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疯了!”

    “皇甫?!”

    看着站在面前的皇甫傲,阿瑾一脸惊愕。

    伸手将阿瑾从轮椅上抱起来,皇甫傲大步将她抱到岸上,又转身回去,把轮椅拉出来。

    将她抱到轮椅上,他脱下大衣,盖住她,立刻就推到轮椅,走向海滩,一路将她推开自已的院子。

    揭开里面床|上盖着的白布,皇甫傲皱着眉将全身都是沙子和海水的阿瑾抱到床|上。

    “为什么不告诉我?!”

    “对不起啊皇甫……”阿瑾注视着自己沾着泥沙的裙摆,“我只是……给你添的麻烦够多了,而且我……我不想在医院里死。”

    “所以……你就来自杀是吗?”皇甫傲怒吼。

    “我……我不是想自杀,我只是……太没用了,卡住了沙坑。”阿瑾咬咬嘴唇,再抬起脸来,已经扬起微笑,“麻烦你了,还亲自跑一趟,我……我的那个远方亲戚明天就过来,到时候,她会照顾我的!”

    皇甫傲皱着眉,“你跟本就没有远房亲戚。”

    阿瑾沉默。

    “明天回北京,我会帮你联系医院,找最好的医生。”皇甫傲深吸口气,“我现在去找人来,帮你洗澡换衣服。”

    “皇甫!”阿瑾急声叫住他,“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是你的错,你跟本不欠我什么……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做,你明白吗?”

    重新转过身,走到她面前,皇甫傲轻吸口气,“对不起阿瑾,我……我真得不能爱你,但是……我保证,你最后的日子,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就像我三年前答应过你的一样。”

    阿瑾哭起来,“能够在你身边三年我已经很满足了,我……我不奢望太多……”

    疼痛再次袭来,她在被下握紧手指,眼前却已经开始一片一片地发黑,死神的手掌已经开始扼住她的喉咙,她的呼吸不自觉地急促起来。

    她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已经来临。

    “皇甫……能……能和我说说你……你爱的那个人吗?”

    “她……”皇甫傲抿了抿唇,“她是一个很美丽很聪明的女人。”

    “为什么……你们没有在一起?”

    皇甫傲深吸口气,“我……不配拥有她。”

    “为什么不配?!”阿瑾激动起来,“你是我认识的男人中……最好的,你配得上任何女人的……”

    她吃力地抬起手掌,想要抓住皇甫傲的胳膊,手臂却无力抬起。

    注意到她的样子,皇甫傲忙着弯下身来。

    “我送你去医院!”

    “皇……皇甫……”阿瑾吃力地喘息着,“不……不用了……”

    用力最后的力气拉住他的胳膊,她拼力开口。

    “谢谢……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在你身……身边三……三年,我此……此生无憾……”

    这个男人,她爱了二十年,他却一直拒绝。

    能够在生命的最后三年和他在一起,哪怕一年只能见他几次,哪怕他几乎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

    于她,却依旧是一种幸福。

    “你不应该谢我!”皇甫傲的语气低沉而凝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去北京吗?”

第898章 一直分房睡?(3)    抽屉是锁着的,不过这难不倒冷子锐,摸出身上的钥匙上捅了几个,他就将抽屉拉开。

    “哥,对不起……回头我会向你说明的。”

    第一格抽屉里,放着一些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之类的东西。

    第二格的抽屉里,放着一个牛皮纸袋,鼓鼓囊囊的。

    冷子锐将牛皮纸袋取出来,伸手进去摸出里面的东西。

    翻开来,却发现是两本护照——假护照。

    他心中一动,抱着护照走到地图边,对照上面的标记,果然……护照上的出入境记录恰好与这些标记吻合。

    这个家伙,每年年假都在偷偷出国?!

    冷子锐抱着那一堆护照回来,疑惑地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出国记录上显示,这些护照每年元旦前后都会去一趟其他国家,然后转道去a国,只是停留一两天就会回来。

    皇甫傲去a国,是为了看coco,故意转道去这么多国家是什么意思?

    而且,从这些可以看出,他一直对coco念念不忘,那他为什么还要和阿瑾结婚。

    “哥,你明明还爱着coco,为什么要结婚呢?!”

    三年不曾同房一次,这样的婚姻……到底有什么意义?!

    冷子锐……想不通。

    ……

    ……

    机场。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一起走上飞机,坐到椅子上,她转脸看看还没有走上来的女大公,伸手拉住皇甫耀阳的胳膊,凑到他耳边。

    “你安排的?”

    之前她就和皇甫耀阳商量好,想办法让女大公回国,冷小野有些不太确定,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假的。

    皇甫耀阳转过脸,轻轻摇头。

    他确实是想过安排一个理由,让女大公回国,只不过,他还没有安排,国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听说此事不是他的安排,冷小野的心中立刻就升起担心。

    “国王他……他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这么急地让他们三个人回去,肯定是有什么非常的事情。

    皇甫耀阳安慰地拥住她的肩膀,“他的身体一向很好的,王宫的安全措施也是最好的,不要太担心。”

    话虽这么说,皇甫耀阳却同样也是有些担心。

    这些话,不过就是安慰冷小野而已。

    他很清楚,国王的个性,如果不是事情到了非常紧急的时候,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召他们回国。

    这时,丽萨亦已经扶着女大公走上来,将她安顿在靠窗的椅子上。

    “飞机还有三分钟起飞,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飞行员的声音响起来。

    大家系好安全带,冷小野就侧脸看向女大公。

    只见她,侧脸看着窗外的北京,面容深沉。

    片刻之后,飞机启动,缓缓地驶上跑掉,冲入云宵。

    冷小野轻轻碰碰皇甫耀阳的胳膊,皇甫耀阳侧眸看看女大公,打开安全带走到她身侧。

    “您还好吗?”

    女大公收回目光,向他一笑。

    “king,我很好。”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伸开手臂,拥住她。

    “等处理完这次的事情,和我们一起去岛上住一段时间,您也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女大公在他怀里轻轻点头。

    “好……我也给自己放个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