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走廊里正在擦拭地板的佣人,她立刻下令。

    “把所有房间里的纱帘全部拉起来,另外……把所有卧室的灯都打开,今天晚上起,我和公爵先生搬到二楼的那间卧室住。”

    “好的,小姐。”

    佣人答应一声,向她行礼离开。

    冷小野穿过回廊,走到二楼的射击室,推开房门。

    走到枪械柜前,拉开柜门看了看,然后就取出一只比较小巧的枪套,套到自己身上,又挑了一把顺手的枪,一颗一颗地装好子弹。

    瞄准远处的耙子,她开枪试了试手感,觉得还不错就将枪塞进枪套。

    又拿出架子上的匕首,选出一把刀身比较小巧的来,塞到身上。

    大敌当前,她帮不上皇甫耀阳什么忙,至少可以不拖他的后腿,保护好自己不让他操心。

    此时。

    身在北京的冷子锐,亦已经将车在皇甫傲的门前停下。

    下了车,他走上前来敲敲房门,门被打开,小保姆兰子走出来。

    小丫头眼睛红红的,明显是这几天已经哭了几次。

    “冷将军,您快进来吧!”

    冷子锐知道她是因为阿瑾的事情,也没有多说什么。

    阿瑾去世后,他并没有通知众人,而是一个人将阿瑾火化,后来才通知众人,就连兰子也没有参加葬礼。

    “皇甫哥呢?”冷子锐看看楼梯的方向,“在楼上吗?”

    “将军出去了。”兰子帮他倒过一帮茶水,“将军说……他要出去走走,要过几天才回来。”

    冷子锐轻轻点头,人就从沙发上站起来,“那我也不多呆了,兰子……人死不能复生,这件事对阿瑾来说也不是坏事,总比活着受罪强,你也别太难过了。”

    癌症晚期,每天被疼痛折磨,这样的日子,确实是生不如死。

    死亡对于阿瑾来说,也是一个解脱。

    兰子点点头,“谢谢你冷将军。”

    拍拍她的肩膀,冷子锐重新离开,回到车边,一边开车一边取出手机拨通皇甫耀阳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语音提示,手机关机。

    冷子锐调出电话薄,把能想到的人的电话都打了一遍,没有一个人见过皇甫傲。

    无奈,他只好给皇甫傲发了一条短信,叮嘱皇甫傲见信之后回电话过来。

    ……

    ……

    当天晚上。

    皇甫耀阳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一下车,就看到庄园内几乎每个房间都亮着灯。

    他略略顿了顿,人就急步上楼。

    刚刚上楼,一位佣人就迎过来。

    “先生,小姐说三楼睡得不舒服,搬到二楼的卧室了,让我通知你一声直接去二楼睡。”

    “好。”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上楼来到二楼的那间卧室。

    推开门,只见卧室里同样亮着灯,冷小野脸上戴着一个遮光的眼罩,已经睡着了。

    枕头一侧,隐约露出异物一角,他伸手摸过去,立刻就从她的枕头下摸出一把枪和一把匕首来。

    手枪的保险打开着,已经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看着手中的枪和匕首,再看看沉睡的冷小野,皇甫耀阳不由地皱紧双眉。

第923章 用鼻孔瞪死他(1)    “小野,好久不见!”

    听筒里,男人的声音里隐约带着几分笑意。

    那种语气,就好像是多日未见的老友,打个电话过来问候。

    冷小野怔了怔。

    然后。

    轻扬唇角。

    “好久不见,司徒先生。”

    接到他的电话,冷小野很惊讶。

    电话那边,司空月冥淡粉色的唇轻轻扬着,“我还活着,很失望吧?!”

    “那倒没有,我原本就知道你不会死,所以谈不上失望与否。”

    听筒里,传来他的笑声。

    “那么好吧,我打这个电话来,只是想要通知你,这几天,我会过来找你。再见!”

    电话,挂断。

    冷小野垂下手机,看着暗下去的屏幕,微微皱眉。

    现在,皇甫耀阳正面临着非常的境地,这个家伙又来要捣乱?!

    只是这家伙也太奇怪了吧?

    他来找她,冷小野并不奇怪。

    可是会有人在自己抓别人之前,还要通知对方的吗?

    看看手中的手机,冷小野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上楼梯。

    回到书房,她握着手机进入电话薄,手指在皇甫傲的电话号码上犹豫许久。

    手机再一次响起来,上面显示着冷子锐的电话号码,冷小野忙着将电话接通。

    “爸。”

    “想到应对的办法了吗?”冷子锐关切地询问道。

    以他的信息网,这边发生的事情,他当然亦已经知道。

    冷小野一笑,“没事,您别担心,耀阳他们正在想办法。”

    这种事,爸爸也帮不上什么忙,说出来也是让他担心,没有意义。

    冷子锐再次开口,“你那边肯定挺忙的,过几天,再让你妈妈过去看你吧,省得给你们添乱。”

    冷小野放松语气,“好的。”

    “还有一件事……”冷子锐略一沉吟,“你瑾姨……去世了。”

    “怎么会这样?!”冷小野大吃一惊。

    “是骨癌。”冷子锐语气深沉,“虽然你皇甫伯伯没有明说,不过……我觉得,他与你瑾姨结婚,很可能是因为这件事,阿瑾三年前就已经确定是骨癌,她的腿也是因此才瘫痪的。”

    冷小野叹了口气,“我已经将实情告诉coco了……这件事等立储的事情过去再说吧。”

    现在,正是皇甫耀阳继承王位的关键期,现在可不是谈论女大公与皇甫傲感情的时候,否则稍有不慎,很可能会让一切前功尽弃。

    “你放心吧。”冷子锐安慰地开口,“我现在正在路上,一会儿就到你皇甫伯伯家,我会去找他谈谈,让他尽量多加小心,以防万一。”

    “好。”冷小野轻吸口气,“对不起啊……又让您担心了。”

    冷子锐笑起来,“傻丫头,你可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羡慕我羡慕得要死,恨不得把你抢过去当女儿呢!好啦,这些事情,让耀阳去做就行了,我相信,他会有变化,你就好好地照顾好你和孩子,咱们中国有句话叫‘好事多磨’,过了这件事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爸爸,再见!”

    冷小野再次放下手机,看到还开着窗帘的窗户,她小心地走到窗边,将纱帘拉好,人就重新走出门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