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脸错愕地看着面前的金发女孩,他突然想起一些可能。

    “你……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只是一些可以让你舒服的药粉而已,不会死的。”金发女孩慢条斯理地拿过衣服来披在身上,伸手拿过桌上的注射器,“现在,我来让你好好地爽一爽!”

    笑着,她抬手将注射器刺入他的手臂。

    “不,不要!”卡尔大叫,“来……来人啊,救……救命……”

    “您忘了,你刚才下过命令的,楼上没有人,现在您的父亲不在府里,您就是老大……”金发女孩扬着唇角,涂着艳红口水的嘴,扬着冷笑,手指缓缓地将注射器的毒|品推向他的体内,“你应该感谢我,让你在极乐之中死去,我杀过无数的人中,你是死得最爽的一个!”

    卡尔身体抽搐着,脸都已经变得扭曲。

    “是……是谁……让……让你来的?”

    金发女孩轻笑,“你这么天才,不如猜一猜?”

    卡尔愤怒地吼着,“是……是那个杂……”

    不等他说完,他的身体已经剧烈地抽搐起来,白色的泡沫从他的口中溢出,卡尔在床|上抽搐了两下,瞪着眼睛死去。

    取出手帕,金发女孩仔细地擦掉注射器上她的指纹,将注射器放下他的手中。

    拿起桌上的酒瓶,将剩余的酒液倒入洗手间的马桶,她重新走进门来,四下翻了翻,很轻易地就在他床侧的一个锁着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沓资料。

    “你这样的愚货,真是一点也不值得我出手。”

    金发女孩站起身来,施施然地套好自己的衣服,将外套披到身上,拉开拉链,将找到的资料塞进自己的皮衣外套。

    拉开窗子,她猫一样地翻下阳台,穿过府后的草地,翻墙而出。

    轻轻拍拍手套上的土尘,金发女孩懒洋洋站直身子,立刻就顺着巷子,悠闲地走向路口。

    有脚步声靠近,她停下脚步。

    身后,数道人影拦住她,每个人手中都握着枪。

    身前,一个高大的身影缓步走出来。

    微淡的灯光下,皇甫耀阳身上套着一身简洁的黑色西装,身上的衣饰没有半点杂色,站在巷子里。

    如死神一般,俊美的脸上面容平静而清冷。

    只有左耳上,小小的红宝石耳钉闪烁着一抹如火的光芒。

    一只手插在衣袋里,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瞳平静地看着她。

    然后,他伸过手掌。

    “资料,给我。”

    美人怔了怔,然后轻扬唇角。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迈着猫步,她缓缓地走向他,“或者,你来我身上搜一搜?!”

    说着,她就拉开身上的皮衣拉链。

    拉链拉开,露出包裹在黑色皮质内|衣里的饱满胸口,沟壑诱人。

    皇甫耀阳连眸子都没有斜哪怕一下,只是在她突然向他刺出匕首的时候,挥出右手。

    抓住她握刀的手腕,一拉,一带。

    女人转身,摔向地面,他伸手一拉,就拉住她的后衣领,将她的皮衣扒下来,藏在皮衣后面的资料掉落出来。

    皇甫耀阳伸出另一只手掌,接住那沓资料。

    转身,看也没有再看已经被脱掉上衣的女人看上哪怕一眼。

    “告诉司空月冥,我会亲手杀了他!”

    …

第932章 我是个演员,道貌岸然(1)    那个一向以慈善家形象示人的道奇亲王,实际是一个不管工人死活的资本家。

    那个一向以家庭和睦形象示人的道奇亲王,实际是一个私生子遍地的花花公子。

    ……

    这样的强大反差,让一直被蒙骗的民众,也是愤怒到了极点。

    除了他的公司被折腾得无法正常工作,各个分店被人喷涂了各种污秽的涂鸦之外。

    道奇亲王的社交网下面一片骂声,甚至有黑客攻击了他的慈善基金网站,将首页换成一个顶着道奇的脸,赤身跳舞的小丑的视频。

    那小丑一边跳一边还在唱。

    “我是个演员,我道貌岸然,别批评我的家庭,我的家里全是好人,女孩乖巧,男孩正直……我是道奇亲王,满口胡言的混蛋……”

    甚至,在当今的一个名档脱口秀节目中,主持人也翻唱了这首歌,最后向摄影机竖起中指。

    原本讨伐皇甫耀阳的大戏,直接变成了道奇亲王的滑稽戏。

    ……

    ……

    查理公爵府。

    三楼,主卧。

    卡尔分着四肢躺在大床上。

    自从父亲和姐姐入狱之后,卡尔现在已经在查理公爵府称王称霸,天天随心所欲地折腾。

    现在,床|上就站着一位金发碧眼的超级美人。

    不过,对方并不是妓院,而是他偶然在酒吧里邂逅的。

    此时,金发女孩已经除掉身上的衣服,只套着内|衣和一对黑色皮手套,正帮他从酒瓶里向外倒酒。

    “喝一杯吧,我的王子大人!”

    接过美人手中酒杯,卡尔看着屏幕上脱口秀主持人的模仿,也是控制不住地大笑出声。

    “哈……太可笑了!这些家伙真是天才。”

    金发女孩笑着爬过来,帮他按摩着肩膀。

    “那您呢,您不是更天才?”

    卡尔转过脸,看向她,“我……我怎么天才了,说说看,我的小美人。”

    “您在立储大会上,公开指正特蕾沙将军是私生子,而且还拿到证据,不是更天才吗?”美人儿笑道。

    “小美人!”卡尔凑过来,吻了吻她的脸,“那可不是我干的,只不过是别人给了我一份资料而已。”

    “是谁?”

    卡尔耸耸肩膀,“我怎么知道?!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把king拉下皇位,我可是一点也不在乎。我的小美人,我告诉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卡尔……特蕾莎。如果king失去继承权,他的孩子也死掉的话,我便是最有资格接替王位的人。因为那个时候,特蕾莎家已经没有了长子……”

    说到这里,他得意地大笑出声。

    “明天,再等一晚上,明天我会拿出最后的证据,到时候,king就会一败涂地。”

    “你这么有把握?”金发女孩问。

    “当然!”卡尔仰口喝掉杯子里的酒,“因为我手里还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这个证据足以证明,king是个野……”

    话未说完,他手中的杯子已经从手中滑落,卡尔疑惑地看看自己不听使唤的右手。

    “这……”

    金发女孩抬手按住他的胸口,他身子一软,直接倒在床|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