这并不奇怪,他只是没有想到,为了证明他的身份,他们竟然去偷挖了墓地,拿到了死去的女大公未婚夫的骨骼?!

    连死人都不放过,这些家伙,难道就不怕得到神的惩罚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