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管家拉开车门,皇甫耀阳弯身坐进后座。

    枪手们急步行过去,并没有理会摔在地上的女人,各自上车,绝尘而去。

    金发女孩爬起身来,将外套理好。

    “脱掉我的衣服,却没有看我一眼的男人,你还是第一个。”

    感叹一句,她伸手取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对不起,先生,我搞砸了……皇甫耀阳拿走了资料。”

    “他没有杀你?”电话里,司空月冥的声音透着几分惊讶。

    “没有。”金发女孩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不过,他要我转告您一句话。”

    “什么?”司空月冥在电话里问。

    “他说‘我会亲手杀了他’!”

    听筒里,司空月冥轻笑出声。

    “好了,我知道了,现在你该走了。”

    “先生!”金发女孩抓紧手机,“我留下来帮您吧?”

    “你连一份资料都拿不到,凭什么帮我?”司空月冥笑问。

    “我……”金发女孩语塞,“对不起,先生。”

    “出门向右走,第二个垃圾桶,我为你准备了一张机票和一个假护照,带上东西离开这里。”

    “可是?”

    “他还在暗中盯着你,一旦你来找我,他会立刻找到我,这是你想要的?”

    “那……我走了。”

    “再见。”

    司空月冥利落地挂断电话。

    金发女孩走出巷子,右转,走到第二个垃圾桶,将手伸进去,果然摸出一个小小的包裹。

    她取出包裹打开外面裹着的包装纸。

    包装纸里,除了机票护照和一些现金之外,还有一个包着漂亮粉蓝色彩纸的礼盒。

    她拆开礼盒,盒子里放着一只精致又锋利的蝴蝶刀。

    “迟到的新年礼物,希望你喜欢。”

    “谢谢你,先生!”

    金发女孩将蝴蝶刀握在手里,吸了吸鼻子,转脸看看四周,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驶向机场,路过一处大桥,她随手将手机丢出去,手机无声地落入桥下的河水中,沉没不见。

    一辆黑色车子缓缓地驶出来,跟着女孩的车子走远。

    斜对面的巷子里,司空月冥缓步走出来,看看女孩离开的方向,然后收回目光,看向对面。

    一条马路之隔,皇甫耀阳不知何时已经走出来,正隔着马路看着他。

    看到他,司空月冥并没有惊讶,他只是轻轻地扬起唇角。

    抬起右手在额侧,隔着车流向皇甫耀阳敬了一个轻佻的军礼。

    然后,他转身冲入小巷。

    “抓住他!”

    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保镖们冲过马路,追进巷子,司空月冥已经不见踪影。

    “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

    向众人吩咐一句,皇甫耀阳急步走到路边,坐下司机开过来的车子。

    借着车内的灯光,他翻开手中的资料。

    资料最后,赫然是一份dna证明,看到上面显示的检验物内填的“骨骼”一词,皇甫耀阳立刻拧眉。

    对方能拿到他的dna这并不奇怪,他只是没有想到,为了证明他的身份,他们竟然去偷挖了墓地,拿到了死去的女大公未婚夫的骨骼?!

    连死人都不放过,这些家伙,难道就不怕得到神的惩罚吗?

    …

第933章 我是个演员,道貌岸然(2)    一脸错愕地看着面前的金发女孩,他突然想起一些可能。

    “你……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只是一些可以让你舒服的药粉而已,不会死的。”金发女孩慢条斯理地拿过衣服来披在身上,伸手拿过桌上的注射器,“现在,我来让你好好地爽一爽!”

    笑着,她抬手将注射器刺入他的手臂。

    “不,不要!”卡尔大叫,“来……来人啊,救……救命……”

    “您忘了,你刚才下过命令的,楼上没有人,现在您的父亲不在府里,您就是老大……”金发女孩扬着唇角,涂着艳红口水的嘴,扬着冷笑,手指缓缓地将注射器的毒|品推向他的体内,“你应该感谢我,让你在极乐之中死去,我杀过无数的人中,你是死得最爽的一个!”

    卡尔身体抽搐着,脸都已经变得扭曲。

    “是……是谁……让……让你来的?”

    金发女孩轻笑,“你这么天才,不如猜一猜?”

    卡尔愤怒地吼着,“是……是那个杂……”

    不等他说完,他的身体已经剧烈地抽搐起来,白色的泡沫从他的口中溢出,卡尔在床|上抽搐了两下,瞪着眼睛死去。

    取出手帕,金发女孩仔细地擦掉注射器上她的指纹,将注射器放下他的手中。

    拿起桌上的酒瓶,将剩余的酒液倒入洗手间的马桶,她重新走进门来,四下翻了翻,很轻易地就在他床侧的一个锁着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沓资料。

    “你这样的愚货,真是一点也不值得我出手。”

    金发女孩站起身来,施施然地套好自己的衣服,将外套披到身上,拉开拉链,将找到的资料塞进自己的皮衣外套。

    拉开窗子,她猫一样地翻下阳台,穿过府后的草地,翻墙而出。

    轻轻拍拍手套上的土尘,金发女孩懒洋洋站直身子,立刻就顺着巷子,悠闲地走向路口。

    有脚步声靠近,她停下脚步。

    身后,数道人影拦住她,每个人手中都握着枪。

    身前,一个高大的身影缓步走出来。

    微淡的灯光下,皇甫耀阳身上套着一身简洁的黑色西装,身上的衣饰没有半点杂色,站在巷子里。

    如死神一般,俊美的脸上面容平静而清冷。

    只有左耳上,小小的红宝石耳钉闪烁着一抹如火的光芒。

    一只手插在衣袋里,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瞳平静地看着她。

    然后,他伸过手掌。

    “资料,给我。”

    美人怔了怔,然后轻扬唇角。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迈着猫步,她缓缓地走向他,“或者,你来我身上搜一搜?!”

    说着,她就拉开身上的皮衣拉链。

    拉链拉开,露出包裹在黑色皮质内|衣里的饱满胸口,沟壑诱人。

    皇甫耀阳连眸子都没有斜哪怕一下,只是在她突然向他刺出匕首的时候,挥出右手。

    抓住她握刀的手腕,一拉,一带。

    女人转身,摔向地面,他伸手一拉,就拉住她的后衣领,将她的皮衣扒下来,藏在皮衣后面的资料掉落出来。

    皇甫耀阳伸出另一只手掌,接住那沓资料。

    转身,看也没有再看已经被脱掉上衣的女人看上哪怕一眼。

    “告诉司空月冥,我会亲手杀了他!”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