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走进国王的卧室,皇甫耀阳与女大公则被留在室外。

    助理看看二人,上前一步,轻轻地拉上房门。

    国王的卧室,说是卧室,却并不仅仅是一间睡房,还有与之相配的小书房以及客厅。

    小野走进客厅的时候,一位等在那里的助理立刻就走上前来对她行了一礼,将她引到睡房门外,将门推开。

    冷小野走进内室,只见老国王靠坐在床背上,身边还着着一位医生和两个保镖。

    看到冷小野,老人家的脸上露出笑意。

    “你们先出去。”

    几个人行礼,退出房间。

    卧室里,只剩下老人家和冷小野。

    “小野!”老国王向她轻轻招手,“过来。”

    冷小野迈步走到他的床侧,视线扫过他手上的针头和房间内的医疗设计,“您……病了吗?”

    “这里……”老国王指指自己的左侧胸口,“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你猜到我是为什么让你们回来吗?”

    冷小野略一沉吟,“是……关于王位的事情?”

    “我的孩子,你很聪明。”老国王抬起没有插着针头的右手,伸向她,“再走近点。”

    冷小野走过来,扶住他的手掌。

    “我很报歉,在这个时候把你们叫回来。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我也不想再拐弯抹角。”老国王轻吸口气,冰蓝色的眼睛温和地注视着她,“一年前,医生就说过,我的心脏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会爆炸……很幸运,我这一次没有被炸死,但是,谁知道下次呢?所以……我想把king立为王储,这样如果我死掉,他就可以随时接手国王的工作,可以省去许多麻烦。我叫你先进来,就是想要问问,你的意见。”

    “我……”

    冷小野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她一进门,看到老国王的样子,她就已经猜到,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她知道,这是皇甫耀阳的责任。

    只不过,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她多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当然,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答应king的五年之约,依旧有效,只要……我的心脏还安好。”老国王自嘲地笑了笑,“不过,一定他明确储君之位,这肯定会对你们带来一些困扰。”

    抬眸,迎上老人家的眼睛,冷小野抿了抿唇。

    “我支持您的决定。”

    老人家答应皇甫耀阳的五年之约,已经很宽容,她不能要求太高,而且,她也理解老国王的做法。

    国不可一日无君,在老国王还能掌握一切之前,将皇甫耀阳立为王储,这对于帮助他建立起自己的势力非常有利。

    将来,皇甫耀阳接手王位也会比较容易上手。

    只不过,这个消息确定之后,皇甫耀阳的王储身份,势必会带来一些影响。

    既然她已经决定要嫁给他,这些……就是她必须要接受的事情。

    人家一国之君,还特意先询问她的意见,向她表示歉意,这面子已经给得足够,冷小野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

第900章 没有人比他更爱你(2)    “你疯了!”

    “皇甫?!”

    看着站在面前的皇甫傲,阿瑾一脸惊愕。

    伸手将阿瑾从轮椅上抱起来,皇甫傲大步将她抱到岸上,又转身回去,把轮椅拉出来。

    将她抱到轮椅上,他脱下大衣,盖住她,立刻就推到轮椅,走向海滩,一路将她推开自已的院子。

    揭开里面床|上盖着的白布,皇甫傲皱着眉将全身都是沙子和海水的阿瑾抱到床|上。

    “为什么不告诉我?!”

    “对不起啊皇甫……”阿瑾注视着自己沾着泥沙的裙摆,“我只是……给你添的麻烦够多了,而且我……我不想在医院里死。”

    “所以……你就来自杀是吗?”皇甫傲怒吼。

    “我……我不是想自杀,我只是……太没用了,卡住了沙坑。”阿瑾咬咬嘴唇,再抬起脸来,已经扬起微笑,“麻烦你了,还亲自跑一趟,我……我的那个远方亲戚明天就过来,到时候,她会照顾我的!”

    皇甫傲皱着眉,“你跟本就没有远房亲戚。”

    阿瑾沉默。

    “明天回北京,我会帮你联系医院,找最好的医生。”皇甫傲深吸口气,“我现在去找人来,帮你洗澡换衣服。”

    “皇甫!”阿瑾急声叫住他,“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的错,你跟本不欠我什么……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做,你明白吗?”

    重新转过身,走到她面前,皇甫傲轻吸口气,“对不起阿瑾,我……我真得不能爱你,但是……我保证,你最后的日子,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就像我三年前答应过你的一样。”

    阿瑾哭起来,“能够在你身边三年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我不奢望太多……”

    疼痛再次袭来,她在被下握紧手指,眼前却已经开始一片一片地发黑,死神的手掌已经开始扼住她的喉咙,她的呼吸不自觉地急促起来。

    她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已经来临。

    “皇甫……能……能和我说说你……你爱的那个人吗?”

    “她……”皇甫傲抿了抿唇,“她是一个很美丽很聪明的女人。”

    “为什么……你们没有在一起?”

    皇甫傲深吸口气,“我……不配拥有她。”

    “为什么不配?!”阿瑾激动起来,“你是我认识的男人中……最好的,你配得上任何女人的……”

    她吃力地抬起手掌,想要抓住皇甫傲的胳膊,手臂却无力抬起。

    注意到她的样子,皇甫傲忙着弯下身来。

    “我送你去医院!”

    “皇……皇甫……”阿瑾吃力地喘息着,“不……不用了……”

    用力最后的力气拉住他的胳膊,她拼力开口。

    “谢谢……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在你身……身边三……三年,我此……此生无憾……”

    这个男人,她爱了二十年,他却一直拒绝。

    能够在生命的最后三年和他在一起,哪怕一年只能见他几次,哪怕他几乎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于她,却依旧是一种幸福。

    “你不应该谢我!”皇甫傲的语气低沉而凝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北京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