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门外,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接着门就被敲响。

    “进来!”

    道奇亲王皱眉喝道。

    一位女佣推门走进来,“不……不好了,亲王先生,米拉小姐不见了!”

    米拉是道奇亲王的孙女,今年十九岁,还在上大学。

    这几天,是因为学校放假才回到亲王府。

    道奇亲王一听就急了,当即侧眸看向助理,“你不是说,所有人都在庄园的吗?!”

    “这……”助理有些无奈,“半个小时之前,我刚刚去她的房间查看过。”

    “马上去找!”道奇亲王怒吼道。

    助理应着转身,跑出书房,一路下楼,来到二楼的一间卧室门外。

    推开门走进去,只见侧窗开着,窗栏上垂着一条结了许多结布的床单。

    紧随而后冲进来的道奇亲王见此情景,只是气得怒吼出声,“把她找回来,立刻,马上!”

    助理推出门,一路奔下楼,片刻之后,几辆车子就冲出亲王府。

    此时此刻,在城中的一家别墅内。

    道奇亲王的孙女米拉正在与一群朋友开派对狂欢,伴着劲爆的音乐,她笑着扭着自己几乎****的身子。

    在她身侧,还有许多和她一样的年轻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荒诞的笑意。

    “亲爱的,你太美了……”

    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孩走上前来吻吻她的嘴唇,人就拥住她,米拉并没有反抗,手就伸过来抱住对方的脖子,男孩毫不客气地拉掉她身上仅剩的小衣,抱住她的身体。

    整个派对,所有人都在狂欢。

    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一个拥着年轻女孩亲吻的男孩正在悄悄地手机偷拍。

    而他们偷拍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道奇亲王的孙女米拉,摄像头将米拉所有的丑态都拍摄其中。

    嘭!

    门突然被人撞开,道奇亲王的助理带着几个保镖大步冲进来。

    看到正与男孩抱在一起的米拉,助理立刻走上前去,将男孩从她身上拉开,脱下西装裹住米拉的身体,将她交给一个手下。

    “把所有人的手机全部搜出来,检查一遍!”

    “是!”

    几个手下立刻散开,关掉音乐,打开大灯。

    四周一片尖叫声,众人也不理会,只是走过来,一下搜出众人的手机检查。

    “你们干什么?!”米拉只是气得怒吼,“这样会让我很偷脸的!”

    眼看着一个手下抓着与她交往的那个男孩,米拉尖叫着就要冲过来。

    助理转过脸,一记手刀劈在她的颈侧,就她劈晕。

    “带她回去!”

    两个手下拿过毯子裹住米拉,迅速将她抬出门去。

    “怎么样?”助理看向几个手下。

    手下耸耸肩膀,表示没有什么发现,助理这才点点头,转身带着众人离开。

    别墅一角,刚才偷摸的男孩,轻扬唇角,从沙发垫子下摸出自己的手机走进洗手间,拨了一个电话。

    “先生,您要的视频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我什么时候能拿到钱。”

    “钱已经在你的户头。”

    “谢谢!”

    男孩道了谢,挂断电话。

    …

第924章 用鼻孔瞪死他(2)    看到走廊里正在擦拭地板的佣人,她立刻下令。

    “把所有房间里的纱帘全部拉起来,另外……把所有卧室的灯都打开,今天晚上起,我和公爵先生搬到二楼的那间卧室住。”

    “好的,小姐。”

    佣人答应一声,向她行礼离开。

    冷小野穿过回廊,走到二楼的射击室,推开房门。

    走到枪械柜前,拉开柜门看了看,然后就取出一只比较小巧的枪套,套到自己身上,又挑了一把顺手的枪,一颗一颗地装好子弹。

    瞄准远处的耙子,她开枪试了试手感,觉得还不错就将枪塞进枪套。

    又拿出架子上的匕首,选出一把刀身比较小巧的来,塞到身上。

    大敌当前,她帮不上皇甫耀阳什么忙,至少可以不拖他的后腿,保护好自己不让他操心。

    此时。

    身在北京的冷子锐,亦已经将车在皇甫傲的门前停下。

    下了车,他走上前来敲敲房门,门被打开,小保姆兰子走出来。

    小丫头眼睛红红的,明显是这几天已经哭了几次。

    “冷将军,您快进来吧!”

    冷子锐知道她是因为阿瑾的事情,也没有多说什么。

    阿瑾去世后,他并没有通知众人,而是一个人将阿瑾火化,后来才通知众人,就连兰子也没有参加葬礼。

    “皇甫哥呢?”冷子锐看看楼梯的方向,“在楼上吗?”

    “将军出去了。”兰子帮他倒过一帮茶水,“将军说……他要出去走走,要过几天才回来。”

    冷子锐轻轻点头,人就从沙发上站起来,“那我也不多呆了,兰子……人死不能复生,这件事对阿瑾来说也不是坏事,总比活着受罪强,你也别太难过了。”

    癌症晚期,每天被疼痛折磨,这样的日子,确实是生不如死。

    死亡对于阿瑾来说,也是一个解脱。

    兰子点点头,“谢谢你冷将军。”

    拍拍她的肩膀,冷子锐重新离开,回到车边,一边开车一边取出手机拨通皇甫耀阳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语音提示,手机关机。

    冷子锐调出电话薄,把能想到的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没有一个人见过皇甫傲。

    无奈,他只好给皇甫傲发了一条短信,叮嘱皇甫傲见信之后回电话过来。

    ……

    ……

    当天晚上。

    皇甫耀阳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一下车,就看到庄园内几乎每个房间都亮着灯。

    他略略顿了顿,人就急步上楼。

    刚刚上楼,一位佣人就迎过来。

    “先生,小姐说三楼睡得不舒服,搬到二楼的卧室了,让我通知你一声直接去二楼睡。”

    “好。”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上楼来到二楼的那间卧室。

    推开门,只见卧室里同样亮着灯,冷小野脸上戴着一个遮光的眼罩,已经睡着了。

    枕头一侧,隐约露出异物一角,他伸手摸过去,立刻就从她的枕头下摸出一把枪和一把匕首来。

    手枪的保险打开着,已经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看着手中的枪和匕首,再看看沉睡的冷小野,皇甫耀阳不由地皱紧双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