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司空月冥转过脸,“真是可怜,但愿他早点好起来。可惜我不是医生,恐怕对此无能为力!”

    说完,他站直身走上楼去。

    “亲王殿下?!”助理压着嗓子,“要我说,不如对他严刑逼供,这样还简单些!”

    为了抓司空月冥回来,他们损失了百余人,想尽了办法,好不容易才将他带到这个岛上。

    这个家伙却一点也没有俘虏的觉悟,甚至对道奇亲人也是丝毫没有半点尊重,助理早已经看不下去了。

    “没用的。”道奇亲王眯起眼睛,“他这种人,死都不怕,严刑逼供跟本不可能有用。”

    “那我们把那些孩子抓过来,威胁他!”助理道。

    道奇亲王轻轻摇头,“好好看着他,过几天再说。”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可不是海下潜艇的设计图。

    说完,他转身走向门外,助理和保镖忙着跟上前来。

    茶几上,装着小海欧的鸟笼,笼门突然分开,已经治好翅膀的小海欧小心翼翼地走出来,轻轻展翼,飞出厅门,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茶几上只剩下一个空鸟笼,那张冷小野的照片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道奇亲王几人顺着山路走向停机坪的时候,停机坪上的直升机却已经启动,从地上飞起来。

    “怎么回事?!”助理看着起飞的直升机,立刻就大步向着停机坪的方向奔过来,“快点,抓住他!”

    直升机亦已经升至半空,月光透过机窗映出坐在驾驶座上那人的样子,银色短发如雪闪光。

    几个奔上停机坪所在的高台时,看到的只是一地的尸体。

    所有人都是喉部有一个洞,洞里正在汨汨地向外冒着血——那是摄子刺入才会形成的伤口。

    “该死!”道奇亲王怒骂出声,“一群废物!”

    为了看住司空月冥,道奇亲王在这个小岛上安排了五十多个精英保镖,却依旧被他逃了。

    助理的手机响起来,接通电话,他听了两句就将手机送到道奇亲王手里。

    “是他!”

    道奇亲王接过电话,听筒里立刻就传来司空月冥的声音。

    “亲王殿下,我希望你祈祷我所有的孩子全部健康地活下去。否则,他们每消失一个,你的孩子就会消失一个……我记得,您的小孙女琳达有一对漂亮的蓝绿色眼睛,你一定不希望我把它挖出来!”

    道奇亲王怒骂出声,“司空月冥,如果我敢动我的家人,我……”

    “哦,对了……”信号那头,驾驶着直升机的司空月冥,伸手将露出口袋的冷小野的照片往口袋里插了插,懒洋洋地打断他,“还有,冷小野是我的,要杀也只能我杀……你最好离她远点!据我所知,你小儿子的儿媳,好像也怀孕了,三个月的婴儿只有拳头大小,这样的小生命还没有出生就死掉,实在可惜。”

    道奇亲王气得全身颤抖,“司空月冥,你给我仔细听好,如果我的家人有半点闪失,我……”

    “再见!”

    不等道奇亲王说完,电话已经挂断。

    愤怒地将手机摔在地上,道奇亲王咆哮出声。

    “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第915章 这个家伙有病吗?!(2)    “果然,还是亲王殿下了解我。”司空月冥将带血的手套丢进桌上,佣人立刻走过来,将桌上的杂物收起,送上茶点,“那么……亲王殿下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特蕾莎将军马上就要立为王储,这算吗?”道奇亲王问。

    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我又不是a国公民,这种事情与我似乎关系不大。”

    “可是……与我关系很大。”道奇亲王道。

    “那当然。”司空月冥淡笑,“如果您早出生两年,现在的国王就是您,真得很可惜!亲王殿下大概很不甘心吧?”

    “这是规则,我没有什么不甘心的。”道奇亲王耸耸肩膀,“不过,您的仇人成为国王,您应该很不开心吧?”

    “中国人有一个词叫势必力敌……强大的敌人才能让自己更强大,我不觉得这是坏事。”司空月冥端起桌上的红酒,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我这个人叫,一向不喜欢猜谜语,亲王殿下这么辛苦地请我过来,到底是为什么,不防……直说。”

    道奇亲王放下手中的茶杯,“既然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为什么……我们不能做朋友呢?”

    朋友?!

    听到这个词,司空月冥的眉尖很轻地跳了跳。

    “我一向没什么朋友。”

    “这么说……”道奇亲王微微皱眉,“先生是想要拒绝吗?”

    “朋友之间是需要坦诚的。”司空月冥耸耸肩膀,“亲王殿下的坦然在哪里?”

    道奇亲王轻吸口气,“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我也要司空先生给我我也想要的!”

    “我想要的是什么?”司空月冥问。

    道奇亲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照片,放到他面前。

    司空月冥扫了一眼茶几上的照片,照片里是一张冷小野的照片,她站在草地上,正在向着远处眺望。

    风吹起她的衣发,阳光将她的脸都映得淡金色,可以清楚地看到脸侧的细细茸毛,如散发着光晕一般闪着光。

    司空月冥打个哈欠,“我对已婚怀孕的女人一般不太敢性|趣!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亲王殿下想要什么?”

    道奇亲王冰蓝色的眼睛目光深沉地注视着他的脸,“海下潜艇的设计图。”

    “海下潜艇的设计图?!”司空月冥耸耸肩膀,“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东西。”

    道奇亲王皱眉,助理立刻就怒吼着冲出来,抬枪指住司空月冥,“司空月冥,你考虑清楚,你现在是在亲王的岛上,只要亲王殿下一句话,你立刻就会变成尸体。”

    司空月冥唇角扬着,懒洋洋地靠到沙发上背上。

    “那就……开枪吧?!”

    “你!”助理气得脸色铁青。

    道奇亲王站起身,用力扇了助理一个耳光,“向我的客人道歉!”

    助理唇角溢出血来,人却收起枪,“对不起,司空先生。”

    司空月冥打个哈欠,“我有点困了,失陪!”

    “司空先生!”道奇亲王在他身后开口,“关于您船上的那些孩子,不知道您最近有没有关注,我听说有一个叫瑞秋的孩子,他好奇生病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