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国王欣慰点头,双手握住她的手掌,“我很高兴,你能成为特蕾莎家族的一员。将来,king必以你为荣!”

    冷小野笑起来,“您这样夸奖我,我会骄傲的。”

    老国王也笑了,此时此刻,老人家身上少了几分国王的气势,却多了几分温和。

    让冷小野一下子想到自家爷爷,凭添几分亲切。

    老国王拍拍她的手掌,“现在,去把coco和king一起叫进来。”

    “好。”

    冷小野转身走到门外,通知皇甫耀阳和女大公。

    二个人立刻就和她一起走进来。

    看到明显有些虚弱的老国王,女大公急行两步,扶住他的手掌,“爸爸,您这是怎么了?”

    “没有什么大事。”老国王深吸口气,“刚才我已经向小野表示过我的歉意,考虑到我的身体情况,我准备立king为王储!”

    女大公没有说话,只是转脸看向皇甫耀阳和冷小野,皇甫耀阳则是微微皱眉。

    冷小野侧脸看向他,“我已经同意了。”

    “我们的五年之约,依旧算数。”老国王微微直起身子,“为此,我会保护好我的心脏……”

    老人家含笑看看冷小野,视线落在皇甫耀阳身上。

    “你不用担心,我会借机强迫你接受国王之位,我这个国王还没有当够,而且……我也想看看,你未来的继承人会是什么样子。”

    “king!”

    女大公轻轻地唤了声皇甫耀阳的名字。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

    “好……我答应成为王储。”

    听到他说到那个好字,老国王这才算是一块石头落地。

    他这个外孙,性格如何,他最清楚,他的脾气如果他不相做的事情,任何人都难以改变。

    如果皇甫耀阳不答应,老国王也是一点办法没有。

    “妈妈,您先带小野出去一下。”皇甫耀阳抬手扶住小野的肩膀,“到外面等我一会儿。”

    冷小野应了一声,和女大公一起走出睡房,女大公就走到医生面前,询问国王的病情。

    皇甫耀阳走过来,将卧室的门关好,他就走回老国王的床头。

    “您不觉得……这样做有点卑鄙吗?”

    老国王挑挑眉尖,“用卑鄙来形容你的外祖父,不觉得有点过分吗?”

    皇甫耀阳耸耸肩膀,“到底怎么了?”

    他才不会相信什么心脏病的借口,早不犯晚不犯,偏偏这个时候犯了?!

    老国王的身体情况他最清楚,比起同龄的老人,他可是比他们强健的多。

    老国王正起脸色,一对冰蓝色的眸子目光深沉地注视着皇甫耀阳,“king,这一次,你必须尽快成为王储……这样,我才能在死之前为你铺好国王之路。”

    “道奇。特蕾莎吗?”皇甫耀阳沉声问。

    老国王语气凝重,“他远比你的舅舅要难应付,所以……你必须要有所准备。”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您的身体到底怎么样?”

    老国王扬起唇角,“你应该知道的,到了我这个年纪,身体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不用太担心。”

    皇甫耀阳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有些无奈,“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这样轻易答应我的五年之约!”

第901章 没有人比他更爱你(3)    “因为你觉得欠我的情?”

    皇甫傲摇头,“是许昆在临死前求我的!”

    “什么……”

    阿瑾呆怔在原地。

    许昆,曾经是他们二个的战友,后来是她的丈夫,为人一向木讷无趣。

    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她那个一向木头一样的丈夫,临死之前为她争取来的。

    皇甫傲深吸口气,“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爱你!”

    阿瑾说不出话来,追了皇甫傲五年,他就像一块捂不热的石头,她与许昆的婚姻,完全是因为和皇甫傲赌气。

    她没有想到,那个自己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丈夫,竟然为了她去求皇甫傲。

    “我答应过他,不告诉你真相,不过我觉得……现在还是告诉你的好,要不然……我也不会心安。我之所以接你回北京,之所以照顾你,全是因为许昆,如果不是他,我跟本就不知道你得癌症的事情……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关注过你。对不起!”

    真话或者残忍。

    不过既然她都快要死了,皇甫傲也不想再骗她。

    他知道阿瑾喜欢他,可是他的心中不可能有别人,所以一直刻意地保持距离,最后更是直接了当地拒绝。

    后面,阿瑾与许昆结婚,退伍之后,皇甫傲跟本就没有关注过她的消息,甚至后来都快要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

    直到后来,接到许昆的电话。

    他欠许昆一个人情,而许昆在临死之前要他还这个人情——要他帮忙照顾她的妻子陈瑾。

    知道真相,阿瑾哭得不能自已。

    这么多年,她眼里只有皇甫傲,却从来没有注意过身边那个人,那个人那么爱自己,她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她现在好后悔。

    呼吸越来越紧,阿瑾连哭都已经快要哭不出来。

    抬脸,看着站在床侧的皇甫傲,她皱着眉,吃力地开口。

    “去……去找她……和她在……在一起……别……后……后悔……一定要……幸……幸福!”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最辜负的人,只是可惜,她已经没有机会。

    希望他,有!

    看到皇甫傲第一次将蔷薇花拿出门的时候,阿瑾就知道,他真正爱的那个女人来了。

    她很高兴,他的蔷薇花终于有能送出去的那一天。

    说完最后的“幸福”二字,阿瑾含泪而终。

    抬手,抚下她的眼皮,皇甫傲皱眉叹了口气。

    ……

    ……

    a国,首都。

    私人喷气飞机在机场降落,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女大公等人一起下了飞机,立刻就乘车赶往皇宫。

    车队驶进皇宫,在宫前台阶上停下,几个人立刻就下了车,行上台阶。

    台阶上,国王的一位助理已经在等。

    看到他们,立刻走上前来行礼,将几人一起引进大厅。

    三个人都没有多问,只是跟着那名助理行上台阶,一路来到三楼国王的卧室。

    卧室门外,数名保镖站立。

    助理推开门,“国王有令,请冷小姐先进去!”

    冷小野看看女大公,又看看皇甫耀阳,二个人都是鼓励地向她点点头,轻吸口气,她迈步走进大门。

    ……

    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