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片刻,老管家将收集来的各种高档面料拿进来,冷小野就与女大公一起,商量选用何种面料。

    最后,选中一款比较笔挺的薄呢。

    将款式和布料交给老管家,二个人就端过自己的杯子,一个喝咖啡,一个喝果汁,吃下午茶。

    女大公喝了两口咖啡,欲言又止。

    “您……”冷小野看到她的表情,“您想问什么就问吧?”

    “他……”女大公缓缓啜着咖啡,似乎是在口味那咖啡的味道,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过得还好吗?”

    “皇甫伯伯后来又回了军部,主动请调去边界上工作了将近一年,才被调回来……”冷小野知道她是想知道皇甫傲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就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仔细地讲给她,“这些年,他一直在部队……就跟长在那里一样,除了偶尔过节回来,和我们一起聚一聚,吃顿饭什么的呢?”

    “他……不是结婚了吗?”女大公轻声问。

    冷小野斟酌着用词,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常,“以前一直没有,是三年前才结的,也没什么大办,就是和我爸他们几个好朋友坐了坐。”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说……他的……妻子。”

    “瑾姨个性很温和,曾经是队里东方文学网.east330.工团的,后来和皇甫伯伯的一个战友结婚就退伍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冷小野没有详说。

    其实,她多少也知道一些。

    知道阿瑾之前追求过皇甫傲,只不过这些事情怕说出来刺激到coco。

    悄悄看看女大公的表情,冷小野起身坐到她身侧,“coco,我有点事情想问你,就是……关于孩子……”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女大公关切地询问。

    冷小野换上轻松的语气,“不是啦,您……这不是有经验吗,我想让你给我讲讲,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我这不是怕我不小心伤到您的孙子吗!”

    听冷小野提到孩子,女大公的情绪也是很自然地被她带动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加强营养,你是双胞胎,要多加小心一些,和king……不要亲热太多。”

    冷小野小脸一红,“我……知道……”

    “我记得,我那会还练过一阵子孕妇瑜伽,好像还有点作用,我生king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痛苦。”

    “是吗,那我也去试试。”

    “你现在还早,那个至少要四五个月以后。”

    “king出生的时候,一定很可爱吧?”冷小野好奇地追问。

    “king……”女大公的脸上露出母性的光辉,一对眼睛里满是幸福与柔和,“那小家伙出生的时候,简直就像个小天使,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眼睛……”

    冷小野笑起来,“我想象得出来,他现在也很帅,完全是继承了您的基因!”

    “那孩子真得就像天使一样,他基本上不怎么哭……而且说话也早,八个月的时候,他已经会说一些简单的句子,而且不仅仅是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还有阿拉伯语,他在语言上非常有天赋,这一点像我……

第911章 从来没有后悔过(1)    “小野!”女大公苦涩地扬唇,“我知道你是怕我难过,你不用替他辩解……这并不怕他,是我当初看错人!”

    冷小野急语出声,“不是的,真得不是的,他回来过,皇甫伯伯他回来过!”

    “他回来过?!”女大公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他回来过?”

    “他……”

    冷小野皱着眉毛,犹豫地咬了咬唇。

    事情到了现在,冷小野实在不忍心再这样沉默。

    她要说出来,把一切真相都说出来。

    她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会如此发展,她只是觉得,女大公有资格知道真相。

    “没错,他回来过!”冷小野正色开口,“皇甫伯伯他是有苦衷的,他并不是故意抛弃您。任务结束之后,他回国就申请了退伍,办好了各种手续,回来找您。”

    女大公摇头,“不可能,我跟本就没有见过他!”

    冷小野低低叹了口气,“他……他来找您的时候,您……您刚好订婚。”

    惊讶地张着唇,女大公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冷小野不会对她说谎,这么说……他真得来过?

    她的心中,一下子生起酸涩。

    她有什么办法呢?

    当时,皇甫耀阳还在她腹中,已经三个月大,已经是纸包不住火的程度。

    为了孩子的身份与未来,她不得不为他找一个父亲。

    她不是普通人,不能像其他女人一样当一个未婚妈妈,否则等待这个孩子的将会是无止境的非议和猜忌。

    可以想象,当皇甫傲做好所有的准备来找她,看到的却是她订婚的消息,他的心情会是如何?

    心,揪揪地疼着。

    女大公用力控制着已经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这件事情,怪不得他,也怪不得她,怪不怪……命运弄人。

    他们二个明显不是被上帝眷顾的人。

    走上前来,冷小野伸臂扶住她的肩膀,“coco,我不知道我告诉你这些,你会怎么想……如果伤害你的话,对不起!”

    “不,小野!”女大公吸吸鼻子,转过脸来,温和地扬唇,“我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真得,谢谢!”

    冷小野没说话,只是安慰地拥住她。

    “您要是……想哭就哭吧,我……我为您保密!”

    女大公拥了拥她的身体,并没有哭,而是坚强地直起身子。

    “不,小野!……我不想哭!自始至终,我从来没有后悔过……现在,也是一样。”

    眼前的女人,眼中有泪色,唇角却是坚强的笑意。

    饱受岁月和苦难的洗礼,她早已经不再那么脆弱,容易受伤。

    冷小野主动提议,“我们去商量一下,用什么布料吧?”

    “好!”女大公轻轻点头,和她一起往回走。

    二人一起走上楼,女大公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冷小野就把自己的画稿拿出来,让她提意见。

    女大公微笑着接过画稿,认真地看了看,“这方面我可不在行,不过……我喜欢你的风格。”

    “小姐!”老管家端着茶点走进楼上的小会客厅,“布料已经拿来了,您现在挑选吗?”

    “拿上来吧!”冷小野应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