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抽屉是锁着的,不过这难不倒冷子锐,摸出身上的钥匙上捅了几个,他就将抽屉拉开。

    “哥,对不起……回头我会向你说明的。”

    第一格抽屉里,放着一些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之类的东西。

    第二格的抽屉里,放着一个牛皮纸袋,鼓鼓囊囊的。

    冷子锐将牛皮纸袋取出来,伸手进去摸出里面的东西。

    翻开来,却发现是两本护照——假护照。

    他心中一动,抱着护照走到地图边,对照上面的标记,果然……护照上的出入境记录恰好与这些标记吻合。

    这个家伙,每年年假都在偷偷出国?!

    冷子锐抱着那一堆护照回来,疑惑地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出国记录上显示,这些护照每年元旦前后都会去一趟其他国家,然后转道去a国,只是停留一两天就会回来。

    皇甫傲去a国,是为了看coco,故意转道去这么多国家是什么意思?

    而且,从这些可以看出,他一直对coco念念不忘,那他为什么还要和阿瑾结婚。

    “哥,你明明还爱着coco,为什么要结婚呢?!”

    三年不曾同房一次,这样的婚姻……到底有什么意义?!

    冷子锐……想不通。

    ……

    ……

    机场。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一起走上飞机,坐到椅子上,她转脸看看还没有走上来的女大公,伸手拉住皇甫耀阳的胳膊,凑到他耳边。

    “你安排的?”

    之前她就和皇甫耀阳商量好,想办法让女大公回国,冷小野有些不太确定,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假的。

    皇甫耀阳转过脸,轻轻摇头。

    他确实是想过安排一个理由,让女大公回国,只不过,他还没有安排,国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听说此事不是他的安排,冷小野的心中立刻就升起担心。

    “国王他……他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这么急地让他们三个人回去,肯定是有什么非常的事情。

    皇甫耀阳安慰地拥住她的肩膀,“他的身体一向很好的,王宫的安全措施也是最好的,不要太担心。”

    话虽这么说,皇甫耀阳却同样也是有些担心。

    这些话,不过就是安慰冷小野而已。

    他很清楚,国王的个性,如果不是事情到了非常紧急的时候,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召他们回国。

    这时,丽萨亦已经扶着女大公走上来,将她安顿在靠窗的椅子上。

    “飞机还有三分钟起飞,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飞行员的声音响起来。

    大家系好安全带,冷小野就侧脸看向女大公。

    只见她,侧脸看着窗外的北京,面容深沉。

    片刻之后,飞机启动,缓缓地驶上跑掉,冲入云宵。

    冷小野轻轻碰碰皇甫耀阳的胳膊,皇甫耀阳侧眸看看女大公,打开安全带走到她身侧。

    “您还好吗?”

    女大公收回目光,向他一笑。

    “king,我很好。”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伸开手臂,拥住她。

    “等处理完这次的事情,和我们一起去岛上住一段时间,您也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女大公在他怀里轻轻点头。

    “好……我也给自己放个假。”

第899章 没有人比他更爱你(1)    大连。

    火车站。

    汽车进站,乘客们纷纷拿起自己的行李,开始准备下车。

    “阿姨,我帮您拿行李吧!”

    见阿瑾推着轮椅,还拉着一个行李箱,一位年轻人立刻就走上前来,接过她手中的行礼。

    “谢谢!”

    阿瑾忙着道歉。

    两个乘务员帮她抬下火车,那名年轻人就四下看了看,“要不……我送您出站吗?你想哪儿啊?”

    “不用了,有人来接我,谢谢你啊!”

    阿瑾笑着拒绝了,年轻人一听说她有人接站,将行李箱递给她,自己就转身离开。

    看着年轻人走远,阿瑾这才拉住行李箱,用绳子绑在轮椅上,自己推着轮椅走向出口。

    三年没有回来,这个城市已经变了许多。

    等到她终于回到旧宅的时候,已经是夜色深沉。

    从包里翻出钥匙,阿瑾吃力地将钥匙捅进已经有些生锈的锁眼,打开院门,吃力地推开已经有些变形的木门。

    小院里,铺地的砖缝里都已经生出杂草。

    三年没有人住,这间旧宅亦已经显得破败许多。

    台阶已经破损,阿瑾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将自己的轮椅推进来。

    走到房门前的时候,她已经是气喘吁吁,几乎精疲力尽。

    取出钥匙打开门,她抬手按下开关,还算幸运,灯亮了。

    因为临海,再加上久未住人,房间里有浓重的霉味,沙发和电视上蒙着的白布都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将行李箱放在地上,阿瑾吃力地拉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只针剂,刺入手臂。

    之前在皇甫傲那里的时候,她只怕他发现,都不敢在胳膊上注射,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担心这些了。

    打完针,阿瑾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一张合影——她和皇甫傲的合影。

    二十多年的老照片了,照片里的她和皇甫傲都很年轻。

    她年轻美貌,皇甫傲英俊逼人……二人站得很远,她的一只手伸过来,小心地拉着他的衣角,偷偷的生怕他发现的样子。

    这是二人在部队的时候拍的,为了追求这个男人,她用了三年的时间,却没有任何结果。

    手指轻轻地抚过照片,阿瑾小心地将照片放到桌上,转身走到门边,将轮椅吃力地推出门槛。

    一路行出院门,顺着破败的小路行上海滩。

    时值冬夜,海风寒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

    好久没有看到大海了,真得很怀念。

    还好,死之前,她还能回到这自己出生的地方,也算是落叶归根吧!

    海水涨涨开始涨潮,她忙着推动轮椅向后退,不知道是谁家顽皮的孩子在沙滩上挖了一个坑洞,轮椅的轮子一下子就卡住,再也动不了了。

    阿瑾试着动了几下,没有推动,眼看着潮水一点一点地打到她的脚上,她只是自嘲地扬起唇角。

    “真是废物,不过也好……死就死吧,也省得再给别人添麻烦……”

    潮水慢慢地涨起来,一点点地淹没了她的脚面、小腿……

    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急奔过来,看到海边的阿瑾,他立刻就飞奔过来,冲进海水。

    ?

Comments are closed.