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屏幕上的那条新闻,道奇亲王只气得心脏发紧,忙着从身上摸出药瓶。

    “我来!”

    助理忙着扶住他,帮他倒了一片药到他的嘴里,又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水,喂他喝下。

    这么多年来,道奇亲王一直保持着慈善家、优质父亲家长的形象,没想到……他苦心保持的一切,只过了一晚就已经毁于一旦。

    连喝了几口水,道奇亲王扬手将杯子重重地摔在地上。

    杯子落在,炸开,碎片飞溅。

    道奇亲王抬脚踩上碎渣,恶狠狠地开口。

    “king……这一次,我就要让你身败名裂!你此生都休想做国王,休想!”

    ……

    ……

    庄园内。

    冷小野坐在早餐桌边,随手翻看着放在桌上的报纸。

    皇甫耀阳一向对时间利用度很高,在等待早餐的时候,他总会翻翻报纸。

    每天管家都会帮他把主要的新闻内容挑出来,放在桌上,以供他翻阅。

    一早醒来,不见他在身边,冷小野只当他是早起出门,也没在意,一个人吃早餐无聊,注意到桌上的报纸,她就拿过翻看。

    原本是想看看外界是如何评论关于皇甫耀阳的事情,结果打开报纸,看到的却是道奇亲王的各种新闻。

    看着那些报纸上的头条,冷小野眨眨眼睛,然后就轻扬唇角。

    “这个家伙!”

    脚步轻响,皇甫耀阳走进餐厅,看到她的样子,他迈步走过来,“吃东西的时候不要看报纸,对胃不好。”

    冷小野向他晃晃手中的报纸,“你干吗?”

    拉开椅子在她身侧坐下,皇甫耀阳轻轻摇头,“米拉的不是。”

    她都已经看到报纸,皇甫耀阳当然早得到消息,知道她在指什么。

    “我也感觉,这件事情不像你的风格。”冷小野丢下报纸,拿过餐具开始吃饭,“一下子这么多负面新闻,道奇公爵的心脏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老管家将早餐放到皇甫耀阳面前,道了谢,皇甫耀阳耸耸肩膀,“这才只是开始。”

    他说过要十倍地还以颜色,他就会说到做到。

    冷小野笑着看过来,“还有什么好玩的,和我分享一下?我等不到明天早上的新闻了。”

    皇甫耀阳捏过纸巾,帮她拭了拭唇角。

    “我准备让他今天损失十亿,明天他儿子挪用慈善基金的事情曝光之后……他公司的股价应该还会跌,我们的估计是三十亿甚至更多……”

    “听上去就好爽!”冷小野叉过盘子里的水果,咬了一小口,“股份这样的跌法,他的股民肯定会疯掉,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向他扔鸡蛋?”

    皇甫耀阳淡笑,“也许。”

    “我就知道,我老公是最棒的!”冷小野叉过一块水果,“那……奖励你的!”

    接过她送过来的水果,皇甫耀阳宠溺地向她笑了笑,“小野,再忍几天……一切,很快就会结束了,到时候,我带你去岛上住几天。”

    “好。”

    冷小野笑着答应,垂下脸去继续吃早餐。

    想起司空月冥的那个电话,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先生!”

    一位助理从门外走进来。

    …

第930章 这才只是开始(2)    “怎么了?”

    皇甫耀阳转过脸。

    那名助理有些犹豫地看看冷小野。

    “说吧!”皇甫耀阳道,他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瞒她的。

    “是,公爵先生。”助理微微欠身,“刚刚得到的消息,司空月冥最近在首都。”

    异色双瞳微微眯起,皇甫耀阳的眼睛里现出冷然,“消息可靠?”

    “目前还没有确定,不过……我们已经查到一些消息。最近一段时间,道奇亲王数次前往他在海中的小岛,还向岛上调了五十多名保镖,似乎那里……有什么人。”助理道。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去查查。”

    助理退出门去,冷小野用叉子在盘子里的水果上轻轻地敲着。

    “耀阳,那个……他在这里。”

    皇甫耀阳侧眸,“司空月冥?”

    “恩!”冷小野轻轻点头,“他……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会来抓我,我没有告诉你。”

    怪不得,她紧张到将刀和枪随时带在身边,原来是因为司空月冥。

    伸过手掌,皇甫耀阳用自己的大手覆住她的小手。

    “别担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的。”

    “没事的啦!”冷小野不想让他分心,“反正我也不出门,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轻易闯进来的。快吃饭吧,一会儿都凉了。”

    皇甫耀阳轻轻拍拍她的手背。

    “我会找到他,杀了他。”

    冷小野微微皱眉,欲言又止。

    其实,她总觉得,司空月冥那个电话,似乎更多的是在暗示她什么。

    以他的心智,如果他真得是想来抓她的话,跟本不可能告诉她她会来,只是他在暗示什么,她还没有想明白。

    那个男人太莫测,她也看不透他。

    ……

    ……

    郊外,近海的一处小别墅内。

    司空月冥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手中的报纸,看到那条关于私生子的新闻,他不由地轻笑出声。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皇甫耀阳,我喜欢你的风格!”

    “先生!”一名年轻少年走过来,将一沓纸张放在他的桌上,“这是您要的王宫地图,还有出入证。”

    如果米拉此刻在这里,立刻就会认出,这个相貌清秀的白人少年,正是之前邀请她参加派对的小帅哥。

    而她吸食大|麻被拍视频,也是他一手安排,这只是司空月冥给道奇亲王的一位小礼物而已。

    被道奇亲王抓回来,在岛上关了数日,他很不爽,当然也要让对方更不爽。

    司空月冥拿过桌上的资料,翻看着。

    “先生!”少年站在他身侧,“我可以和您一起干吗?”

    “不能。”司空月冥头也不抬地说道。

    “为什么?”少年有些不甘心地问。

    司空月冥抬起脸,用手指勾上脸上的太阳镜。

    “好好画你的油画,这些事情与你无关。”

    “可是……”

    司空月冥将太阳镜推回原处,“你该走了。”

    “先生?!”少年皱着好看的眉毛,“您一个人不可能做到的。”

    司空月冥从资料上抬起脸,向他勾唇一笑,“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