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年,为了给king一个合法的身份,女大公才转嫁他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确定结婚的事情之后,她立刻就与未婚夫领取了结婚证明。

    所以,面对这样的质疑,她表现得很坦然。

    卡尔笑着看向女大公,“我亲爱的姑妈,没错,王国法律规定……只要是婚后生下的孩子都拥有这个权力,可是……您真得确定,king是你和您的未婚夫的孩子吗?”

    伸手从助理手中接过一个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卡尔笑着向大家将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展示了一下。

    “这个是查到的资料,按照怀孕周期计算,您的怀孕时间应该是在king出生前一年的10月份前后。那个时候您是a国,可是……您的未婚夫当时还在澳洲,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学术交流活动。我想请问您,我的姑妈,您是什么时候与未婚夫亲热的……”

    “够了!”

    不等卡尔说完,一声怒喝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一直沉默的皇甫耀阳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迈开步子,一步一步地走向卡尔。

    转过脸,迎上皇甫耀阳的双眸,卡尔胆怯地抿了抿唇,向后退了一步,膝盖后部磕到椅子,他差点跌坐在椅子上。

    “king!”

    “耀阳!”

    女大公和冷小野几乎是同时开口,唤出他的名字,意在暗示他不要冲动。

    当着这么多贵族和记者、要员,这个时候,皇甫耀阳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形象。

    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冲动的时候。

    皇甫耀阳抬起双手,扶住卡尔的肩膀,“是谁?”

    卡尔紧张地抿了抿唇,“你……你说什么?”

    皇甫耀阳微眯着眸子看着他,“是谁让你干的?!”

    对方气场太强大,卡尔早已经吓得结结巴巴。

    “是……没……没有人,我……我只是……”

    伸手,从他手里拿过那个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皇甫耀阳重新直起身子。

    转身,走上台阶,拿过老国王面前的话筒。

    “我知道,悄悄做手脚的人便在你们中间……那么……”他的目光缓缓地掠过在场众人,“你仔细听好,我,king。阿曼达,特蕾莎……以我的荣誉发誓,今日之侮辱,我必十倍还于你!还有,我是特蕾莎家族的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特蕾莎家族的荣耀,不容任何人诋毁。”

    将手中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放在桌上,皇甫耀阳再次开口。

    “三天之后,我会给大家一个充分的证明,证明我有足够的资格成为王位继承人!”

    老国王站起身,他的脸色依旧很平静。

    看向皇甫耀阳的目光里,有欣慰的神色。

    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皇甫耀阳依旧保持着最清醒的头脑,这一点足以让他欣慰。

    老国王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

    老国王轻咳一声,“做为一位王位继承人,king必须接受所有民众的监督。我深信,我的民众们一定会很清楚,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国王。三天之后,请诸位齐聚此地,继续我们的立储仪式!”

    老国王抬起右手的权杖。

    “帝国永盛,蔷薇长存!”

第919章 因为他是……私生子(3)    众人简单寒喧,就继续向上走进王宫。

    女大公看着走到不远处的道奇亲王,微微皱眉。

    宫后广场,会场已经布置好。

    大家分头入座,记者们也被放进来,在各自的位置上就席。

    作为贵族皇室成员,冷小野等人都在坐在最前排,除了国中皇室和贵族、要员之外,主教大人也同往出席。

    查理及莉莉安入狱,及会的只有查理的儿子卡尔。

    感觉到有人看自己,冷小野侧脸向着目光投过来的方向转过脸。

    “他是谁?!”

    冷小野只觉卡尔有点眼熟,但并不知道他是谁。

    皇甫耀阳转脸,看了一眼卡尔。

    “他是查理的儿子。”

    冷小野轻轻点头,再次看向卡尔,迎上她的目光,卡尔向她露出一个怪异的微笑。

    看到他苍白的脸,和那个怪异的微笑,冷小野微微皱眉。

    既然是查理的儿子,对她应该很憎恨才对,这个家伙这样的笑容是什么意思?!

    片刻之后,礼乐队步入。

    听到乐声,冷小野收回目光。

    一身盛装,披着金色披风,头戴王冠,手握权杖的老国王爱德华缓步走了出来。

    所有人一起起身,王宫卫队击枪行礼。

    冷小野微抬着脸,看着走到正中王位前的老国王,想象着不久的将来,皇甫耀阳手握权杖带着王冠的样子,只是轻扬唇角。

    老国王轻轻抬手,坐到自己的位子上,众人重新入座,他环视众人一眼,然后就朗声开口。

    “今天,集众于此处,是想要宣布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按照帝国法律,为了国家的未来,我有权利推立一位合法的继承人作为王储……”老国王深吸口气,“现在,我郑重宣布,king。阿曼达。特蕾莎成为这个国家的储君……”

    “我反对!”

    老国王话音未落,台上已经响起一个声音。

    所有人,转过脸,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前排一侧的座位上,套着深色西装的卡尔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注意到众人的目光,他轻轻地向大家点了点头,算是示意。

    卡尔?!

    冷小野皱眉。

    怪不得他刚才笑得那么怪异,果然是……没安好心。

    只不过,他凭什么反对呢?!

    满场哗然,记者们都是取出相册,向着卡尔的方向拍照。

    人们的目光有的看卡尔,有的看皇甫耀阳,有的看国王,都是有些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皇甫耀阳坐在椅子上,脸色平静。

    老国王目色微沉,“为什么?”

    卡尔转过脸,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皇甫耀阳,冷笑。

    “因为……king不是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他抬起右手,遥指皇甫耀阳,“因为他是……私生子!”

    场内,哗然。

    按照王国的法律,私生子只有财产继承权,没有爵位和王位继承权,这是众所周知的。

    可是,这位公爵大人……怎么可能是私生子呢?!

    女大公站起身,“虽然我和我的丈夫并没有举行婚礼,他就去世了,可是我们已经领过结婚证明,king是我婚后生下的孩子。王国法律,婚后生下来的孩子,并不是私生子,king有权力继承爵位,更有权力继承王位!”

    ……

    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